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花宁】她与他的二三事

-花宁短篇集,都是小甜饼,非常短

-同为一年前产物,今天填了坑


「他」

认识他是在一个夏天。

狭小的女生厕所,没有人光临的旧校舍,安静的有些恐怖放学后时间。

由一颗小小纽扣而连接起来的我和他的缘分,如同菜田浇灌的种子,就那么慢慢地生根发芽。

他总是对我笑着,掩盖了所有的不安与彷徨,他总是保护着我,可靠又强大的后背让我安心,他总会回应我的呼唤,在我遭遇危险的时候及时地出现,抹去我的泪水带我上前。

不知何时,我开始想要更加地了解他,想要更加地接近他。

「她」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我已经忘记了独自度过了多少的时间,时间的流逝与我毫无关系,因为我已经无法感知它。

是她让我重新想起了这时间的概念,从日出到日落,短暂的一天,以及黑夜的漫长。

她带来了从前所没有的一切,没有变化的时间开始流动了,我享受着每一天,热闹而和睦的时光。

开心,难为,害羞,受惊,她的每一种表情,想要深深地记在心里。但我不会奢望这样的日子变成永远,因为在最开始就已经知道,那是不及命运的奢望。

时间的沙漏悬在了我的心上,我开始害怕,它流逝的太快。

于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格外珍贵。


「游乐园」

午餐后的休闲时光,不用打扫厕所也没有要处理的怪异事件,宁宁和花子一如往常悠闲地坐在天台消磨时间。

“今天的王子公主的故事书吗?”

花子凑到宁宁摊开的书前好奇地瞧着。

“是照片集哦,”宁宁抿嘴一笑,开心地回答,她将它摊在两人的面前挨个为花子介绍,其中有一张被放大了的照片,独自占了相册的一个页面,宁宁指着它说到,“这是小时候去游乐园拍的。”

照片中的女孩扎着双马尾,穿了一件碎花裙子,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她仰着小脸,笑的灿烂,嘴角还挂着没舔干净的棉花糖,背景是旋转木马和来往的人群,其中不乏像宁宁一样的一家三口。

“在那之后就没再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玩过了。”宁宁的目光停留在照片上,仿佛回忆起了那段无忧无虑的孩童时光,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花子笑着说到:“如果能和花子一起去一次就好了呢。”

“......”花子没有回答。

交谈突兀地停滞了一瞬,宁宁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语。

是啊,花子君是不能离开这里的......那我刚刚的邀请一定,一定让花子君感到落寞了吧,怎么办怎么办该说些什么......

有一瞬宁宁想就地挖个窟窿把自己埋进去。

“我,”花子突然开口,打断了思维混乱的宁宁,“只要和宁宁一起在哪里都无所谓呢。”

诶!?

宁宁怔了一下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

花子冲她投以一个得手了的笑容,一脸轻松地站起背着手转身拉了拉帽檐,悄悄盖住了同样泛红了的脸颊。

午后的天台很静很静,连微风打卷飘过的声音和少年少女怦怦的心跳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人鱼姬」

宁宁呛了一口水,意识到自己坠入了深潭,她无助地伸展四肢,然而什么也没能抓到,她更加猛烈的挣扎但换来的只有难以忍受的强烈的窒息感。水迅速地裹紧了她的身体,冰冷浸入肌肤,突然的,一切不适都消失了,宁宁欣喜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并非脱离危险而是变成了一条鱼。

花子君,花子君,你在哪里?

变成鱼的宁宁着急地原地打转,吐出一团气泡咕嘟咕嘟地飘向上空,又啪地突然裂开重新融进了水中。

四周一片昏暗,她花了很久才终于适应了这样的光线。

这是一片神奇的世界,海草互相缠绕着在暗流下有规律地拂动,还有不知名的小鱼顶着闪烁的光点成群地游过。

宁宁挂着泪,漫无目的地游荡了很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群鱼群,不同种类的鱼夹杂着,似乎要结对去向什么地方。她为自己壮了状胆,悄悄地跟了上去。

“请问,你们是要去哪里?”

宁宁怯生生地问其中的一条大尾巴金鱼。

“选美哦,”那金鱼瞟了一眼宁宁,“今天是鱼王子的生日,会举办选美大赛,胜利的鱼能够和王子结婚。”

王子!?

宁宁的春心怦怦直跳。

只是去看看,只是去看一眼王子......她这样告诉自己,跟着鱼群向前游去。经历了不知多少暗礁和深不见底的海沟,鱼群终于在一片礁石密布的地方停了下来。

终于到了吗?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宁宁抬起眼睛,她用鱼鳍扶着身子在礁石上休息,鱼群乱哄哄的大家都在等待着王子的到来。

不知是谁的一声大吼,乱成一团的鱼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宁宁瞪大了眼睛和众鱼一起向着最高的礁石望去,一个罩着袍子的身影在两条挺直了肚皮的鱼护卫下缓慢地走向近来,他缓慢地掀开了裹着面孔的薄纱。

宁宁突然看到了花子的面孔。

她吓得猛地惊醒,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被子已经被踢下了床,枕头和毛绒玩具也东歪西斜。

“原来是梦啊。”

宁宁摸着狂跳不止的胸膛,心有余悸地从自己刚才惊悚的梦中回过神来。


「时间 季节 你」

抬眼透过小碎窗望去,那是碧蓝色的宁静天空,夏日摇曳在树叶间隙下的的阳光碎片洒在裙子上,风吹动树叶发出悉索的声音,又是一个一如既往安静的午后。

宁宁提着午餐盒,穿过蝉鸣不休的行道树,脚步不停,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天台,那个熟悉的身影果然坐在天台上。

“花子君。”

她甜甜地笑起来。

请让这样的日子永远地持续下去吧,无论经过多少时间、季节,只要有你。


「白日梦」

灯管泛着光

昏黄色摇摇欲坠

盛装走下旋转楼梯

在众人注视下

翩翩起舞

原来只是一场梦

虽然没能成为公主

王子也消失了

但我已经找到了

真正的自己

*这篇一年前参了花宁本,正文8000字上下,现在只是把当时记的脑洞思路简单整理了一下。本子好像已经黄了,也不知道解禁了没有就不发了,so如果有不嫌弃我渣想吃花宁粮的朋友来敲我我私吧x

主甜,不虐,含点战斗,有其他人出没。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