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桃一】如此般的(未完)

看漫画看得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呜呜呜,其实小二葉我也超喜欢的啊,但是桃真他,他,啊啊啊纠结死了(捂嘴哭)于是试着写了一写桃真的角度,如果能有一丝触到你的话,请吃下这个胃疼的安利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啊(暴风哭泣)
tag怎么这么冷,忍不住开始割自己难吃的腿肉(。)
*后续更新会在这里添加
推荐一首音乐:ちびた-情熱と残響[Acoustic ver]http://music.163.com/song/38358165?userid=32413052 

1.
他喜欢可爱系的东西,收藏的口袋妖怪都是可爱的小家伙;他的手很巧,小学的时候自己做了战铅笔;他很容易受惊,如果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能把他吓一跳,看恐怖电影也会被吓到因此从不去看;他的个子不高,小小的非常可爱;他……
他的头发是漂亮的黑色。

黑色。

布告板前围了很多人,吵吵嚷嚷,依旧同班的互相庆祝被分离的则在依依惜别,桃真斜背着包穿过拥挤的人群,微笑地和路遇的人打着招呼。他是个大个子,即使混在人群中也十分显眼,甚至不用挤到前方只需轻松地瞻首仰望便能将情况一览无余。
然而他并没有急于寻找自己的名字,而是悄悄向混在人群中的那顶着熟悉的黑色短发的男生走去,抬起了双手摆出捉小鸡似的样子悄声地靠近他然后一下子捞住了他的肩膀。
“哇啊啊啊啊啊!”
看着太一发出惨不忍睹的嚎叫,桃真突然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但又被这小动物似躲闪的动作逗得忍俊不禁:“啊哈哈,早上好小太。”
他向布告板瞄了一眼,迅速地搜索到了太一的名字,然后他开心地在同一张表格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哦哦,真的假的!?同班吗!?”
继初三之后的再次同班,在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年,这让桃真一瞬间觉得命运之神眷顾了自己。
他依旧还是忍不住突然出现,把太一吓成一团,然后对着他那受惊的表情露出满怀愧意的笑。
他在心里默默保证着下次再也不这样了不这样了,但每当那团黑色头发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悄悄走上去打招呼,不经意地将他吓一跳。
这大概是改不过来了吧,桃真想,无论多远无论隔了多少人都能一眼认出太一,视线离不开他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
因为在自己的眼中,那个有些小小的身影是如此的特别,如此让人在意。
桃真庆幸自己拥有得天独厚的身高优势,即使是坐在最后一排也能看到隔了几排的太一的侧脸。他喜欢这种感觉,可以不被发现地,肆无忌惮地贪看他的容颜,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他看到太一低着头,哦,是在写什么呢。
黑色的绻毛随着书写的动作而摆动,可爱极了。
直起背来了,是写完了吧,他看到太一的肩膀动了,哦头侧过来了。
桃真被吓了一跳,心虚地赶紧收回了目光,他支起手撑着下巴作为掩饰,心脏不听话地小小的跳了一下,但即使如此目光还是不听话地又偷偷瞄向了那个位置。
他看到太一侧着身子,伸手偷偷将小纸条推到了左边的女生桌子上,他们是单人座位一人一排,中间隔了过道,也算是不近的距离。他看到太一向前探了探身子才成功地将纸条递了出去,然后他迅速地收回了手臂,马上端着书作出认真听课的模样。
哈哈。
他无声地笑,在眼睛里盈满了笑意。
在明白了太一不是看向自己的同时,桃真心中舒了一口气,但又有一丝的小失落。
他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
醒醒,桃真,你在期待什么呢。

我在期待什么呢。

2.
三田桃真有一个苦恼。
虽然幸运地与太一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但除了见面打的招呼之外,总是找不到可以拓展的话题。
踢完足球后他小跑上楼,看到太一站在走廊上往窗子望去,他偷偷走到他身后,俯身问他在看什么。
不小心又把小太吓了一跳。
他们一起回到了班里,一露面他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女生隔着很远夸赞他的足球踢的真厉害。桃真回应着夸赞自己的同学们,微微地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还没组织好话语,太一已经径直从自己的身边走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有些无奈,啊,又走掉了。
所以当他无意间看到女生将一堆铅笔摆在太一桌子上时,立马就被吸引了过去。他掂起铅笔,想起了小时候一起玩游戏的日子,在他的心中这简单的玩具不仅承载了孩童的时光还制造了和太一初遇的美好回忆。
“那个还在吗,小太你制作的原创的战铅笔?”
他看到太一抬起头盯着自己,没答话仿佛若有所思,站在旁边的女生小声问了一句,“原创?”他才注意到了这是空势同学。
“没错,”如同炫耀一般,他有些自豪地说,“小太他非常能干呢。”
太一慌忙地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话说回来,要玩这个吗,机会难得…”
桃真本来就想要提议的,没料到被太一说了出来,他开心的拉过放在旁边的板凳,招呼着站在一旁的害羞女生一起加入。如果两个人玩的话略显寂寞呢,三个人一起玩太一也会很开心的吧。他冲脸庞红红的女生露出笑容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尽管开始的时候有些拘谨,但是一旦融入进了游戏里,便迅速地忘掉了之前缠绕在心头的不安与担忧。短短的课间时光中,仿佛一下子回到了过去那段愉快的孩童时光。
游戏的间隙中他看到太一投入的笑容,那是怀念又动人的笑,是期待了很久又没能制造机会窥见的笑,笨拙的搭话却没能制造出的,此时却近在了面前。
他在心中默默地感谢身旁的女孩,但又有一丝淡淡的不安。
他在心里批判着自己,桃真,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小太吼的声音很大,整个教室都为之安静,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喊吸引了注意。桃真正和着帮忙带来自己请求的东西而邀功的同学讨谢礼,被小太愤怒的吼叫吓了一跳。

他很少见到太一发怒的样子,太一总是很谦和,从来不会对谁大声吼叫,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纤瘦娇小的女孩子。

他看到太一跑了出去,紧接着那女生也跟着奔了出去。教室里很快恢复了往常的喧嚣,同学继续接着刚才的条件聊了起来,但桃真心里牵挂着夺门而出的太一,已经完全没有兴致继续刚才的谈话。

他仓促地结束了这个话题,走了出去,他四处寻找太一的身影,去了天台找了一圈又下楼在楼旁的庭院里找寻。

他看到太一坐在楼前成排的木凳上,叫着他的名字便迎着走了过去,太一注意到他后也回应了一下缓缓站起身。

这时桃真还没注意到他脸上流露出的不自在的表情,直到太一站起身,他才看到身旁站着的空势同学。

他想起今天进教室的时候看到太一站在门口,看的也是空势同学,他一向觉得女生们都是十分珍惜自己的头发的,看到昨天还是柔顺蓬松的长卷发的空势同学突然变成了干净利落的短发,感到惊讶的同时心里赞服地觉得这个女孩一定下了很大的决心,于是他没怎么想就脱口而出了鼓励的话语:“这个发型很适合你哦”。

桃真由此又想起自己刚才出现时太一表现的猝不及防和起身时些犹豫的小表情,有些暗暗埋怨自己迟钝的后知后觉,刚刚浮上心头的找到太一的小喜悦落了下去,又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抄着口袋挤出一个笑让自己尽量看上去自然一些违心地问:“我妨碍到你了?”

他觉得自己俯身的动作很僵硬,脸上的笑容也很僵硬,那些肌肉不听话地抽搐着,不知怎么地就不听使唤。

太一露出茫然的表情,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在问什么。

“那么?刚才是怎么回事?”

桃真觉得自己渐渐找回了状态,他抄着口袋的不安的手放松了,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站着,继续好奇地问道。

“是我的错!”

面前的两人反应如出一辙,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接着开始争相向对方道歉。桃真看着面前的两人红着脸争着抢夺不是的情形,惊奇地瞪大眼睛。

他很久没有看到太一露出这么丰富的表情,同时也注意到了身旁的女生。他这才发觉,两人都是小小的,可爱的类型,受惊的反应也是相同的,因为抢着道歉而面红耳赤的模样也相似极了,这逗笑了他,让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心中浮现了一个想法:

好配啊。

开始笑容还是欢乐的但很快眉毛就耸了下来,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他赶紧抿紧嘴角把心中泛起的酸痛吞进肚子里。

桃真伸出手掌笑着揉向面前的两个小家伙的头,一边揉一遍将自己这落寞的心绪狠狠嚼碎掩盖,他痛苦地笑着心中默默祝福着太一。



我是如此的喜欢你,却又这般笨拙胆小。
不想刺痛你,只想要你幸福。
如果你能得到幸福,那我无论怎样,就都无所谓了吧。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