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A3友情向】迷路

◇一篇很简单的短文
◇我实在想不到能够插进原作合适的点了orz大概就是在集训去观战夏大半决赛前吧虽然有点冲突就当平行世界吧(非常的不负责任)
◇阿部主视角(虽然我并不认为这人会想这么多(ntm



——他们曾迷了路,差点失去方向也差点失去对方。


夏日的阳光炎炎,热的人心焦,田岛告诉大家三桥在队伍消失了的时候阿部正在发呆。
这家伙,一不注意跑到哪里去了?
“咦?什么时候?”
“你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哪里?”
“我记得刚才三桥还在我身边啊?”
“没注意到呢......”
队伍里已经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阿部攥紧拳头,烦躁从心底一下子冒上来,但更多的还是不安,摔倒了怎么办受伤了怎么办那家伙一个人能找到回来的路吗。
“阿部君,”小百监督叫他,“三桥和我们走散了,应该就在我们刚才经过的地方,你去把他带回来吧。”
“是!”他赶忙答应到,心想正好自己也正想去找那家伙。
田岛一副主动请缨的样子,听到这任务被分给了别人顿时现出低落的神色,小百监督的手就那么不做声色地卡了下来像攥橙子一样攥住了他的脑袋,惊得他脸色发紫。
“阿部一个人去没问题吧?”
与其说是疑问,不如说是在命令,那口气不容置疑。
“啊嗯。”
阿部点点头,再看田岛已经被攥的完全没有了气力。
“好!其他人,跟着我回去继续特训!”
“是!”齐刷刷的口号声和踏步声再一次响起,而阿部转身向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彼时他的腿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能够支持长时间的活动,也能简单的做些练习,只是教练依旧不让接球实在是急的他心中痒痒。
这个街区并不繁华,两层的小楼错落纵生着,一人高的院墙把道路与自家庭院相隔。阿部循着刚刚走过的路线寻回去,边用眼睛四处搜寻着边思索着一会儿找到三桥后能抄个近道追上走远的大部队。
他走了三四分分钟,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倒是意外地听到了些许吵闹声,他多留了一心,停下脚步伸头向发出声音巷子里张望,意外地窥见了三桥的身影。
那身影因为畏缩而缩小了一半,不停地抹着眼却不屈地扒着地不肯逃走,在他身边还有另外三个人,一个神色慌乱的女生两个面色凶恶的男生。阿部悄无声息地走过去,那两个人正忙着对三桥凶神恶煞地威胁丝毫没有发觉。
“哈?原来你在这里。”
悠长曲折的小巷放大了本来的大嗓门,让阿部带着些许不悦的声音变得更加震耳,看到这个场景他的心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但他没想到真有这样的人,不自量力地去给别人解围却抢在想要帮助的女孩面前先哭了。
“阿,阿部君?”
三桥惊得差点跳起来,他撅着小鸡嘴转过头来,阿部看到这家伙眼角果真闪着泪光。小动物似的求救的眼神挂在他的脸上,让阿部心中的烦躁突然消了一半顿生一种说不清是愤懑还是护犊子的情感。
“突然离队让监督和队友们担心这点先不追究你了,”阿部转脸对着那两个方才还颐指气使的男生歪了歪嘴,抬高了本来就洪亮的声音,尾音还转了个弯,“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
两个男生本来还神气十足,撇着腔打算教训面前唯唯诺诺却自找上门窜过来打岔的弱气家伙,但没料到半路突然冒出个凶神恶煞的主,脸黑的吓人,此刻还扬起下巴一脸恶相地皮笑肉不笑地质问自己。
再看着这人个子高,体格看起来也十分健壮,心里的底气本就泄了一半,又看到刚才被自己哄吓得差点哭了的黄头发也一副怕极了突然出现的人神情,仿佛对方比自己更加难以招惹,顿时一点继续挑事的想法也没有了,只想赶紧溜之大吉。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交换眼神,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阿部便双双悻悻离开。
“怎么回事?”虽然心中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但阿部还是向三桥问起,他想知道三桥会做出这样举动的原因但三桥明显的理解错了。
“是...那个...对不起......我我......”
三桥明显的开始慌乱了,支吾着加上两只胳膊不断摆动但完全无法将事情交代清楚。
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非常感谢!”
阿部这才想起自己完全忘记了身边还站着一个女生没有走开。
“那两个人刚才向我搭讪,是这个人跑过来帮我解了围......虽然立刻被当做攻击目标了,但真的帮了大忙!谢谢你们!”
女孩郑重地向他们鞠了一躬。
三人互相客气了一番,在三桥的坚持下两人又女孩送了一段路程,他们在十字路口分别,女孩向他们灿烂笑着扬手挥别。当他们转身准备往回走时天色已经暗了许多,阿部向三桥提议抄近路,三桥显得有些犹豫,但阿部显得信心十足,他对三桥自信地说:“你只要跟着我就行了,包在我身上。”接着很快得到对方毫不犹豫的点头听从。他注意到三桥脸上兴奋的红晕还没有褪下,他想不出他为什么这样振奋,印象中的这家伙并不是个主动的人也从不会多管闲事,他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况尽量温和地就这个疑惑向身旁的三桥再次问起。
“因为,因为......”
耐心,阿部,你要耐心,阿部抿紧了嘴巴,对自己念咒似的安慰着。
“因为我一直在被帮助着,被阿部君,被田岛君......所以我也要帮助别人!”
出乎意料顺利地一口气说出来了?
阿部抽搐的嘴角恢复了原样,他忍不住看了三桥一眼,发现那家伙的眼神异样的坚定。他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那躲闪不定的目光,当时的自己用寻找投手优先的念头努力地盖住了脾气忍住不发火,但心里其实已经将这个人除控球准和听话两个优点之外的全部都否定了。
“阿部君。”
思考被一个很细的声音打断了,阿部下意识的加粗了声音“啊?”的出声,又一次将犹豫的小动物吓了一跳。
“抱歉,我在想别的事情,怎么了?”
三桥却已经移开了视线,惊魂未定地说到:“没,没什么。”
阿部没再追究,直到又向前走了几步看到突出的电线杆上贴着似曾相识的海报才意识过来。
“这条路我们是不是已经走过一遍了?”
话语刚刚说出他就联想到了刚才三桥突兀的叫唤,这家伙一定是早就发现了路线出了错但却不说出来。
“你刚才怎么不说出来?”阿部转头带着疑问瞪向三桥,抬起双拳就要往那家伙脑袋上拧去,却发现对方已经一脸惊恐地退到了墙边好似下一步就要钻进去。
是我表情太恐怖了吗?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一激动差点忘记了好不容易积累总结下来的沟通技巧,阿部松开了拳头努力挤出一丝笑压低声音:“我不生气了,也不会对你发火的。”
“抱,抱歉!阿部君,”但三桥只顾压低头重重地说,这让阿部无法确信自己刚才的话是否成功传达给了他,“明明已经和阿部君约定好了同心协力,我却又,又不由自主地想要全部依赖阿部君,我,我下次一定会好好说出来的!”
这家伙,竟然想了这么多。阿部有些惊讶,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理解这家伙的脑回路,只是有点迷路了而已啊,他想,和那时的约定有什么关系......不对,他突然意识到,并不是完全没有关系。
那时的自己也是抱着这样走捷径的心态,绝对化地命令三桥,以至于完全遏制了他的成长。然而自己竟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么的严重,以至于和美丞的比赛时队伍变成那样被动的状况。
自己的意外受伤不仅折损了队伍的力量,而且完全影响了三桥,被依赖着虽然很开心,但就像是这次迷路,如果我出错了三桥也会被带入歧途。
“三桥,我可能记错路了,你认出路之后要立即告诉我。”
“嗯,嗯!”
阿部侧头,望见三桥露出振奋的表情,看样子异常的开心。他们沿着路向回走,一路上沉默不语,在巷子里拐了几拐后三桥停了下来指着前方说到:“这里,这里遇到他们的。”
“好,我们不走近路了,”阿部说到,“我们回到之前那个路口按原路返回吧。”
三桥惊讶地望了一眼阿部,点了点头。三四分钟后他们回到了熟悉的道路,虽然有些长,但只要两个人顺着这条路踏实地走,便不必担心会再次迷路。
我们的棒球也是这样的,虽然路会有些长,但是只要同心协力一定能够成长变得更强。
阿部扭头看着三桥,而对方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着并没有发觉。
他发现他长高了一些,身骨依旧瘦弱但比起之前壮实了许多,似乎比以前黑了一点,头发长了,然后是面容,相貌虽然未变表情也依旧让人看了急的烦躁但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对了,是眼神,他的目光不再像之前那样躲躲闪闪而是更加坚定。
他一直认为人是不会改变的,但三桥却一次又一次将这个结论推翻,包括那愚蠢的以为看透了一个人的潜力的想法。尽管还是经常慢吞吞的犹豫不决让人心急,但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经过一系列折腾之后也终于找到了能好好交流的方法,这样看来反而是自己没有多少成长了。
现在已经不用担心了,阿部心想,已经好好沟通过了也有了共同奋斗的目标,我们不仅只有两个人,还有队伍在一起,即使迷路也不会害怕。
不,是不会再次迷失了。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