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花宁】花子同学(合集版)

-花子同学写于一年半前,是偶然写下的一句话衍生的产物,写的并不成熟,但最近还能间断地收到小红心和评论真的非常感动。之前发的太零散不容易看所以现在整合成一篇,方便大家看也方便自己回味(你)......真的非常感谢点红心和给我评论的大家qwwwq


“所以,请让我来为花子君承担这份痛苦吧。”

1

海鸥学院里流传着七大不可思议,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七大不可思议之七——厕所里的花子同学。

“据说在旧校舍三层的女厕所,从里面倒数第三间,有着花子同学,她会实现来访者的愿望,但据说也会取走什么重要的东西作为报偿......”

以前没注意过这些东西呢,柚木支着脑袋目光投向窗外,眼神有些迷离。

上了年头的木桌因为突然的撞击而发出吱嘎的挣扎声,伴随着桌上饭盒与餐具的碰撞,在这个教室后排靠窗的角落中盘旋。柚木抬起头,看到源光正一脸怒容的瞪着自己。


“喂,你又不好好听我说话!”

“啊,抱歉,我走神了。”

源光是柚木在这所学校的唯一的朋友,两人在很久之前就相识了。

“对了,你今天怎么突然讲起怪异传说了?”

“咦?我一直都很关心这类事件啊?”源光夹着章鱼丸子的筷子顿了一下,接着将丸子塞进嘴里挥着筷子含糊不清的说,“我可是立志继承我的祖父,源赖光的意志成为一个驱魔师的人啊!首先要做的就是吧这个校园的怪异都调查清楚,然后把那些恶灵——驱除——”

“是,吗……”

下意识的将尾音拉长无意的表示出质疑,但柚木没有将那句话说出口,他将视线重新转向窗外。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


“柚木,今天放学后我哥找我有事,你不用等着我了。”刚迈出教室的源光后退了一步,把头探了进来冲柚木喊到。

“好的。”柚木冲着他做了个很小幅度的OK手势,心中很不满源光的声音将教室里一半的人都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的事实。

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露出一口闪亮白牙笑着消失在了后门。

真是的,为什么这种家伙会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呢。柚木心想。嘛,谁让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旧校舍的三楼,厕所的位置,记得是在前面的拐角。柚木幽幽的登上楼梯,这个时间学校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旧校舍荒废了近一年多,几乎没有人会来到这里。

应该不会有人吧。柚木想,不过自己不就是这个意外吗。

一向按时回家的柚木此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只是心里十分好奇,那些传说是真的吗,真的会有花子吗,带着疑惑,柚木站在厕所的门前。

“接下来敲三下,念出那个就好了吧。”柚木自言自语。

敲击声响在寂静空荡的走廊上,显得格外响亮。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柚木心想。

“花子同学,花子同学你在里面吗?”

门缓缓的打开,柚木的面前站着的一位白发的少女,刘海很短,红色的眸子仿佛可以将人吸入其中,她身穿与柚木同款的女式制服,领口上别着一个奇怪的骷髅图案饰品,除了品味比较怪以外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2

那个瞬间,仿佛空气也一起凝固了,柚木突然有一种很强的既视感,但不等他弄清楚这种感觉,白发的女孩首先叫出了声。

“是,是男生……!”

果然是假的啊,柚木心想,失望转身准备逃走,他讨厌麻烦,这个时刻还是逃走为先。

“不对啊,有男生来找花子同学帮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恩,对!要冷静!”

女孩继续大声地一板一眼的说,仿佛在自言自语为自己打气。

“你也听说了花子的事?”柚木问道。

“对,对啊!”女孩看起来极不自然的笑着,十分勉强的拉扯嘴角摆出笑的弧度,她把脸凑到柚木眼前,“因为——我就是花子啊!”

柚木突然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女孩吓得猛地躲开很远。

“看来花子是个很胆小的家伙呢。”

柚木忍不住坏笑。

“什,什么!我才没有被吓到!”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女孩已经将身子蜷做了一团。

“花子,你的学生妹发型和鲜红裙子呢。”

“妖怪的世界也是不断的在进步的,那种打扮太落后了。”女孩扬了扬眉,不满的说,“既然找来这里,你一定是有什么愿望吧,说来听听。”

“不是啊,我来这里纯属好奇。”

“诶!?”女孩露出震惊的表情。

柚木的神情自然,表示着自己没有说谎。

“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感觉无聊了,回去了。”

“等等,你给我站住!”

女孩一把扯住要抬腿走出厕所的柚木。

“不要小看我,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女孩试着进行威胁。

“唔,那你都能实现什么样的愿望呢。”

“咦?”

柚木的突然发问让女孩愣了一下,威胁的话被打断在半空中让她措手不及。

“这种东西我也不知道啊。不试一下的话……”

后半句的声音低的如同耳语。

“这么说来你一次也没有实现过别人许下的愿望啊哈哈。”

“毕竟,我成为花子也是在不久前……”女孩垂下了想要捶打柚木的胳膊,“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人……”

“原来花子这个东西还有换代,真想象不到。嘛,不管这么多了,我想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你来帮我找到吧。”

女孩的眉毛拧在一起,一脸的不情愿。

“听上去好麻烦……不过,既然是第一位我的客人,我就答应你吧。给我你的学生证。”

“为什么要那个?”

“我要登记啊!”

柚木耸耸肩,无奈的向口袋掏去,没有,几番翻找他确信学生证没有在自己的身旁。看到柚木四处翻找,女孩得意的笑出声。

终于看到这家伙的窘态了。

“不应该的,我一直是把它放在固定的位置的,怎么会找不到。”

“一定是你自己弄丢了吧?”女孩幸灾乐祸。

“不对......”柚木拄着脑袋,“既然花子的怪谈是真的,那么其他的怪谈一定也是存在的,和丢失东西有关的妖怪,一定是勿怪了。”

当得出答案的柚木将视线转向女孩时,发现她正一脸震惊的望着自己。

“你,你这家伙,把学校的怪异都弄清楚了吗!?”

“差不多吧,我来找花子只是因为它的召唤方法最简单,并且顺路罢了。”

柚木笑笑,心想这个女孩不仅胆小,头脑还很简单,很容易就大惊小怪,捉弄起来一定很有趣。

“你这个家伙,讨人厌!我才不会帮你找!”

“唔,怎么办呢,如果没有学生证的话那我就回去了,你可就会失去第一个客人了,回去之后我就会散播花子的传闻是假的这个事情,到时候不会有任何人在来求助你了哦。”

如柚木所料,威胁起了作用,女孩很快便放弃了抗议。

“你这家伙......好吧,我认输。”

呵呵,特别好欺负呢,这孩子。柚木不禁笑了出来。他得到了女孩的狠狠一瞪。


3

“事先说好哦,勿怪这种家伙是十分胆小的妖怪,一般是没有什么威胁的,不过,有些时候不一样。”

女孩带领着柚木穿过布满灰尘的旧校舍长廊,来到二楼楼梯拐角处,那里是大厅,建筑物里较为宽敞的一个地方。

“你身上有什么小东西吗?”

女孩向柚木伸出手。

柚木瞬间明白了女孩的意思。勿怪是胆小的妖怪,喜欢在人不注意的时候偷一些小东西。

 “小的东西......”柚木掏遍了全身,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纽扣,那是上衣的第一颗纽扣线头松动了正要回去缝上,“花子,这个可以吗?”

花子接过纽扣,柚木从她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不爽。她将纽扣很随便的丢到大厅的墙角,带着柚木躲在楼梯口。

“这样就可以了吗......”

花子用眼神制止了柚木继续说下去,看着她如临大敌的严肃表情忍不住想笑,不过他拼命的忍了下去。很快,四周响起了悉悉索索的细小声音,柚木透过栏杆望去,模模糊糊的辨认出一些白色的小身影。那些小东西就是勿怪吗,柚木心想。

是时候出动了。不过完全想象不出花子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捉住勿怪。

急促的踏步声刺进耳朵,这明显不是身旁的花子发出的,那会是谁,柚木看到花子正在缓缓向前移动的身体僵住,明显她也在疑惑,伴随着一声多余的(明显是在为自己打气的)吼声,一个熟悉的身影窜上了二楼。

“我是海鸥学院中学三年级的——源光!你们这些怪灵给我站住!”

自带闪光的出场,自说自话的台词,下一秒是尴尬。花子与柚木面面相觑。

“喂,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花子的表情难以形容,就像面前的烤肉刚到嘴边突然被抢走。

“......”

没想到自己的好友不仅大条还如此中二。

名叫源光的少年挥着一把黑色的伞向那群白色的小东西冲去,柚木定睛一看,发现那其实不是伞,而是用黑色的布包着的类似法杖的东西。白色的小东西们迅速的散开了,他扑了个空,狠狠的摔在地板上,大厅尘土飞扬。

“你认识这个家伙吗。”

“嗯,我认识,是我的好友。”

“柚木,你怎么在这里!?快点离开!”源光踉跄的爬起来,亲吻了很久没有打扫过的地面的脸上满是沉土。

柚木正想说什么,身旁的花子狠狠的拽了一下他的衣袖,他回过头,看到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可怖黑色影子,影子的身上布满眼睛手一样的东西不断的从内部膨胀出来。影子向他们扑来,花子拽着柚木闪到一旁。

“可恶,那个家伙让勿怪暴走了。”花子咬牙切齿的说。

“有什么方法阻止它吗?”

“不行啊,我没有战斗能力。”花子垂下眼睑。

果然不应该对她抱有什么期望。

“这个时候,只能叫帮手了。”花子的手一挥,”白杖带!“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眼前一闪,黑色的影子被扯成两半。余光里,对面的源光也一脸的惊讶。

头被什么东西砸到了。柚木低头看到了一堆带着耳朵的小东西,它们垂着耳朵,有一个来到柚木身旁用耳朵捧着一个小本子往他的手中塞。那便是他的学生证了。

“勿怪是羸弱又胆小的妖怪,只有当攻击时才会聚集起来变成那个样子。”花子轻轻抚摸着其中的一只,在她的抚摸下勿怪顺从的摇晃肥胖的身体,“是那个家伙刺激了它们。”

“乖乖蹲在那里别动,你就是是怪谈之七厕所里的花子吧。”

源光将杖架在了蹲立的花子脖子旁,刚刚松懈下来的空气瞬间又紧张了起来。


4

“柚木,不要阻止我。”

源光压低了声音。

“我没想阻止你。”

“诶?”花子和源光同时叫道。

“喂,你......”

“不过,我刚刚拜托了花子一件事情,让她帮我完成之后再驱除她怎么样呢。”柚木打断了花子的话,他轻轻地推开源光的杖,身子一闪挡在花子与源光中间,面向源光认真的说,“就她刚才的表现来看,应该是不会害人的,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一起来观察她的表现怎么样呢,光?”

“这样......也好。”迟疑了片刻,源光决定作出妥协,实际上,刚才花子的举动已使他对自己向来对怪异的判断产生了动摇,挥向花子的杖也没有用上力。


望着两人一起离去的背影,花子心里翻出一种说不出的惆怅,但又说不出是什么。她又想到了刚才柚木的举动,那是在保护自己的举动吗。

稍微有点开心呢。

 

“光,那个是什么,”柚木指着源光手中的杖,“以前没见到过啊。”

“今天找到哥哥取回来的,”源光捧着手中的杖,那是看着珍爱之物的眼神,“祖传的雷霆杖,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封印了,连哥哥都没有办法把它解开。”

柚木默不作声。

“不过,它被封印以前我也经常带着它啊,柚木你不记得了吗?”

柚木想要开口却什么也说不出。

也许真的是我记错了?

记忆里的你并不关心怪异,也不天天带着一支显眼的杖,你只是神经大条蠢的可爱的家伙而已,是我无话不谈的伙伴。但,为什么,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第二天,柚木比昨天提前了一些出现在旧校舍三楼的女厕所。花子早已坐在窗口上等着他了,无所事事的重复着摆弄头发的动作。

“哦?你一个人?”花子看到柚木后跳下了窗口。

“恩,你看起来很闲啊,我们快点开始吧。”

“帮你找到你失去的东西?”

“嗯。”

柚木看到花子直直地盯着自己。

“能说的具体一点吗……”花子尴尬的比划着,“这样太抽象了我根本无从下手呢。”

“具体吗……”柚木沉思半响缓慢的说道,“我有些事情回忆不起来了,能帮我找回来吗?”

“好的,包在我身上!”

花子吐了下舌头拍着胸膛自信满满的说到。

看着她这种笑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柚木心里咯噔一下。


“吃吧。”

花子将手中的一堆牛奶鸡蛋花生推到柚木面前。一脸诚恳。

“吃这些怎么可能有用,话说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实习田地?”

“科学研究吃这些东西可以增强记忆的呢……”花子撅起嘴眼神幽怨,“不过你不喜欢这种缓慢的方法的话我们换个方式吧。”

“好……啊?你为什么冲我举起锄头!?”

“这是撞击治疗法!”花子眼中闪烁着异常兴奋的亮光。

“不!我拒绝!”

花子放下锄头,无言的思考了很久。

“果然呢……回忆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要找回它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到它丢失的地方和曾与你共享记忆的人一起追忆。”

花子倚着锄头把手,声音很轻,散发垂落遮住了她的眼睛。

“有点道理,不过……”

“那我们就快点去吧!来,你觉得谁最合适?”

花子异常振奋的蹦跳着拉扯着柚木不由分说就向教学楼冲去,柚木突然觉得她在刻意的对自己掩饰着什么。

“我想是源光。”

跑到二楼楼梯口柚木平静的说道。

花子猛地停住,柚木差点就撞到她身上。

“你怎么了?”

“你你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昨昨天的那个驱驱驱魔师吗?”

花子僵硬的转过头,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

“恩,是啊。”

“你你自己去可以的吧!”花子像触电了一样猛地松开了拉着柚木的手并迅速缩到楼道拐角。

“我不要,这样意图太明显了吧?”

“你自己去啊,我被他看到是会死的吧?你是故意的吧!”

“有我在一旁不会有什么事的。”

这次换柚木拉扯花子。两个人在楼梯口展开了一场异常艰辛的拉锯战。


“咦,你们在干什么?”


听到源光的声音花子全身颤了一下,在她发呆之时一股黑色的风突然从过道向她扑来袭卷着她使原本紧扯着柚木的手被迫松开。

不好!她在心中大叫。

“柚木!!!”源光的吼声响彻楼层。

自己正在失去中心下跌去,柚木意识到,突然的一切好像放慢了,很多画面像走马灯一样从身旁闪过,他看到花子拼命的向自己伸出手脸上挂着泪水与绝望,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最后听到的是源光大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不要。


5

柚木。柚木。柚木!

“如果你能够管理好七大不可思议我就会赦免你的罪。”

“花子同学,花子同学,你在吗?”

……


“所以,请让我来为花子君承担这份痛苦吧。”


这些……是什么?


站在面前的是另一个自己,身穿着黑色学生制服,帽沿压的很低几乎将眼睛挡住。

“那个自己”微微笑着,悠悠转身,柚木将他一把抓住。


柚木倏的坐起,床的四周被白色的帐布围裹着显得格外阴暗,他扯开围帐跳下床。

“有人吗?”

与想像中相异的过分的安静,扣着地板发出的脚步声被放大了一般格外清楚的传入耳中,确认空无一人后柚木僵在医务室的中间。

“没有人在吗?”

声音中已经带有了一丝颤抖但柚木还是鼓足勇气冲出医务室跑向走廊。那个莫名的梦所带来的恐慌与醒来后所感受的不安缠绕在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中蔓延。

柚木走过走廊,查看一层又一层的教室,跑进教师办公室。

没有一个人。

不,柚木想着,还有一个地方,在那个个地方一定能够找到她!

柚木几乎是闭着眼睛飞奔着向那里跑去,旧校舍三楼的女厕所,里面倒数的第三间……咦?我对那里怎么这么熟悉……难道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了吗……这样想着的柚木推开了厕所的门,能够瞥见一个人影了。

柚木笑着冲那黑影喊到。

“花……”

柚木僵住了,到了嘴边的话被生生吞回肚子。

站在面前的人分明是自己,身穿黑色的旧式学生制服帽沿压的很低,猫一样的盘坐在窗台上。

“你好啊,我是花子同学。”

他笑着,像只猫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花子将昏迷不醒的柚木揽在怀里无助的哭喊着。

“别哭了。”

源光说到。花子吓得一个哆嗦。

“现在我可没空找你算账,”源光蹲立在柚木身旁,将一直紧紧抱着的雷霆杖放在一旁。

“多亏你在一旁哭哭啼啼的,我冷静了很多。”

“唔……”花子拼命的忍着泪水。

“奇怪,好像没有外伤……”源光以非常熟练的动作小心的检查着,“没想到这家伙身体意外的结实?”

“以防万一还是赶快送柚木君到医务室吧!”花子喊到。

“恩。”

在花子的帮助下源光背起仍然在昏睡的柚木,已经有很多人陆陆续续的围上来了。

“他应该只是昏过去了,从楼梯上摔下来还能够毫发无伤,真是奇迹。”

“谢谢老师!”

“小声点,这里还有其他人在休息。”老师摘下眼睛将它别在上衣胸口的口袋里,“我就在外面,有什么情况的话及时叫我。还有啊,以后注意别在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了!”

“嗯嗯!谢谢老师!”

源光不停的鞠躬道谢。围帐落下后晃动了一会儿恢复了平静,源光转过身面朝着花子。

“接下来我们就静静的等柚木醒来吧,惩罚你的决定权也交给他了。”

虽然这么说,不过那个时候我确实无法对她下手,源光心想,这是为什么……

花子此刻已经平定了下来,只是一双大眼睛依旧垂着没有神气。

“对了,刚才袭击你的是什么?有线索吗?”

花子摇摇头。

“不知道,我不知道……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我就是想不出是为什么……”

头开始剧痛起来,花子捂着头痛苦的蹲在角落里。

“喂,你……”


“你是花子,那她是谁,我,又是谁?”


6

垂落的手突然被轻轻碰了一下,花子回过神来,回头看去,柚木正躺在床上微笑的看着自己。

“你终于醒了!”花子惊叫到接着语气转低变得有些哽咽,“对不起,我……”

“不要道歉,这不是花子的错啊。”柚木笑着说。

“对……对了,有哪里不舒服吗,哪里觉得疼?”

“我没事的,只是有点晕眩。”

柚木说着慢慢的坐起身,他拉住慌乱的花子,凑到她的眼前,凝视着她的眼睛轻声不失力度地问到。

“真的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吗?八寻。”

“诶,八寻是谁?”

花子脸红了一半,被突然而来的问题问住了。

“果然呢。”柚木笑笑,转而很随意的拍拍花子的肩膀,“放心的交给我吧!能将白杖带叫出来吗?”

“现在不行……”花子下意识的回答到,接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果然是这样。

“放心,告诉我没关系的,”柚木咯咯地笑起来,“我可是比你更了解它呢。”

“这……”

“好啦好啦,”柚木跳起来,拉着花子向外跑去,“让我们快点实行下一步吧,这么热闹的样子真好呢,首先先去找源光吧。”

“你怎么了,感觉变了个人一样……”

“是嘛。”柚木笑着,“也许吧。”


三人围成三角站在天台上。

“能再解释一遍吗?我没怎么听懂……”源光说道。

“那个怪异的事吗?”

“恩。”

“那是潜伏在人心底的‘恐惧’,没有名字,没有形状,不存在于何方而又无处不在。那个时候八寻害怕了吧?这就是它会出现的原因,虽然一般在一般情况下很难召集,但是如果出现了相似的人在相似的时间产生这种感情时,就不一样了——”

花子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么……”源光还想继续问些什么。

“诶嘿!”

柚木突然出其不意的捅了他的腰,弄得他怪叫的跳将起来。

“别问这么多了,”柚木挺直身子将左胳膊背在身后,右手做了个行动的示意动作,“再不快点最佳时间就要过去了。现在开始攻击我们吧。”

——来吧。

——这次我不会再逃避了。


源光握紧手中的杖,用力的深吸一口气,大声喊到:“那我开始了!”

柚木点点头。

源光挥舞着杖向柚木冲去。


这是为了引出“没有名字的怪异”所设计的战斗。

曾引出它的人选有两个,花子和柚木,要再次引出它就需要在心里产生相同的情感——恐惧。

而产生恐惧最快也最便捷的方法就是当遇到生命安全时。

因此有了这个计划。


源光是认真的,柚木一边躲闪着持续不断的攻击一边冷静的想,但是这样下去不行……

天就快黑了。

他轻起一跃,蹲立在天台的栏杆上,身后毫无遮挡,这个高度即使是扶着栏杆向下望去也会觉得晕眩。

“快下来,那样会死的!”源光停止了攻击将手中的杖用力扔到一旁,“我不干了。”

柚木看了看被逼到角落里气喘吁吁的花子。

“是吗,只能再想个办法了……啊!”

身子突然一个踉跄。

随着扑上来的花子源光两人的惊叫,黑色的影子终于出现了。

但是……

“抱歉啊,这个是我故意的。”

柚木抱歉着笑着,他的半个身子已经倒吊在外,但是脚反勾住栏杆固定住了身体。

——这次不会错了,引出它的不是恐惧,而是……

“担心。”

源光与花子搀着柚木使他回到天台上时,柚木说到。

“诶?”

“拜托了,花子,现在可以将白杖带叫出来了吧?”


“你是我,我是你,花子。”

那个人笑着,指着自己的胸口。

“你只是被幻像迷惑了而已,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过去。”

“怎样恢复一切?”

“好吧,”花子笑着跳下窗台,“这就是你的愿望了吧。”


这样就可以结束了。


由“没有名字的怪异”所引发的事件到此结束。

“我全部都想起来了,对不起,对不起,花子君,”宁宁大哭着,“我好担心你,想着要为你分担一下,不管如何……所以我向它许了那个愿望……”

——请让我来为花子君承担这份痛苦吧。

“八寻在担心我呢,”花子笑着拉起宁宁的手,蹲在她身前,“我好开心。”

宁宁的脸腾的变红。

“不过这可不能完全的怪八寻啊,因为心中存在的软弱而没有去拒绝,选择逃避并接受了这种幻像的是我自己,”花子继续说,“这就是我的愿望。谢谢你,八寻。”

“真是的,害我这么担心……”源光扭着头嘟囔。

“嘿,”花子一把揽过源光,另一边是尚未擦干泪痕的宁宁,“总之今天大干了一场呢,明天可以好好庆祝一下了!”

“啊,花子你搂的太紧了,快放开我!”

“要野餐吗,我来准备便当!”

“那就拜托八寻啦。”

花子过回头,天幕上泼墨似被染上红色的晚霞,正在渐渐的消散。他能够看到,没有名字的怪异化为影子躲在阴影中。

——改变现实,修改记忆,甚至使许愿人的记忆也发生混乱,但是力量还是不能完全拷贝的……

——到底是谁篡改了它,使它拥有这么巨大的力量?


“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那个时候他——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这样问道。

“虽然不是最终的目的……但是拜托了。”


八寻,对不起,利用了你。

“白杖带,监视着它。”

我一定要找到,扭曲这一切的源头。

这是我的任务。

这是我的救赎。


FIN.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