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奇杰】null(你的名字paro,下篇)

你的名字paro,身体交换,城市精英家族犽/海岛小城山娃杰

注意:前虐后甜,是HE,HE

结合音乐食用效果更佳:《君の名は。》 原声带 http://music.163.com/playlist/457302162/32413052?userid=32413052 



9.

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煞白,从未见过的天花板,从未见过的房间布置。奇犽拄着身子坐起来,发现这个十分简单的动作却让自己感到十分吃力。他最终还是坐了起来,发觉自己身上裹着绷带,手腕上还有针眼的痕迹,接着他扯了扯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是件浅蓝色的病号服。

发生了什么?

一个穿着粉色护士服的年轻女护士推着推车走了进来,看到坐起来的奇犽惊讶了一下:“奇犽少爷,您醒了?我这就去通知梧桐管家……”

护士?奇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是医院?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那家伙呢……等等,我怎么忘记了他的名字。

那家伙……我在在意谁?

门被轻声敲打了三下,梧桐说了一声“打扰了”便走了进来。

“发生了什么?”

“少爷,您还记得我是谁吗?”梧桐表情平静不急不躁地问道。

奇犽点了点头,继续疑惑地望着这位管家。

“您在运动会结束的时候,出了车祸,头部受到了冲击,您救下的那个孩子现在很健康,在校园里超速行驶的司机已经被处置了,其他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们会……”

因为救人遭遇车祸?

奇犽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自己会做的事情吗,一点也不符合自己的作风。

在24小时的精心看护和高昂价格的护理下,奇犽恢复的很快,本来就没有受太大的伤加上年轻人的身强体壮,一个多星期之后他就可以随意地在医院活动了。

父母在他的治疗期间暂停了他的一切课业,在摆脱了随时监控着自己的人的视线后奇犽可以整日无忧无虑地闲逛,这让他在焦躁了几天之后觉得这次莫名其妙的受伤入院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的。

只是,一个问题他始终搞不明白。

他总是梦见一个同样的影子,有时候他出现时的场景是连绵的群山,有时是开阔的大海,有时则只是一间朴素寒酸到极点的房间。往常的梦总会使他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异常疲乏,但这梦却相反,它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他感觉格外的平静、舒适,睡得格外香甜。

他搜寻自己的记忆,自己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也没有看过相关的景象,但梦里他却感觉自己熟悉那里的一切,甚至是温度,阳光以及风。

手机在车祸的时候不幸嗝屁了,里面的文件数据无一幸免地一同永远消失。奇犽偷偷查询了通信公司的记录,被高昂的话费和不知道怎么来的超长的通话时间吓了一跳,但详细的通话记录却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他努力地想,但是没有一丝线索。

就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醒了,一切都消失了。

他已经在追寻这场梦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然而一无所获,是时候放弃了吧,他想。

几天后奇犽顺利出院,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借整理东西之便检查家里有没有什么线索。已经进入了十月,他披了一件薄薄的单衣,收拾了半下午后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竟出了汗。

他发现衣橱里的一件制服没有被熨烫过的痕迹,皱皱巴巴地就被塞进了柜子的深处,他发现自己桌子上的书没有按照他所习惯的方式摆放,然后他在床底找到了一把断了弦的小提琴。

的确有什么,绝对不想忘记的事情,决心一生牢记的事情,正在无形地消失。

奇犽无助地抱着头坐在地上,感觉自己的脑袋就要炸了。

突然地,一丝灵感闪入了他的脑海中,他扑进柜子里,翻出了那里存放着的美术课画的水彩。

他向来对坐一个下午干巴巴地填涂颜色这种事情没有兴趣,因此差点忘记了检查这堆东西,现在他将盛放画纸的纸盒找了出来,在打开之前他停顿了一下,郑重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才缓慢地打开了箱子。

最上方叠着两张水彩,一副描绘的是一座造型奇特的岛屿,伫立在蓝色的海洋之中,远远望去如同一只黑色的浮在海面上的鲸鱼。另一幅画的是一座红色的两层小楼,门前的围墙上爬着黄花,院子里还有晾晒的被单和衣物。

身体好似有电流经过一般,奇犽突然忆起了这个地方。他猛地从地上弹跳起来拽起那两幅画将它们塞进挂在椅子上的包中又胡乱敛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带上了所有钱冲出了房间,不一会儿他又冲了回来将包里的东西一股脑倒进小行李箱里还带上了那把断了弦的琴。

不敢犹豫一瞬,只怕这细微的线索会突然消失。

他很幸运,家里人都不在,梧桐也被差出去办事了,他躲过了留在家里的那两位管家的视线,翻墙出了家。

刚安全地落了地,侥幸地长出一气,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奇犽少爷要去哪里?”

奇犽被吓的一激灵,猫毛直立,他一边思索怎么解决掉这个人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转过身,结果对方接下来的话让他吃了一惊。

“请让我送奇犽少爷去吧。”

卡娜莉亚站在奇犽的面前,脸上毫无惧色,那是认真的表情,丝毫不像是在撒谎,她施了个礼,眼神坚定地看着奇犽。

“请少爷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一丝信息的。”

“你不问原因吗?”

奇犽问道,让他完全相信一个人实在太难了。

“我不必知道原因,如果少爷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如果少爷不说的话我便不会过问,”她不卑不亢地回答,“我做出的一切都是为了少爷。”

“好吧。”

奇犽想了想,让她送一程也正好省了自己的一些麻烦,反正自己随时都防范着,如果连这个小姑娘都斗不过也别想着能顺利地离家出走到达目的地了。

奇犽指定卡娜莉亚把自己带到了东边的火车站,对她说:“就到这里吧,接下来的路我自己来走。”

卡娜莉亚露出了一丝不舍的神情,但她还是听从了,奇犽默默想她真是一位理想的管家,既可靠又善解人意,自己直到现在才发觉真的有些可惜。

他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心想她一定有什么话要说,果不其然她开口了,但却不是送别的话语也非祝福之词。

她只是祈祷般地吐出了一句话,然后冲奇犽鞠躬告别。

她说,“希望少爷能够找回那段开心的日子。”


10.

大海失去了往日的模样,黑色的海水咆哮而来,混着滚滚天雷和炫目的闪电。

撞击,撕碎,吞噬。


11.

奇犽被吓醒了,他出了一身冷汗,惊魂未定地坐了起来。头很晕,一种极度的不安全感袭来,他醒了醒神才渐渐回想起自己此时身在一条大船上。

和卡娜莉亚分别之后他没有立即乘船,而是在确定她已经离开之后从城市的东边打车坐到了城市的西边,并不是他仍然不信任卡娜莉亚,而仅仅是他出于本能为自己的出行增加一层保障。

总之多谨慎一些永远不是坏事。

那座岛十分特别,找到它不是一件难事,一打听才知道那不大的小岛现在还是一处小有名气的旅游胜地,只是现在尚在旅游淡季,去往那里的游客并不多。岛的位置很远,又很偏,只有唯一的一条海路,因此只能坐船。

奇犽在周边的小店随意挑了一件格子衬衣,用假发盖住了自己亮人眼目的银白色头发,还带了副黑框眼睛,让自己变成一个不起眼的学生仔。考虑到自己的账户可能会被检查,奇犽破天荒地选择了在人工售票窗口排队,他买了普通舱的船票,买票的时候售票员极力推荐他购买一份保险,他不以为意爽快地就同意了,等待手续办理的时候他闲的东张西望,听到隔壁窗口的售票员小姐正苦口婆心地向一个牵着小女孩的母亲推荐着保险的好处。

他心不在焉地听了听,直到“海难”这个刺耳的词突然窜进了耳朵。

“海难?什么时候的事?”

奇犽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情绪失控,但大脑并未能对他的体感做出解释,他只觉得头晕目眩站立不稳,手心还在出冷汗,声音发颤。

“先生您还不知道吗?”那位年轻的小姐露出惊讶的表情,“9月25日,大约是一星期前,一艘从鲸鱼岛驶向这里的商船在东北海域上遭遇了一场罕见的暴风雨,包括船员在内的129人全部身亡。这件事故十分恶劣,各大媒体都有报道,那片海域本来就十分危险,所以啊像您这样带着孩子的人更有必要购买我们提供的保险......”

我到底是怎么了?

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起身离开了大厅走到甲板上,夜晚的海风徐徐飘来,风里携着潮湿的水汽沁入肌肤,船体随着看不见的波涛和暗流上下颠簸,他四处张望,只能看见黑色的海水以及垂在海之上的半轮弯月,在云的阴影的衬托下,那轮月显得格外的明亮清冷。

这景象美的让人忘言,但奇犽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只觉得胸口火一般地在炙烧,呼吸不畅,他扶着栏杆,觉得自己就要难受死了。

这是他,是他眼中的景象吗?奇犽攥紧了胸口,觉得自己已经逐渐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你到底是谁,你是什么人,你的名字是什么?......拜托,请不要,请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眼泪混合着嘶吼的声音喷涌而出,坠入无边的黑寂海洋之中,这12年以来,从来没有经历过情感波动的奇犽,第一次感觉自己被心灼伤。


12.

那天小杰起的很早,他一闻味道就知道自己现在是奇犽。

“是奇犽!”他充满活力地跳起来,夸张地伸了个懒腰,“放心吧奇犽,我一定为你得到第一!”

简单的他大概不会想到,奇犽做出妥协根本不是为了第一,仅仅是对自己的任性妥协而已。

“早上好,早上好,早上好!”

“早上好,今天的少爷活力十足呢。”

大城市学校里的运动会和几乎没几个人的小城中学运动会就是不一样,小杰挺直腰板站在队伍中,只感觉自己正在亲临从前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得到的景象。炫目的日光,鼓号的乐声,加油的呐喊,小杰沉浸在这种氛围中,浑身充满了力量。

“奇犽选手冲刺了,超过了!超过了!奇迹般的第一!!”

“220、221、222、223!!一分钟223个!”

......

“如果奇犽也能看见这样的景象就好了。”

小杰被挤在庆祝胜利的人群中,突然想到,其实自己最希望的是和奇犽一起参加这样的活动啊。

如果奇犽在就好了,如果......对了,我可以来找他呀!

地址的话,我知道的,之前帮忙送东西得到的钱应该足够支付路费了,不过怎么说服米特姑妈让我出门呢......小杰一边走一边想着,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蹦跳从他的身前跑过,他还抬头冲她笑了笑。

就是因为这一抬头,小杰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危险!”

小杰不假思索地就冲了出去,他比那女孩高,跑的也快,几步的功夫就追上了她并将她一把捞起,然而与此同时那辆超速的车也同时到达,就算他反应再快也来不及了,小杰下意识地扭过身子让自己变成女孩的靠垫挡在了车前。

刺耳的刹车声和撞击钝物的声音一同划过天空。

死寂过后,只剩下了小女孩惊恐的哭喊,撕心裂肺地震慑着闻声赶到的所有人的耳膜。

啊,我忘记了,这是奇犽的身体,在那个即将被撞到的瞬间,小杰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抱歉,奇犽......


小杰被猛地匡倒在地,背撞到了坚硬的地面,疼得他瞬间叫出了声。

“小杰,你又在课上睡着了吗?”

老师将黑板擦扣得哐哐作响,班上响起一阵哄笑。

“奇犽!”

小杰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瞳孔紧缩。

他满脑子都在想,奇犽怎么了,奇犽现在怎么样?他爬了起来,一声不吭地冲出了教室。

身后传来老师的大喊大叫,但他没有一丝停下脚步的意思,两条腿甩出了百米冲刺般的速度,中间被崎岖山路上的石子绊倒了他爬起来就继续狂奔。当他如狂风般吹进家门时把米特吓了一跳。

“发生了什么?”

米特一头雾水地站起来,她看到小杰的模样变得十分吓人,脸颊通红,喘着粗气,胸口剧烈地起伏,头发被吹成了刺猬。小杰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风风火火地冲上楼,又以同样地速度冲了下来,就要奔出门的时候,米特一把拽住了他吼了起来。

“小杰!”

“米特姑妈......”小杰停住了。

“发生了什么,小杰?”米特柔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她抓住小杰的肩头把他掰到自己面前,刚才还一副拼命三郎模样的小杰竟然没有反抗,似乎是在名字的呼唤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蔫了下来,米特瞪向转过身的小杰,她震惊地看到那个小时候从十四层楼梯滚下来,被山里的狐狸咬了脚腕,撑着小船出海打鱼迷了路在海上独自飘了五个小时一滴一滴泪都没落过的小杰,哭的泪流满面。

“小...杰?”

泪水浸满了双目,断了弦似的溢出,然而他的目光却坚定地紧紧瞪着前方,让米特一瞬间觉得这样的小杰......像极了那个人。米特蹲下抓住了小杰,她能感受到他在颤抖着,但她却不明白这颤抖到底是出于恐惧还是振奋。

“我必须去。”

小杰说。

“对不起米特,我没有时间解释了,但是我必须去。”

米特露出了悲戚的神情,她知道此时应该决断,但又犹豫不决无法决断。

“让他去吧,”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米特,让他去吧。”

米特松开了握着小杰的手,呆呆地看着他如一团风,夺门而出。


船一路有惊无险,在海上漫游了十几个小时后平安抵达了鲸鱼岛,因为时差的缘故,船舶停靠的时候这里时还是下午。

奇犽下了船,在踏上这片陆地的那一刻他就有一种怀念的感觉,仿佛自己曾经真真切切地在这个陌生的岛屿上生活过一般。一个被晒地油黑发亮的孩子自告奋勇地自荐做导游,被奇犽果断的拒绝了。

他的心中有一个疑惑想要确认,容不得任何人打扰。

无论是黑色的岩质海滩还是港口船舶的景象都是那么熟悉,还有杂着鱼腥味的海风,奇犽伸出舌尖舔了舔风,咸咸的。他放任自己走,听从身体的记忆,让它带着自己。

陌生又熟悉的街道,陌生又熟悉的人,陌生又熟悉的......红色双层小木屋。

奇犽愣在了这坐小房子前,他艰难地转动目光,看到了房子的门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富力士。

“富力士,富力士,富力士,”奇犽默念着这个姓氏,突然一个名字跳了出来,“杰·富力士。”

又是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轻轻敲了敲门,发现没有人回应,奇犽径直走进了院子,他在客厅中的一个小桌子前停住了,那里摆放着一个镶在相框中的照片,照片上的男孩穿着小背心笑得灿烂,灿烂到,即使是黑白照片也掩饰不住他脸上笑容的光芒。

眼泪突然夺眶而出。

什么啊,你笑起来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是谁?”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奇犽转身,看到了一个背驼得很厉害的老太太。

“婆婆。”奇犽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老人走近奇犽,她没有责骂这个贸然闯入自己家的陌生人,而是仰起脸关切地问道:“孩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我,我......奇犽不知道自己该从何说起。

“你是来找小杰的吗?”

奇犽用力地点了点头,低头用袖子抹掉了脸上的泪水。

“那天小杰突然冲回了家,”老人摸起了那照片,轻轻抚摸着它,“只说自己必须去,必须去。我没有阻拦他。米特一直在自责,她觉得自己如果当时阻止他就好了,但这就是命运啊,谁又能正确地选择呢?”她突然转向了奇犽,握住了他的手,“我想,你就是小杰想去找的那个人吧?”

奇犽怔住了,突然地那些模糊的回忆突然变得清晰,他回想起了很多,他想起了就是这个老人,曾经一眼看出了披着伪装的自己。

“你会来到这里,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婆婆没有等他回答,悠悠地说道,她突然将手中的照片塞到了奇犽怀里,“你快走吧。”

老人不由分说地把奇犽推搡了出去,她彭的一下关上了门,留下奇犽一人呆呆地抱着照片站在院子里。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只觉得夕阳浸满了全身,他动了动麻木的指尖,缓慢地转过了身。身后是更为浓烈的殷红,浓厚的云层如同开了一扇天窗,带着血色的残阳从那缝隙里迸射而出,云层移动着,逐渐被这激进的颜色染为同色,这颜色是如此的悲壮,如同是烈烈燃烧的火焰,从天边一直燃到了海中。

逆着这灼烈的光,奇犽突然停下了脚步,面前有一个自己,一摸一样的自己,就静静地站在自己的眼前。

“谁?”

一瞬间他以为那是绝望的自己眼中所映出的幻觉,他抬手想要触破这镜花水月,但却突然被抓住了手。

“我是你,”那个奇犽平静地说,“来救你,还有小杰。”

他没有理由怀疑,因为他看见了那个人的眼神,那是和自己一样的,经历了撕心裂肺的绝望后平静又带着决心的眼神。


13.

那个时候我没有救活那只猫,但现在的我已经今非昔比,我会救下你的,小杰,我会的,我会证明伊尔迷是错误的,我会,我会,我会——

救你。

就算那是要以自身陨灭为代价。


14.

奇犽又一次站在了这片带着鱼腥味的黑色海岸上,他听见海浪的声音,吆喝着开船的声音,还有,一个格外怀念的声音。

他奔跑了起来,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着,那个熟悉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啊!”小杰啪地摔倒在地,他压着内心的恼火低声叫到,“谁?”

奇犽努力地咧开嘴巴,想要露出一个偷袭成功的狡猾笑容,但是他失败了,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情绪失控了,泪水溢了出来。

“奇犽?!是奇犽?!”

小杰震惊地叫了起来,他不顾自己还躺在地上,爬着去拉扯奇犽的衣服,他拽了拽奇犽的胳膊又掐了掐他的脸颊,在确认对方确实是实体之后他开始狠命地掐自己。

“好了,我是真的,你也是。”奇犽破涕为笑,他拍掉了小杰意欲自残的爪子。

“我?嗯?怎么回事?”

小杰懵了,他完全无法理解奇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因为在他的记忆力,半个小时前他还在使用奇犽的身体参加运动会,并因为挺身而出地救那个小女孩撞了车......啊,撞车,差点忘了。

“抱歉!奇犽!”小杰双手合十大声喊道。

“我像是来找你讨不是的吗,”奇犽撇了撇嘴,突然他眼珠子一转,“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呃......”小杰突然愣住了,他摆出冥思苦想的表情。

“我换一种问法吧,”奇犽说到,他终于恢复了从前那种游澈有余的样子,“如果在重来一次你会怎么做。”

小杰歪着头想了想,有点怕怕地看着奇犽慢吞吞地回答。

“抱歉,奇犽,我想我还会那么做......”

“哈哈哈哈哈哈哈,”奇犽狂笑了起来,他笑得太厉害,以至于眼泪都笑了出来,“你,你这家伙太奇怪了!哈哈哈哈哈哈!”他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小杰不安地挠着头,不知道自己哪里戳中了奇犽的笑点。

“好了,我们回去吧,”奇犽笑够了站起身,他伸手把小杰也拉了起来,“我出现在这里原因有点复杂,我简化一点讲给你,”他用指尖戳了戳小杰的小脑袋,“我知道这很难理解的,不过你要认真听啊。”

“嗯嗯。”小杰积极地点头,睁大眼睛做出了一副全力倾听的样子。

“我是从未来来的,你乘上了这艘船遭遇海难后死去的未来,”奇犽平静地娓娓道来,“世界是多线的也是单线的,在另一个特殊的世界里,你受了重伤生命垂危,那个世界的我许下了治好你的愿望,它成功了,并且那个愿望不仅影响了一个世界,它也一同应验在了这个世界的我们身上。这样说很残酷,但在这个世界里你本来就会受到一次致命的重伤,那个愿望拯救了你,而它的副作用,就是让我们的身体发生了互换。你有想过为什么身体会互换,又为什么偏偏只是我们两个吗?——那是因为另一个世界的羁绊啊。”奇犽笑了,他看着脑冒金星的小杰,笃定地说到,“小杰,你肯定没听懂。”

“嘿嘿嘿,”小杰憨憨地笑了,他挠了挠脑袋,“抱歉我半路就被绕晕了,不过有一点我懂了,”他的眼神突然变了,声音也变得郑重起来,“这艘船如果出航,船上的所有人都会因为海难而死。对吗?”

“是的,”奇犽点了点头,他看着小杰告诉他,“你没法说服一艘船出航的,小杰。”

“那我就想办法!”小杰坚定地说到,“奇犽比我聪明,你肯定会有办法的!”

“好吧好吧,”奇犽举起双手投降,他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其实我早就想到了,你这家伙一定不会自己逃走的,所以,我已经想好对策了。”

“太棒了奇犽!”小杰开心地扑了上去,被奇犽一把档住。

“等结束了再庆祝吧,要你做的还有很多呢,”奇犽就地蹲下,拉开行李箱,取出了里面的小提琴盒,“对了这个还你,怪瘆人的。”

“咦,什么?”小杰糊里糊涂接过奇犽递给他的东西,“噫!!”

“很瘆人吧?”

“嗯,嗯.....”小杰飞速地把这不详的照片折起来,揣进口袋。

“好了别管它了,”奇犽冲小杰露出了猫儿似的狡黠的笑,“来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说是大干一场......”小杰吃力地喘着粗气,他半个身子吊在船的身上,努力地使自己不掉进下方暗涛汹涌的海中。

“我来吸引人群的注意力,”奇犽一边换弦一边吩咐,“你躲开检查的人的视线把这桶油带进船里并听我的暗号,点燃它。我们没法说服他们,只能伪造火灾让船无法行驶了。”

“不会误伤到人吗?”

“我是坐着这种船来的,你按着我画的位置安放,这个地方白天是不会有人的。

“哇!”小杰只能是惊叹了,“奇犽好厉害!”

“哼,”奇犽一点也不谦虚,神气地哼了一声,“你以为在船上的那十几个小时我都用来干嘛了?”

我可是把所有能够救你的方法都假设了一遍啊。

“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小杰问。

“现在,”奇犽回答,他调好了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把你的船票给我。”


万幸这是个闭塞的小岛,检查的不严,围观的群众的情绪也很容易调动。他们中估计没有几个人见过小提琴的现场演出,甚至还有的人连小提琴都没有见过。

奇犽日复一日十几年的精英教育可不是白接受的,即使手头只有一把小提琴,他依旧能够在嘈杂的甲板上拉出惊人的天籁之音。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不少在工作的船员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围了上来凑热闹,检查上船乘客的人苦不堪言,恨不得让所有排着队的人都上船,好去望一望甲板上的稀罕物。

奇犽安静地站在人群中央,微笑地演奏者。

来吧来吧,都来吧,看着我,不要移开视线。

这是他第一次将全身心都投入到演奏中,更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拉琴的快乐。

夕阳爬上他的琴弦,差不多是时候了,奇犽心想,他似乎听到了小杰暗示的口哨声。他结束了本章的最后一个小结,将小提琴从肩上放下弯下腰深深地对着围观地鞠躬,他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感觉到了脚下的震动,紧接着发出了轰隆的巨响,远处,爆发出连绵的尖叫声。

奇犽的脸上勾起了微笑,成功了呢。

我,成功了呢。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脚尖已经开始变得透明。

啊,这么快就来了,奇犽想到,还剩多少时间呢,要不要再见他一面,但是我又会,忍不住的吧......

“奇犽!”

小杰呼唤着他的名字,向他奔来过来,他张开双臂,像是要进行刚才被阻挠了的庆祝。

“小杰!”

奇犽一怔,也不顾一起地喊了起来,他清楚的看到了夕阳,那团火一般的颜色,一直燃烧进了海中。

“奇犽!奇犽!”小杰穿过混乱的人群奔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怎么回事,奇犽?你正在消失?”

“嗯,我没告诉你,”奇犽疲惫地冲他笑了笑,“其实我现在的这个状态只能维持到黄昏结束之前。”

“不要啊!”小杰哭喊到,“我不要奇犽消失啊!”

“笨蛋,真正的我当然不会消失的了,”奇犽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只不过是回到正确的时间线罢了。”

“那就好,”小杰笑了,他抹掉了脸上的泪水,“我不会忘记奇犽的,奇犽,也不要忘记我啊!”

“一定不会忘记的,”奇犽用仅剩的一丝力气,攥紧了小杰的手,“我还会来找你的,一定。”

“约好了,一定啊!”

“千万不要了我的名字。”

“奇犽也是。”

“小杰。”

“奇犽。”

“小杰。”

“奇犽。”

“小......”

他的身体消失在了浓烈的夕阳中。


15.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的我似乎经历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但究竟是怎样的人生呢,我遇到了什么人,又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我会比现在更开心吗?

我记不清内容也忆不起画面,但总感觉心口却被异样的感情阻塞着,非常难受。

自己似乎忘记一个重要的,非常重要的,……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16.

你的名字,是......?


17.

覆在树枝上的雪落了下来,盖住了山上腐烂的残叶落果,绿色的小苗从化雪中探出了头,带着温暖湿气的风吹过,又绿了一座山峰。

新一年的春天到了。

小杰起晚了,被愤怒的米特姑妈掀了被子,他匆忙地奔到学校,发现班上的气氛有些不同。

同桌拉了拉他的衣服,默默指了指角落靠窗的位置。

“来了个转学生。”

“嗯?”

小杰顺着他的指向望去,看到了人群围着一个有着银白色柔顺头发,莹蓝色通透眼眸的男生,男生正好也在看向小杰的方向,他们的目光在同时对在了一起。

诶?

他们同时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小杰突然站起身向男生走了过去,对方也起身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他们面对面站住。

“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两人同时出声,然后一起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

第一次一口气攒了个两万字,有点小激动写个后记:

就如我开篇所说,这篇的诞生只用了1秒,起因是b站上了你的名字后刷了两天想到为什么不写写这俩呢

小杰原本的设定家里是神社,让他穿裙子扮巫女......虽然很带感但最后还是把这个设定给抛弃了(别问为什么我已经忘了ummmm)

这篇是我第一篇不敲定大纲就不敢下笔和不写完不敢发出去的

原作看似只是身体交换,但其实一环扣着一环,我不想要全部遵守,所以算是费了很大的心思,借助并bug了原作的亚路加,强行圆了剧情

字数上最初的打算和最后写出来之后差了非常多,以至于变成了一场非常焦灼的马拉松,再加上最近课业很重,见缝插针地挤着空闲时间写以及停了渐渐的更新还花了一个周,中途产生了好几次想要放弃的念头(还好坚持下来了真是奇迹啊233333

其实想想自己本来的计划就十分不合理,剧情本身就是一部电影的容量,于是就算百般略写最后还是飙到了两万多字

嗯,好吧我承认可以明显地看出我略写了很多,导致有些地方非常的突兀,如果有机会再修改吧

故事的最后我其实是想貌合神离地和另外一篇 渐渐 来个首尾相连的,不过因为结尾的实在太急了反而非常失败hhh

本来想要一发完的,但看了看……嗯翻的手疼呐,就拆开了发,正好也能来个虐前预警,美滋滋

我自己的话光是捉虫就花了一个小时,最后烦得后面直接略了,因此更觉得应该感谢每个认真看这里的朋友,感谢你肯花时间翻看这么长的小文!给您们笔芯!!

PS:写最虐的那部分的时候我真的是全程吃着糖写完的,第一次感觉到,嗯,好虐啊,但是我也很绝望的(这人真的是找打)

最后再唠叨一句,喜欢的话请支持!通往评论区的红地毯已铺好!等您来!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