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早恋组】青梅竹马(一)

用一段随手写下启发 渐渐 诞生的但最终没有采用进入而被剩下的文字衍生一篇文(非常的绕)

无差、清水/现实世界/校园/青梅竹马/离别与重逢/涉及成年有关未来

做了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假设,一个大胆的假设

指路-(二) (三) (四)


耳边吵吵嚷嚷,不知道哪家的熊孩子又开始发作,扯着嗓子哭得整个车厢都听得一清二楚。他只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小会儿,便被这恼人的声音吵醒了,只感觉太阳穴一阵一阵地发着疼,他试着侧过身调整自己的坐姿,缓解肩膀被挤压的酸痛感。阳光猛烈地打在了脸上,即使是紧闭着双眼也能明显感受到灼目日光,奇犽伸出手下意识向窗帘的位置摸去,用力将它扯开,让阴影重新裹住了自己。

车厢另一端的罪魁祸首已经被家长拽了出去,然而经过这一系列折腾之后他再也睡不着了,奇犽起身从头顶的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捏出了那张照片。

照片拍了有些年头了,边缘已经些许泛黄,但图像还是清晰的。这是一张合照,一群又矮又臃肿小家伙们穿着浅蓝色的幼稚园服带着小黄帽站成一列的合照,两侧站着院长和老师们,身后是幼稚园雕花的大铁门。他在这中间很快地找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目标:两个孩子,一个褐眼睛一个蓝眼睛,站在最边缘手牵着手。前者因为第一次拍照而紧张地瞪大了眼睛,盯着镜头同时脸上带着僵硬的笑身体微微向前躬,而后者则显得游澈有余,他没按老师的要求拉着身旁孩子的手而是抄着口袋,随意地望着镜头的同时若隐若无地瞥着站在自己身旁紧张的同龄人。

这张照片奇犽已经看过了很多次,对它的各种细节都了如指掌到即使合着眼也能迅速地指出其中的每个人。他曾将这张照片压在柜子的最深处封印了很长时间并决心再不触碰,但当他离开的时候还是在第一时间把它翻了出来,并让它在仅有的行李——一个背包——中占了一席之地。


整整六年。


这是他离开的时间,在这六年中他看尽了世界另一面不为人知的黑暗,并且让黑暗沾染了自己的双手。

他并非对此感到厌恶,也不恐惧直面这种恐怖,事实上他对此是漠然的,也许他曾经抗拒过痛苦过,但如今的他早已习以为常甚至忘记了自己心中感情的存在。

促使他离开的只是突然的叛逆欲望和对永远重复着的日子丧失兴趣。

基裘拦着他,于是他划破了她的脸还顺手打伤了同样企图阻止自己的二哥,当他离开的时候听到了身后基裘扭曲的叫声,这突然唤醒了他的记忆,让他想去那个地方看一眼。

就一眼,远远地看一眼。

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但即使如此他依旧想要用自己的双眼重新见证一下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

还有他。


三岁的时候奇犽也是如这般地突然执意要去幼稚园,基裘死命地抱着他哭着嚎叫,不行不行我不准奇犽你离开我,奇犽则无动于衷地拿眼睛直直盯着父亲,心里想烦死了就是因为每天你这么烦人我才不愿呆在家里。 

根据常理,满三岁的孩子都会被父母主动送去幼稚园,只不过揍敌客家族是个无法用常理来理解的存在,奇犽本自然也不必跟着常人一样接受这种缓慢的循规守矩的启迪教育。 

既然孩子想去,就让他去吧。 

席巴看了看目光坚定的奇犽,摸着下巴想了一圈爽快答应了,于是他便去了。毕竟在这个家里,有着最终发言权的还是一家之主的席巴。

那天的天气真是好,阳光碎掉了连绵几日的阴霾,明媚但不刺眼,风卷着槐树的清香飘过来,让人心情舒畅。 

正巧是一批新生开学的日子,从前三步不离家门两步不离父母的小家伙们第一次进园。 

奇犽是满怀着希望与好奇来到这个新地方的,对他来说这里与其说是个幼稚园更不如说是他的新玩具,但当他迫不及待地打开这封着包裹的新玩具时,却有种被商家骗了的感觉。 

他撅着嘴环视四周,到处都是抓着父母哭得声嘶力竭的孩子,还有一个狠命抱着院子门口的老柳树,以死都不撒手说什么也不听的拼命三郎气势嚎地震天响。 

这是幼稚园开学的日子里必然上演的一幕,老师们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总防不住突然来个煞星,一嗓子就把所有情绪安定的孩子都给带哭。 

奇犽对身边的同龄人的举动感到奇怪,他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会扯着嗓子哭得就像要被卖了一样,不过,他并不确定如果自己被卖掉会不会哭。 

如果能离开那些家伙半夜笑醒都可能的吧,他这样单纯地想。 

他其实有点后悔了,但一想到此时还在家里因自己的漠然离开而抓狂的基裘,有些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收回自己的决定。

他四处闲逛,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男孩,那男孩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服装,不仅没哭而且还在安慰自己身旁一个哭得泣不成声的孩子。 

原来也有像自己一样的例外啊,他想着,走到那男孩的身旁。 

男孩有着一头黑发,橙黄的大眼睛闪闪亮亮,他学着大人的样子轻柔而笨拙地拍打着那孩子的背部,奇犽听到他在哄那孩子,然后用双手摆出了很多没见过的造型,有的像长着嘴巴的狗,有的则像跳跃的兔子,最后他把大拇指和中指对在一起搭成了一个小圈,眼睛凑到那圆圈上。 

“这是狐狸的窗户,”奇犽听到他说,“从这里能发现神奇的东西哦。” 

哭泣的孩子的吸引力被这句话吸引了,他学着男孩的手势也试图从那窗户开始向四周寻找。 

“你是新来的?”奇犽走过去向那男孩搭话。 

那孩子闻声抬起头,脆生生地回答他:“嗯,我叫小杰!” 

“我叫奇犽,”奇犽就地蹲下瞧着那男孩,“嘿,刚才那是什么,也教我我吧。”


抵达站点的提示音从头顶传来,奇犽从中听到了自己熟悉的名字,这趟旅程比他预料中的要顺利,虽然这并不见得是一个好事。

车停下了,奇犽站起身提着仅有的一只背包,随着拥挤的人群走下了车,他以为自己至少会有一丝久别重逢的感觉,但当他伫立在车站前的广场上四下眺望时,心中却泛不出一丝怀念或是激动的感情。

这也难怪,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能对只住了四年的地方留下多少记忆?

更何况他已经与他别阔六年。

更何况他胸腔的心已经燃灭。


奇犽试图搜索到童年居住的那栋房子,但那里已经被拆除改建了,区的名字虽然还保留着,但过去的街景全数消失干净,周遭的住户也早已搬离,物是人非。

他摸索地确定了大概的位置,站在一堆巨型喷绘布广告牌围起的建筑工地前站了一会,他眯着眼回忆着那座房子的样子,它是几层的来着?好像有个地下室来着?屋顶是什么颜色的?

站了一会,他觉得没有意义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一找从前的幼稚园。他完全不记得路,只是模糊地记得那里离自己的家不太远,于是他索性顺着道路没有目的性的随性地走,心里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走了一会时候奇犽想起那条街上有一家糖果店,小时候的自己非常喜欢那里,他隐约对那家店门店的样子和招牌的颜色有印象,于是转而寻找糖果店。这个思路十分成功,他在一条很窄的小巷里看到了它,这个时候等了很久的熟悉感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

小的时候奇犽喜欢拉着小杰一起来这里,他喜欢这里空气中甜甜的味道更喜欢它所出售的糖果们,他们踮着脚尖扒着柜台向玻璃柜中张望,然后奇犽指着那些诱人的玻璃珠命站在身后跟着他们的梧桐掏腰包。他们你一颗我一颗地分食对方口袋中的糖果,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回家。

奇犽推门走了进去,这家店依旧饰着熟悉的橙色,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甜味,他走到了柜台前,发现记忆中高大得必须仰头张望的柜台此刻只到自己的腰部,小店几乎没怎么变,但他却觉得它与自己记忆中的那家相比已经黯然无光。

绑着着白色头巾一位姑娘从门后走了出来,问奇犽有什么想要的吗。

奇犽低头扫了一眼柜台,发现里面都是一些样式过时的糖果,尽管他没有购买的欲望,但他还是随意地指着其中的一种巧克力豆,请她为自己包装了一些。

他提着巧克力豆,边走边往嘴里丢,一小袋糖果,很快就被他消灭干净。

沿路他看到了不少零零散散走着的中学生,想是已经到了放学时间。他首先望见的是院前的那棵老柳树,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幼稚园,如同他从那家糖果店中得到的感受一样,眼前的幼稚园也与留存在记忆中的它相比缩了一圈,栏杆的颜色换了,摆在外面的木马和跷跷板等玩具虽然重新上了漆但还是被磨的发光,院子里依旧十分洁净,虽然已经闭园,但能看出它依旧欣欣向荣。

奇犽隔着栏杆,眼前浮现出一群穿着蓝色园服的小短腿们争夺木马的情形。

那个时候这只木马刚刚来到这里,一度成为院中所有孩子抢夺的对象,争来抢去,常胜将军只有两个,一个自然是奇犽,另外一个则是小杰。只不过小杰一只是个烂好人,总会把好不容易抢到的木马让给被挤哭或者从未坐上过它的小孩。而奇犽本身也并不稀罕这个玩意,如果他真的想要的话,他的父母能为他包下一整座游乐园,他的争夺动机全在于好玩和与小杰比赛。他坐在冠军的宝座上,很快便厌倦了,于是跳下这座位和小杰跑去别的地方玩,几天后他们就再也没来碰过这只木马。

童年的记忆此刻回忆起来总是蒙着一层甜美的面纱,如同包着朦胧外皮的糖果,但他既不敢完全把它剥开,更不敢过分留恋它的香甜,唯恐它会消散更害怕自己会过分沉溺。

奇犽从打在木马上的金色阳光上敛回目光,转身移步离开这个地方,接着令人猝不及防的一瞬就发生了。他看到了那个与自己错身而过的人的面孔,他不愿承认事情就是如此奇幻,那张面容仿佛是主动闯入他的视网膜之中一般,仅仅只是一秒的擦身而过,但对方的一切就自动地全盘被记入了心中。

他长高了,与自己身高不相上下,他的黑发看上去越发黑亮和利落,他的眼睛还是那么亮,熠熠闪光,他的鼻梁挺翘,他的五官规整,在光下他的脸上有不易发现的细细的雀斑,对了,还有他的脚步很轻盈。

小杰。

奇犽顿了一下,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呼唤咽了下去。

他拼命地回忆刚才的那一眼所看到的小杰的表情,小杰当时的表情是在笑吗,他是一个人回家吗,他的视线看向我了吗,他的认出我了吗,他……还会记得我吗。

奇犽,他向着自己喊道,你不是在来之前就已经下定决心了吗,你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你已经无法再回到正常的世界里了,你已经无法无法拥有普通的生活。你只是来看一看而已,你不能与任何人相认,更不能走入他的生活里,奇犽,你不能回头,你要离开。

他停滞了一步向前趔趄了一下,然后向前抬起了沉重的脚步,他觉得自己的心揪在了一起疼得头晕目眩,他觉得自己眼前一阵发黑,仿佛下一步就要栽倒。

“奇犽?!”

他听到这一下子站住了。

“是,奇犽吧?”

他不可置信地转过身。

“天啊!真的是奇犽!”小杰跳着抱住了奇犽,将他一头刺刺的短毛扎在奇犽脸上,如同一只小动物般拱着奇犽,他笑着扬起脸毫不掩饰自己地热烈地对着表情有些呆滞的奇犽开心地说,“奇犽,我想死你了!”

奇犽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他僵在原地糊里糊涂接受了这个久违的拥抱,他想自己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要怎么做呢,现在他完全不想离开这个温暖的拥抱。


有谁能拒绝太阳呢。

他的万般思虑,全部因为小杰的一个笑容而土崩瓦解。


于是他说。

“我也想你,小杰。”


奇犽一直害怕被问起自己这几年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如果不得不说的话,他想他可能会撒谎。

他害怕因此而被抛弃,不过这也同样代表自己并不信任小杰,明白这一点的他因此犹豫不定,并开始患得患失。

幸运的是小杰并未问起这些。

他开开心心地问奇犽是不是搬回来了,奇犽说不是,只是回来看看。

那你能呆多久,他转而问;我不确定,奇犽目光闪烁地回答。

按理说这样的话语会使人变的失落,但小杰却因此开心起来:你没有别的事情吗?那就多呆一会吧!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奇犽身后,你有住的地方吗,你的行李呢?

我就带了这些,住处还没找……

真帅气!小杰握紧拳眼睛闪亮,太好了,那就去我家住吧,米特姑妈也会很开心的!

我……

嗯?奇犽,这样不好吗?

他露出央求的神情,拉住奇犽仿佛害怕他会走掉,他诚挚地说,走吧走吧我们回家。


于是奇犽就糊里糊涂地跟着小杰回了他的家,那里丝毫没变,还是那个熟悉的院落,以及熟悉的双层小楼。大门的螺丝有些发旧,推开的时候嘎吱作响。

“啊,肯定是前几天的雨的缘故!”小杰果断地判定,他冲奇犽说你等等我去拿点油来,自己冲进了家门。

奇犽四处打量着这里,院子的南侧辟了一小块田,种满了瓜果蔬菜,数量少但种类非常丰富,大多数他都不认识,只不确定地觉得开着黄色喇叭花的那两株爬藤植物大概是丝瓜。

他绕着这小园子走,看到阴面的墙上爬满了绿色的爬山虎,记忆中它一直如此旺盛,冬天的时候叶子落尽,但枯竭的枝干依旧顽强地挂在墙上,等到暖和的时候,它就又再度苏醒,枯藤上生出绿叶,重新新一年的辉煌。

看到这些他才意识到夏天已经快来了,迟钝的对季节的概念开始复苏。

小杰提着油桶站在园子的另一端,问奇犽怎么不进屋跑到这里了,奇犽淡淡回答,“就想看看,蛮怀念的。”

他跟着小杰进了屋,这屋子朴素而又整洁,有着一种熟悉的,让人放松的味道。

奇犽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摆在客厅里的相册。相框很普通,用原木装饰着,朴素简单,但它所环抱着的照片则是奇犽再熟悉不过的那张。

那张经历了他反复的折叠,费尽心思地隐藏、翻出、又隐藏,未曾摆放在任何人眼前的照片。

但它此刻就大方且平静地摆放在一个家最明显的地方,不隐不藏,就这么光明正大地摆着。奇犽攥了攥拳头,鼻头突然有点发酸。

这里不一样,他告诉自己。

“没有人在家吗?”

奇犽缓了缓神,巡视一周奇怪地问。

“嗯,婆婆生病住院了,米特姑妈去照顾她,不太常回来。”

小杰边说边进了厨房,奇犽看他撸起了袖子。

“你平时怎么吃饭?”奇犽跟着转了进去,倚着门框有点好奇,“你现在是要做饭吗?”

“米特姑妈会给我留好饭,我只要热一热就好,”小杰挠挠头,“不过今天奇犽回来,我觉得只有剩饭是不够的啦……”

“唔。”

奇犽想起自己小时候特别喜欢跑到小杰家蹭饭,他总是对自己家里厨师做的饭充满嫌弃,一有机会就溜到小杰家来。现在想来他其实只是喜欢那种吃饭时的气氛,喷香的饭菜配上碗勺叮当的响声还有一家人围坐的氛围,那是与自家完全不同的市井生活,让他模模糊糊地明白为什么美味精致的菜肴配上冷冰冰的餐桌椅凳下肚后总有消毒水的味道。

他在幼小的尚不会表达也不知道感悟的时刻就已经凭着本能察觉到了吃饭和进食的区别,而这直接导致了基裘急不可耐地在他还没踏入小学大门就催着当家将他远远地送走,送到了他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

奇犽回过神,看到小杰还在捣鼓锅碗,于是他走过去跃跃欲试:“我也来帮忙!”

几分钟后厨房里冒出浓烟,奇犽跳着灭了火灰头土脸地拉着小杰从那可怕的房间里逃了出来。他没怎么费劲质问小杰就主动供出了自己:“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做煮面之外的饭。”

两个人沉默地对瞪良久,看着对方的熊猫眼和黑脸蛋,双双同时笑倒在地板上。

小杰那委屈地不行的可怜模样,让奇犽瞬间失去了想挑刺的劲儿,他笑够了爬起来耸耸肩膀安慰自己也安慰小杰:“没事,至少我们还有剩饭可吃。”

糊在锅里的牺牲品被无情地倒进了垃圾桶,两人就这热水和简单的餐食解决了晚饭,小杰对迎接奇犽回来的第一顿饭是剩饭感到十分愧疚,主动把自己的床让给了奇犽,而奇犽也丝毫没有客气地爽快接收。

两人在两个房间中躺着,两边的门都是敞开的,月光从奇犽躺着的房间的窗户里透进来,一直铺到了小杰的床边,光的边缘朦朦胧胧。

小杰兴高采烈地向奇犽描述自己的学校生活,热情的同学,严厉的老师,恼人的课业还有一只总徘徊在校园里有着怪癖的猫。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说的是如此动人,让奇犽也不禁有些心动。

“我好想和奇犽一起玩,”小杰有些无奈的说,“但是明天还要上学。”

“那没关系,我也去好了。”

奇犽把自己埋在枕头里的咕咕哝哝,此时奔波了一整天又完全没有休息的他的困意已经泛上来无法遏制了,话的尾音还没说完他就睡了过去。

那边的小杰没有听清,他连声叫了几下,发现奇犽没有回应,大概是已经睡着了吧,他想,于是也合上了眼睛。

安静的夜,两个少年起伏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不知是谁在梦中低声嘟囔了一句。


“谢谢你,让我能再次来到你的身边。”



TBC.


------------

经历了卡文卡到怀疑存在,背书背到大脑痴呆,尝试改变无奈还是放弃,试了三种开头最后还是选择我流混乱时间线……总之两星期(还是三星期?)只写了不到剧情一半,不仅如此还增加了很多其他坑

不过今天开心,不想攒了不攒了,不攒了

我觉得后面剧情可能不太好被接受,打个预警吧,对了还有想写打架(x)

可能会坑很久,虽然没有人会挂念但我还是友情提示一下不要等,发出来大概就是想***| ?)?? 

PS:斟酌了一下把tag改为了没有明确cp方向的“早恋组”,希望之前看过的朋友们不会有买了假货的感觉……ˊ_>ˋ

发的时候没考虑周全,真的非常抱歉,非常抱歉orz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