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瑞金】鸣火(上篇)

科幻,特工paro,自觉非常OOC但我舍不得这个梗(ntm),隐藏年龄操作,标题瞎掰的和内容无必然联系,提前一说走的是前虐后甜的套路

1
他的记忆只能保持三天,他们把他交给我的时候这样说道。
双腿粉碎性骨折,内脏破裂,视神经永久性损伤,脊柱侧弯,小脑损坏……我不知道在那段我不在的时间里他是怎样被折磨成这个样子的。
但谢天谢地,我对自己说,他回来了,再一次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亲爱的金。

格瑞合上笔记本,把它装进自己贴身的口袋里,房间里很安静,静的让他有些不习惯。
平常的时候都是金打破沉默的,他想到,那个家伙的嘴巴一刻也闲不下来。
他转动旋转座椅起身,看到金悄无声息地站在房间的阴影里,闭着眼睛站的笔直。于是格瑞悄无声息地走到他面前,在昏暗的光线下打量自己的搭档。
如果不是送他来的技术人员介绍,格瑞几乎无法相信他身体的99%的部分已经被人造组织和机械替代。
他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体无完肤,只保留下来了一部分大脑,他们把它安全地转移进了新的身体,但能否恢复以前的记忆就不得而知了。
他不会再是从前的那个金了。
他们对他说。
在格瑞看来,除了行动和发音十分僵硬之外,他看起来与过去的金毫无差别。单是望着的话,很难想象这样逼真的人造皮肤下包裹的是一具毫无温度的机械身体,他碰了碰金的手,但金毫无反应,他摸了摸,那是柔软而有弹性的一双手,连指甲也十分逼真,只是没有温度,也没有了因长时间端枪而磨出的茧子。
应该是他们刻意设计的,格瑞心想,更加方便变装时掩饰身份。
昏暗灯光下那头柔顺的金发搭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睑紧闭着,黑色的睫毛似乎在微微抖动。当格瑞想要凑近观察它们是否真的在动时,金突然睁开了眼睛。
“扫描对象,代号AT002,姓名格瑞,无威胁,完毕。”
是熟悉的声音,但寒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夹杂着的机械音,在格瑞听来是那样的刺耳。
“无法自行解析,AT002,请对刚才的指令作出解释。”
“以后叫我格瑞,还有那不是指令,”格瑞叹了口气,他揉了揉太阳穴掩饰自己烦躁的心情 ,“你刚才是在睡觉吗?”
其实他知道机器人是不需要睡眠的,但他还是没话找话地这样问了,这更加地加重了他的烦躁感。
“是系统的自动更新,我并不需要睡眠。”金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格瑞。”
格瑞欣慰地笑了笑,会慢慢好起来的,他看着那蓝色的眸子这样安慰自己。

2
金没有过去的概念。
对那些控制者来说,机器人不需要记得过去,他们让他保留了执行任务所必要的知识和战斗的技巧,但使他抛弃了过去的记忆。
他们需要的是一具没有灵魂躯壳的最佳的工具,高度智能化的只会执行长官下达的命令的道具。这是个实验,是一个开始,是今后雄心勃勃的野望的探察。
但这不是格瑞想看到的。
吃早餐的时候他瞟着正襟危坐地坐在餐桌对面的金,不禁好奇他的能量来源是什么。晚些时候他们接到了一个很简单的任务,指挥员是紫堂幻,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
望风的时候,格瑞的心神总是不时地飘到金的身上,他观察着他的一切,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做着对比。金破坏门的速度很迅速,排查建筑物的动作干净利落,没有犹豫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十分的自然。敲门时候格瑞发现金使用的姿势是自己所熟悉的习惯性动作,身体微微前倾贴墙,半握拳轻叩。
真是讽刺,格瑞心想,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面前的人像极从前的他。
即使十分失落,但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既然过去的习惯得到了保留,他想,那么并不是没有可能恢复记忆。
从进入建筑,到带着目标离开,他们只花费了不到五分钟,中间没有碰到敌人,在指挥员带着颤音的指示下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带走了目标。
返程路上,记忆开始不由自主地泛滥,格瑞想起自己在组织里第一次遇到金的时候。
那时他的上一个搭档死于非命不到两天,组织就通知他新搭档已经来了。格瑞是不情愿的,他宁愿自己单独行动也不想再匆忙迎来像上一个那样与自己处处不合拍的队友。
“我保证,”凯莉端着平板笑的眼角弯弯,“这次的搭档一定非常适合你。”
“你们都调查完了?”
格瑞不想看她,扭开了头。
“当然,”她转动着棒棒糖,开心地说,“你们所有人的关系网我都会调查一遍的哦,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会错过。”
她看上去兴致勃勃,十分享受这样一步一步紧逼激起格瑞的情绪的过程,她若有所思地笑着打量他,直到一个穿制服的同事匆匆走来,对她低声耳语。
“又?”凯莉的表情变了,低声轻骂,“那位警官先生可真让人不省心。”
虽然这样说,但她的双眼熠熠闪光,仿佛是已经迫不及待围观一场好戏。看她的模样,格瑞已经大概的猜到是别组的雷狮执行任务的时候又被那个爱管闲事的安米修缠上了。
“那么,回见。”
凯莉拍拍格瑞的肩膀,冲他眨眨眼疾步走开。格瑞没有理解她这个眼神的意思,正在疑惑,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格瑞!”
那声音已经从孩童稚嫩清脆的嗓音蜕变成为了带着磁力又干脆的成人音,尽管已经近十年没有相见,但他绝不会认错这声音的主人。格瑞不可置信地转过身,询问声音里带了一丝颤抖。
“金,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他的面前,金发蓝眼,脱掉了婴儿肥的带着菱角的脸庞上带着笑。他已经长高了,目光变得深邃,神情褪去了迷茫,再也不是那个曾经总跟在自己身后甩也甩不掉的流鼻涕男孩。
只是格瑞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
“这不是能来玩的地方。”格瑞将金按在墙里,清清楚楚地告诉他,“赶紧回去。”
“我知道,”金和格瑞对视了半响,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他放轻松,同时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到,“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找到姐姐。”
格瑞神色动了动,金趁机一晃身子从他手下钻了出去。他恢复了灿烂的笑容,换回平常的语气摊开手对格瑞笑着说到。
“终于能和格瑞一起行动了呢!我超级期待…我会加油的!”
“……”
格瑞叹了口气,他清楚地看到了金刚才的眼神,他明白他是认真的。
“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明白!那么就请多指教啦,我的搭档!”金自信满满地笑着翘起了大拇指,“让我们联手成为最强吧!”
格瑞撇了撇嘴,没接话。
嘴上说着不会帮,不过这具已经习惯了战斗的身体总有不听话的时候。金还是个新手,偶尔还会出不小的失误,往往格瑞的大脑还来不及反应的身体已经自主行动为他堵上漏洞了。
“抱歉,又麻烦你了。”
金总是搓着脑袋赔笑,但脸上却没有愧疚的神色。
“这是作为搭档应做的。”
于是格瑞总是扭过头这样这样回答,心里希望金已经把自己之前说过的话忘记了。
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看似总是傻乎乎的漫不经心的金,进步地飞快,加上身体素质本来就不落下风,很快就成长为了能够轻车熟路地驾驭接手的任务的熟练杀手。
有一次完成任务撤到安全地带后,他冲格瑞咧嘴笑了,意思是:看,我快追上你了。
你还早着呢,格瑞装作没看见,心里这样想到但同时也泛出了掩饰不住的开心。

3
郊区的夜很安静,荒芜街道上只有立着的路灯孤零零吊着橙黄的光,奋力追逐着飞速行驶的汽车,将光晕有节奏地穿过车窗晃在漆黑一片的车箱里。
格瑞看着坐在身边紧闭着眼睛的金被光照的忽暗忽亮的脸庞,突然想到了什么。在经过一个路口时,格瑞动了动方向盘驶了进去。
“你在干什么格瑞?”耳机另一头的紫堂幻吓得大叫,“快掉头回基地!”
“只是绕一点路,怀个旧。”格瑞说道,干脆关了耳机让另一头的人被动地闭上了嘴。
“格瑞,请对此违反计划的举动做出解释。”
金睁开了眼睛。
“有利于你提高技能。”
格瑞目光移都没移,破天荒地空口扯出了一个大谎。
“判断结果:认同。”
金说到,再一次闭上眼睛进入了省电模式。
格瑞将车停在了路边隐蔽的地方,叫着金下了车,自己抄着口袋走在前面。这个夜晚就连月光也很昏暗,没有星,阴暗地衬着四周的枯枝烂叶格外阴森。视力在这样的环境里显然不太顶用了,但格瑞却能轻车熟路地自如地走在起伏不平的小道上,熟悉的仿佛是在自家的院子中行走。
“这是哪里?”
金问道。
“你无法扫描吗?”
格瑞弯腰低头钻进了建筑物内,这里似乎是个巨大的废弃工厂,已经荒无人烟,只有铁锈、腐烂物、草木和泥土的味道。
“地图已被摧毁,无法确认。”
“那是我们干的,”格瑞一边走一边说道,空旷的走道放大了他的声音,“我和你。”
“没有,记录。”
金艰难地说道,眼神里充满了迷茫。
走在前面的格瑞突然停了下来,借着昏暗的月光,能模糊地辨认出这是个开阔的车间。
“这里是我们搭档后第一次正式执行任务时的地方,”格瑞转身,与金面对面,“对我们两个来说都很重要的地方,不过你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吧。”
“没有,记录。”
金只是单调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当时组织被黑判断失误了,这里其实是敌人布下的陷阱,但他们却只派了我们两个人,”格瑞说道,“现在想起来都很气呢。”
这一次金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听着格瑞继续说下去。
“敌人利用来地形设下了很多埋伏,推进非常非常的艰难,最后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这里,但当我们突破这里后才发现,被集中在这里的都是被他们的首领利用完丢掉的手下们。”格瑞顿了顿,“他们都还有一口气,于是我准备杀掉他们,但是你制止了我。当时你阻止我时说的话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我永远不会忘记,因为是它改变了我。”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缓慢的说道。
“你对我说,‘格瑞,我们是杀手,但我们不是屠夫’。”
格瑞心情复杂地看着毫无反应的金:“我带你来这里确实是有私心的,我只想要你回来。”
“回,回来,格瑞,金,回来。”
一切声响都泯灭了,黑暗中只有金的声音在断断续续,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影响而产生了波动。

4
回到公寓之后,金不再总是呆在角落里,他寸步不离地跟在格瑞身后,但也没有明确表达过什么。
他们暂时没有了任务,只能窝在公寓里无所事事,不禁闲的慌。格瑞注意到金依旧穿着制服,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衣橱扒翻起来,很快他拽出了一身衣服。
这间公寓是格瑞和金共同租下的,他们的东西大多都混在了一起。金出事后格瑞也没有对此进行过整理,因此还是一副混乱的样子。格瑞将翻找出来的那件衣服扔到了金的身上,对他说。
“这是以前的你喜欢穿的,赶紧把你身上那身难看的制服换下来。”
“以前,喜欢。”
金握着被扔到身上的衣服愣了半响,格瑞也发觉了,自从自己带他去了那个地方之后他似乎对过去开始在意了。金三下五除二地换上了衣服,还特意走到格瑞面前,仿佛是专门向他展示一般。
气氛变得有些奇怪,格瑞变戏法似的摸出了一盘碟。
“来打游戏吧。”
他说道。
这个射击游戏已经上了点年头,从前金和格瑞没有任务闲的无所事事的时候经常一起打着玩。现在格瑞不抱希望的将这也作为了触发金的记忆开关的尝试之一。
但他似乎选错了,几局下来他变得毫无斗志,和机器人打游戏实在太找虐了,以前的时候可总是自己稳赢,然而现在他终于能体会到总是输掉比赛的金的感受了。
现在才……他想着想着突然感觉泪水有汇聚的势头。
“可恶。”
格瑞扔掉手柄站起身,金不解地望着他,目光在他和游戏屏幕上移动,嘴里喃喃:“游戏,还没,结束。”
“你啊,”格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到底该怎么才好……”
晚餐的时候格瑞举着叉子开玩笑似的询问金“你要不要尝尝”,做出这个举动后他立刻觉得这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反而很想金能做出的事。他愣了愣抓着叉子的手没有立即收回,出乎意料的,金突然抓住了叉子。
“嗯?”
在格瑞的目光下,金将那块肉吞了下去。
“喂,你,没事的吧?”
格瑞猛地推开凳子站起身,还好金并没有什么异常变化,他推开了叉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突然他抬起头冲着格瑞露出了一个笑容:“很好吃。”说完站起了身。

这个笑容僵硬、奇怪,还有些让人发笑,但它确确实实是一个笑容,足以让格瑞震惊了几秒才回过神来,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刚才他是,想要模仿人类的行为吧?
格瑞的目光没有从金的身上离开,一直追着他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格瑞先生,”突兀的声音突然从房间的某个角落冒出来把约翰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这声音来自谁,“请记住我们能够监视一切,不要尝试做出无用的挣扎,他永远只是个机器人而已。”
“不,我会证明你是错的。”
格瑞无声地捏紧了拳头,那声音没有反驳,只是平静的吐出了四个字。
“到时间了。”
时间,什么时间?已经过去几天了……格瑞迷惑了一下,接着猛地想起了什么。
“不!”
他扑到金身上,用力攥住了金的领口摇晃着他喊道,但金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对格瑞的任何呼唤和举动无动于衷。
过去了五分钟,他重新睁开了眼睛,目光扫过攥着自己领口的格瑞,缓慢地开了口:
“扫描对象,代号AT002,姓名格瑞,无威胁,完毕。”

指路-下篇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