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早恋组】渐渐(1-3)

写淡淡的时光,写炎炎的夏日,写偷偷的爱慕。
写两个普通的男孩。

1

班里来了一位转学生。
银白色柔顺的头发,萤蓝色通透的眸子,颜色像极了碧水洗过的晴空。
模样十分帅气,但从上到下散发出一种冷冷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连声色都是清冷的,他抬起白皙的手臂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字,那笔迹纤细修长,黑底白字中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美。
“奇犽·揍敌客。”转学生表情平静地念着自己的名字,背书似的说出了例行的话语,“请多关照。”
他静静地抄着口袋斜背着包站在讲台上,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出的特殊气场,一时吸引住了所有的同学。
于是大家意识到了一点:这位奇犽同学十分特别。
这个自我介绍是如此的简略,老师愣了几秒,才回过神推了推眼镜俯下身小声在奇犽耳旁说到:“奇犽同学,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奇犽摇了摇头:“没了。”
“好吧,”老师笑笑掩饰住尴尬,她直起身子四处张望了一下,指着教室角落那个靠窗的位置对他说到,“你就先坐在那里吧。”
奇犽没有提出异议,他轻轻点了点头,礼貌的道了声“谢谢”便脚步轻快地向着最后一排走去。教室里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他,但他没有因此感到不适或沉重,目不斜视地踏着自己的步子,不出声响地如一阵清爽的风般从教室的一边飘到了另一边。
小杰的视线也混在这些目光中,带着对这位突然到来的神秘转学生的好奇与期待。他突然有些疑惑,自己究竟是在期待什么呢,他也不清楚,只是在奇犽经过他的座位时他突然有一种渴望。
想要和他搭话,想要和他交朋友。
下课后小杰将自己的感觉告诉了一个朋友,对方只哈哈大笑了一声,拍着他的肩膀说到:“小杰你不是和谁想交朋友吗,这没什么奇怪的啦。”
小杰迟钝地揉了揉脑袋,以憨笑回应对方,这似乎没错,他想着,所以那个瞬间的感觉应该只是错觉。
他将视线投向奇犽的座位,那里此时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同班同学都迫不及待地想抓住这个晚到的还未加入任何社团的新同学,使尽浑身解数,极力推荐着自家活动的好处。这其中自然也混了一部分凑热闹的女孩,趁着人多的时候多看一眼帅气的转学生。
“小杰,你的社团不是很缺人吗,怎么不去试试?”
朋友突然问他。
“啊,”这一句提醒了小杰,他短促地叫了一声,站起身睁大了眼睛仔细地向那人群中探了探,似乎看到了什么,他没有走向那里而是又坐回了座位上有些失落地说到,“还是算了,奇犽现在似乎并不想被打扰呢。”
他的视力极好,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优势,包括他那强劲的运动细胞。他从那人群的缝隙中看到被围在人群中央的奇犽看起来有些精神不济,他单手撑着下巴,头歪向了窗外,似乎并不在意热情激昂的同学们。
小杰正好说中了奇犽的心情,只是他现在还无法得到对方证实。
此刻奇犽的心情是烦躁的,刚刚与家里人大吵一架的他马不停蹄地只身来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他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但准许了他离开的父亲偏偏又安排他立即入学。
他想不透那帮大人到底在盘算着什么鬼主意,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完全无意体验普通的中学生活来打发时光,因为听从这安排本身就已经完全违背了他的初衷。
本来就心情低迷,又被唧唧不停的人群围着无法脱身,奇犽此刻已经懒得躲开,索性装作认真听的样子,把视线转向了窗外。
他在看什么呢,小杰这样想着也望向了窗外,那里能看到植着矮常青的花坛,一处小池,还有一排一排的樱花树。
今年的樱花开的早格外早,因为风的缘故,花期也缩短了,现在已经过了樱花绽放的最佳时节,那些连绵着的粉红云朵只灿烂了小半个月,便开始散落解体。每天从树下经过时,都能看到因风而簌簌飘落的粉红花瓣,步行其下,如同淋了一场粉色的雨。
第二节课是数学,小杰最头疼的科目,因此他不得不把精力全部用在了听讲上,暂时放下了想要搭讪的念头。午休时刻他被被朋友们拉去一起吃便当,不知不觉又忘记了向新同学搭话的事情,等到他想起这事的时候奇犽的位子上空荡荡,人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不冷不热的春风卷了一片樱花花瓣飘进了教室的窗子,窗帘被风拂的鼓起,这一天过的也平平淡淡,新来的转学生暂时地吸引了一会儿大家的注意,但当发现他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后,渐渐地没有多少人再与他搭话了。
他本人对此似乎毫不在意,只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下课就不知道跑到了何处,却总是能够在上课铃打响的那一刻踏进教室。
这让小杰突然地联想到了一种动物,猫咪。
就这样平静地到了放学时分,老师刚一宣布下课奇犽就站起了身走出了教室,小杰本来还打算和朋友们打个招呼再走,一看到奇犽脚步奇快赶忙提着包就跑着追了出去。
那个身影移动的十分迅速,小杰忙不迭地开箱换鞋的功夫里他已经走出门厅向校门口走去,连小杰匆忙中叫唤他名字的声音也没有听到。不知是故意的无视还是真的没有听到,但这无动于衷已经激起了小杰的倔强,他想着自己今天一定要追上这个转学生,飞速换上鞋就奔着跑了出去。
小杰甩开腿奔跑着,书包在背上颠簸,包里的书本笔盒随着晃动无头地乱窜。
远远地他看到奇犽的身影停在了校门口,小杰满心欢喜地双手攥起做成扩音喇叭的形状冲他喊到:“奇犽——”
再下来他的脚步突然僵住了,因为他看到奇犽身旁站着几个高大的高年级模样的人,各个打扮地异于常人,他们不怀好意地围住了奇犽,挡住了他的路。
糟糕,小杰紧张地攥紧了拳头,是学校附近的那群不良少年。



2
学校坐落在城市的高处,位置不算偏僻,但也不繁华。一条坡道自校门笔直向下铺去,两边种下的行道树都是樱树,随风簌簌落下的花瓣铺在地上,为简单的柏油路增添了一丝粉色。
坡道之下分成二岔路,一条向左一条往右,两边都是住宅区。沿着左向的路走不到500米,是一个不大的花园,里面林林总总地栽着些落叶阔叶木,因为很少人问津而显得有些幽静。
这本来就是座不大的小城,不多的人口,不多的建筑,人们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地主要经济支柱是旅游业,旺季的时候外地的游客们蜂拥而至热闹一时,当人群散去之后重新归于寂寥空旷。
城市虽然小,但也应了那句“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古话。
什么样的人都有——比如这样的不良少年们。

“你,”为首的一个裹着头巾的高个子打量着奇犽,翘了翘眉毛开了口,“新来的?”
奇犽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抬头,全然不把这群不良们放在眼里。他这样的一动不动,反而让不良们误以为这个男孩是被自己吓得无法动弹,因而格外趾高气扬。
“知道规矩吗?”
裹头巾的高个子的声音比之前提高了一倍,他喜欢这种能够凸显自己气势的方法。
奇犽动了,他刚想往前踏出一步,突然一个身影唐突地冲进了人群,母鸡护崽一样的架势,张开双臂挡在了自己和裹头巾的高个子面前。
黑色的支棱短发,比自己稍矮了一点,衣服倒是有些眼熟,奇犽想起来了,是班里的某个不知道名字的同学。
“小子,又想妨碍我们吗?”看高个子的表情,明显是认识突然冲出来的这个家伙,并且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关系。他的脸上蒙上了阴云,压低了带着怒气的声音继续说到,“你让开,这样我们今天还能饶了你。”
“我不会让开的,也不会让你们勒索同学!”
那个身影倔强又坚强地直面着比自己高了快一倍的不良少年,丝毫没有让步的样子,但站在他身旁的奇犽注意到他的身子在微微地颤抖。
在这个不速之客出现之前,奇犽本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任他们摆布给自己省点麻烦,另一个是用拳头叫他们闭上嘴。当他决定使用第二个方法对付这群不知天高地厚,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对上了谁的傻家伙们时,意外的因素出现了。
这个意外因素引起了他的兴趣,倒不是因为见义勇为的这个举动,而是因为虽然他害怕的浑身发抖但仍然站了出来,只是这一点,就让他突然对这个男孩和令他行动的原因产生了兴趣。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还是不让?”
关节被掰的嘎吱嘎吱响,这是示威的声音。
“不!”
小杰闭上眼,使出了全身力气大声喊道。
拳头裹着风招呼了下来,小杰只感到腮帮一阵发麻,泪水哗地流了下来,身体受力情不自主地偏向了一侧,趔趄了几步才最终站稳。
“两个都打!”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喊着。
小杰的眼前突然一团黑,身体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身影向自己扑来,于是他处于自我保护下意识地挥起了拳头。
一击,二击,捞空了,胳膊传来疼痛感,咬着牙将探出的拳头拉回身前,攻击,有些疼又有些发麻的,击中了的感觉。
然后他摔倒了,他以为更多的拳头会落到自己的身上,但没有,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突然间消失了。接着他听到了哀嚎的声音,求饶声,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拳头的声音。
小杰坐在地上,左眼睛因为被击中已经疼的无法睁开,看不清东西,只火辣辣地发着疼,身上呢,又麻又酸,虚弱的无法站起。
他用能够弯曲的那条胳膊支撑着身子努力尝试着想要站起,透过带着血丝的视线他看到了身旁散落的樱花瓣,同时还听到了很多的声音,议论的声音,呵斥的声音,叹气的声音。
然后一个人轻快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温柔地将手拍在他的肩头。
“嘿,”那个声音轻快地说,“我扶你站起来。”

小杰在医务室里接受了简单的包扎之后被叫进了教职室,但老师只不痛不痒地批了几句,提醒他以后要注意安全,不要招惹那些不良少年之后便放他离开了。
老师的话小杰一点也没听进去,他掩饰不住地东张西望,然后发现这里没有奇犽的身影。他有些失落地垂下了头,想着奇犽一定早就回去了。
他无意识地盯着爬在老师办公桌上夕阳的阴影,看着那光柱打在摞起的书堆上,穿过镂空书架的缝隙,心里小小的有些失落。
告别了老师,小杰踏着缓慢的步伐走出了教职室,他眼睛已经消了炎,看东西没有大碍了,但身上还是有些余酸,轻轻动一动就发疼。他低着头拉上推拉门,脑袋里空空的,一片空白,一时对之前剧烈的经历感到茫然,他缓慢着移动着,直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是奇犽,你叫什么?”
小杰惊讶地转过身,看到奇犽正逆着光倚在走廊上,冲自己微笑。
“我叫小杰!”
小杰愣了一下回以笑容,他咧开嘴,弧度过大而触及了僵硬的肌肉,疼的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哈哈哈,”奇犽竟然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两只小虎牙,有些俏皮又有些邪媚,让人难以移开视线,“受伤了就别笑的这么夸张啊,还很疼吧?”
“不是很疼了,说是修养几天就好了,”小杰回答着,“只是眼睛这里,医生说第二天就会肿起来了,要我注意。”
“啊,那真是不好办呢,”奇犽把胳膊背到了头后,睁大了那澄澈的蓝色眼睛,他突然抬起大拇指指了指出口的方向,对小杰邀请到,“我们一起回去吧。”
“好啊!奇犽往哪个方向走?”
“唔,左边。”
“太好了,我们顺路!”

3
奇犽回到了家中。
他一言不发地摸出钥匙打开了门,里面很黑,死寂,他一边随意地把鞋踢到角落里,一边摸索着开了灯。
灯亮了,照亮了拥挤的房间。
这俨然不像是一个家,不大的单人公寓中散发着灰尘和一种长期无人居住的味道,家具倒还算齐全,客厅的中央杂乱地堆着大大小小的纸箱,有些被掀开了,大多数还没有开封。
奇犽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从那里捞出了一盒速冻食品,草草扫了一眼就将它推进了微波炉。
在等待的时间里,奇犽又打开冰箱捞了一瓶饮料,他捏着饮料瓶踏着混乱到几乎无处搁脚的地板挨个检查箱子里的东西。不多,但是很杂,混进来一些不知所云的物品,大概是老妈偷偷塞进他的行李中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有些烦躁即将面对的巨大工程。
奇犽回想起今天遇到的那个同班男孩,是叫小杰来着?他想起他尽管颤抖着但还是冲到了不良少年和自己的中间,想要保护自己的样子。
一直以来所接受的教育,让奇犽无法理解做出这样的举动的原因。因此他觉得小杰格外的有趣。
他回忆他硬挺的黑色头发,明亮的眼神以及爽朗的笑容。
结伴回家的路上,他直言不讳地告诉小杰:“你的干架技术很烂。”
对方不好意思地搓搓头,憨憨地笑了。
奇犽继续追问:“那个时候你有打倒他们的把握吗?”
“没有啊,”小杰回答,他很真诚的说,“直觉告诉我应该冲出去,所以我就那样办了。”
“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他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第二天的时候小杰没来上学,老师说他的眼睛因为肿起来无法看路请了假没法来上学,她只简单的一提,便开始了讲课。
这一天奇犽过的格外无聊,课上的知识大多早已跟着家庭教师学过,此时再听已经完全失去了新鲜感。班里的气氛他并不怎么融的进去,更何况他本就无意融入。
他呆望着窗外,看蓝的透彻的晴空,看偶尔飘过的破碎云片,看园丁修整花圃里的花和矮冬青,又看那一树一树零落的樱花。上学比想象中还要无趣,这他觉得每分每秒都仿佛是爬着走过的,格外漫长,格外煎熬。
依旧有人不屈不挠地将社团的介绍递给他,热情的邀请他参观部室,但都被他一口回绝了。
他懒散地拄着下巴,心里突然好奇小杰加入了什么样的社团,接着他又想起了自己还没有问小杰昨天跟着自己是因为什么。
放学的时候老师把奇犽叫到了教职室,递给他一打资料。
“这是小杰家的地址,你去把今天的资料送给他吧,”老师这样吩咐道,她贴心地问道,“刚来到这里可能对周边不太熟,需要和别的同学一起吗?我可以帮你再叫一个人。”
“不用了。”
奇犽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掂了掂那叠资料,和老师道了别走了出去。操场上有体育部活动的身影,能看到棒球部的,足球部的,排球部的……小杰大概也是这些部中的一员吧,他想到。
他站在昨天他们分别的路口,手里捏着老师给的地址。
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地有些开心。

---------
摸索着……想温柔又不拖沓地写出那些细碎又可爱的时光,但是非常失败……die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