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早恋组】青梅竹马(三)

无差、清水/现实世界/校园/青梅竹马/离别与重逢/涉及成年有关未来

做了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假设,一个大胆的假设

指路-(一) (二) (四)


叫奇犽起床是个不小的难题,他仿佛是有着猫一般的作息,在夜晚的时候精神百倍,白天的时候则蔫了一圈。小杰却是正好相反的百灵鸟型儿,体内的生物钟比闹钟还准,一到点自己就能自动地早早醒来。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作息看似是充满矛盾不可调和,不过好在奇犽的适应性极强,几天之后就习惯了小杰的时间表。

他顺利地成为了小杰班上的新一员,被安排到了靠窗的位置,这座位正好和小杰挨着,还位于墙角,让他感到安心,并对此非常满意。小杰很快将班级里的朋友们介绍给奇犽,于是他们也成为了奇犽的新朋友。

校园生活如他想象中的普通又多了一丝平淡与无聊,功课都难不倒他,有小杰夹在中间与班级同学相处起来也不太是问题。说是相处其实他和同班同学接触地并不直接,一般都是通过小杰。

奇犽几乎每天都寸步不离地跟着小杰,小杰认识的人极多,跟着他总会遇到一些同学的求助,他似乎是字典里没有“拒绝”两字一般几乎什么请求都会答应,这让奇犽没少教育他,拉着他要教给他学会如何“拒绝”。但小杰每次都挠着头笑着说奇犽我明白了下次一定不这样了,然而到了下一次又想也不想地一口答应下来。

最后奇犽明白自己是管不了这个老好人了,于是索性放弃了努力,反正他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做,整天围着小杰转,小杰的事也就是他的事。因此小杰每次去帮什么忙,奇犽总是跟着,有时候还会成为出谋划策的主力,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嘴下不留情,不时和别人起口角冲突,奇犽在校内学生间的好评一定会和小杰不相上下。

他还有一种神奇的感觉,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对小杰有一些新的,细微的发现。

这也难怪,六年前他们只是单纯的玩伴,小孩子的年纪,还处在性格的形成期,而此时他们都已成长为了少年,各个方面的特点都开始显现出来。

小杰有种吸引人的特质,一种说不清的人格魅力,这让他与所有人都能交好。虽然这和他总是不辞辛苦地帮助他人虽然不无关系,但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的性格。小杰的讨人喜从老至幼,男女通吃,大家都十分信任他,事实证明他也值得信任。

奇犽发现,小杰是那种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相对的别人也愿意为他卖命。

他喜欢这样的人,喜欢这种与自己完全相反的人格。

小杰的朋友们实在太多了,让他有时候心中会有些小嫉妒,但当小杰和那些朋友打完招呼乐呵呵跑回自己面前说“我们走,奇犽”时,这种心情又在瞬间烟消云散。

我们都可以同时拥有很多朋友,奇犽想,但是我们对于彼此是唯一的,这就够了。

他知道小杰从小时候起就既倔强又好强,现在他发现他的这种性子不增反减。这种倔牛一样的性格最麻烦的地方就在只要不赢就会没完没了地想要比试下去,学习方面小杰主动的甘拜下风,但运动方面小杰就不愿放过他了。

第一次体育课百米测试的时候,奇犽还没意识到他的执着程度到底有多可怕,玩似的和小杰约着赛跑,结果是奇犽比小杰快了近半分钟。他有些得意忘形,还美滋滋对小杰说我没有用全力哦,没想到这句话成了引发一场无休止竞赛的导火索。

两个人比了一整节课的赛,引得操场上的学生们目定口呆仿佛在看一场精彩的体育表演。奇犽自幼受着训练,自然比一般的同龄人强过了不知多少倍,而小杰在山里浑然天成,在竞技心下引出了无底的爆发力,竟然也能与偷偷放了点水的奇犽不相上下。他们最后累的四爪朝天躺在操场上爬不起来,只能瘫在草地上侧着脸望着对方。

“我可算了解你了,”奇犽喘着粗气,“你不比到赢就没个完!”

“嘿嘿,”小杰在旁边喘着气笑,“奇犽不也一样!”

“不一样!”

“一样!”

......

第二天的时候两人双双腰酸腿疼,差点爬不起床,米特奇怪地看着俩孩子,百思不得其解:“你们干了什么?”


他们经常会为了一些分歧吵闹不休,比如晚饭的材料,再比如回家时选择的路线,不过这种日常的冲突很快就被他们忘得没影,直到下一次分歧来临,又开始毫不客气地互不相让。

奇犽不能理解小杰竟然能够忍受没有游戏、没有电子设备的生活,他安顿下来不到半天就开始四处找寻好玩的东西,在他的寻宝精神推动下,他们在储藏室里意外发现了很多让人怀念的东西,还从一堆废品中找到了一台破旧的老式相机。小杰把它拿去向米特问它的来历,米特显得有些不情愿地告诉他这是他的父亲金以前的物品。

喜出望外的小杰把它奉为了至宝,恨不得天天带着,老相机虽然已经很旧了,但竟然还能够正常使用,他们带它去店里保养,店长惊奇地捧着它说这可是个老古董,非常珍贵,能买个好价钱。他还表示自己有意收购,并说出了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奇犽听到后一直悄悄拿胳膊肘捅小杰,但小杰却目光坚定地拒绝了店主的意图。

从店里出来后,奇犽有些抱怨,小杰这时才说出自己的想法:“金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卖掉的”。既然他这样发话了,奇犽顿时也不再有丝毫埋怨了,他向小杰提议借些参考书学习拍照怎么样,得到了小杰开心的赞同,两人于是去了图书馆,抱了一堆书回家。

从此之后他们就多了个习惯,一放学,小杰就揣着这台相机拉着奇犽满大街乱逛,乐此不疲地用镜头记录下所见到的一切新奇的景象。小杰甚至还给这种漫无目的的四处游逛命了个名:“街拍大作战”。


他们只试过一次同床,很快便放弃了这个睡法,发育期的小男孩睡相差的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偏偏小杰的床还是可怜的窄的不能再窄的单人床,光是容下一个人便已经非常勉强。

尝试同床睡的那天两个人差点没把床掀翻,开始还乖乖各自窝在各自的位置上,不一会就开始乱动,你踏着我的胳膊我踢着你的下巴。那天晚上小杰从床上翻下去了一次,奇犽则是掉下去了两次。第二天两人双双顶着黑眼圈和摔得通红的额头,把米特姑妈吓了一跳。后来他们就轮换着睡地板和床,夏天的时节里,不需要太厚的被褥,即使在地板上睡也不用担心受凉,因此能够随心所欲。

料理方面,则是小杰意外地后来居上。他并不按照食谱,而是动用他那不同寻常的嗅觉和本能来调味,每次不循章法却意外地能做出味道不错的菜肴。奇犽笑称他这是“狗鼻子”,而小杰不仅没感到生气还对这个形容表示挺满意。

与他相比同样随性而为的奇犽做的就差劲的多,他对柴米油盐没有一丝常识,不仅如此还总突发奇想地发坏捣乱,不过他毕竟也是天天跟在小杰身后看着,普通的料理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学习上,奇犽的到来有如天助。课本知识没有能够难住他的,无论什么问题他都能轻松地做出来,而有他在,小杰的玩心也收敛了很多,先前在家里半小时也坐不住,学一会就忍不住呼呼大睡的他在奇犽的监督下竟然能够一本正经地自主做练习册。这惊人的成果让曾经用尽了方法也没能制住小杰的米特姑妈高兴地天天喜颜于色,吃饭的时候总是不住地给奇犽多加饭,搞得小杰屡次不掩饰地露出小嫉妒情绪。


周末的时候,他们一起准备了汤,提着去看望小杰的婆婆。

还未到正午,但太阳已经很晒了,地面被烤得冒热气,路旁的行道树被晒得无精打采。巴士喘息地如同老牛,混杂着汽油和人群的味道,还有夏的暑气,闷闷的,在加上拥挤,压得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终于熬到了站,奇犽的筋骨已经被挤得酸麻,他冲着下了车贪婪地大口呼吸着室外没有被污染的空气,感叹重新立于大地的美好。

小杰哈哈笑着笑奇犽经不起这点折腾,和不服的奇犽打闹着走进医院正门。

婆婆的病房在九楼,周末探病的人很多,他们等了一会才等到了电梯。病房里共有三个床位,其中一个空着,婆婆在靠窗的位置上,老人家的精神面貌看起来很好,笑呵呵地倚着靠枕坐着。米特姑妈已经和她说过了奇犽回来的事,令人意外的是老人家还清楚地记着这个小杰儿时最亲密的玩伴。

两个孩子的到来,让她很高兴,拉着他们聊了很长时间。过了一会,有人敲房间的门,小杰应了一声,来人推门走了进来。是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抱着平板电脑,她的模样很年轻,身材娇小,一头金黄的长发扎成双马尾,模样像是个正值妙龄的少女,但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能明显地感受到她是个阅历丰富并值得信赖的人。

“小杰,这周也来看婆婆了呢。”

女医生看见小杰笑着向她打招呼,小杰也开心地回应。

“中午好,比丝姬!”

小杰虽然冲她直呼着名字,但比丝姬医生脸上没有丝毫不开心的表现,她向房间的两位病人打招呼,最后才看向奇犽问小杰:“这是你朋友吗?”

“嗯,这是奇犽,我儿时的玩伴!”小杰充满活力地向比丝姬介绍着奇犽。

奇犽冲比丝姬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礼貌但带着距离感的笑,他心里有些奇怪,他从这位女医生踏进病房那刻起就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但他说不出这不和谐感是源自什么,只得暂时将这疑问搁置到一旁。

医生询问着临床的病人病况,熟练地操作着手中的平板,奇犽一直盯着她看,他注意到她的腰板笔直,走起来也很有力。

“啊!我忘了米特嘱咐买的东西,我们现在下去买吧。”小杰突然站了起来。

“嗯?嗯。”

奇犽有些心神不宁,慢了几秒才点头应到,他推开板凳起身,和婆婆告别后跟着小杰往病房外走。

“我们去了哦,比丝姬!”小杰向操作着手中的平板做记录的比丝姬挥了挥手,亲热地说。

“去吧,别玩太久,”比丝姬说,“回来后别忘了找我拿婆婆的新药。”

“好的!”小杰回答到。

奇犽跟在小杰身后默默看着,没说话,从床边往门口走的时候他总觉得这位比丝姬医生在自己身后观察着自己,但当他回头想要确认时却发现对方正头都不抬地麻利操作着手中的伙计。

是我的错觉吗?他奇怪地想。

等电梯的时候,奇犽问小杰,怎么和这位医生这么熟。小杰告诉他,比丝姬医生是婆婆的主治大夫,因为自己经常来探病所以和自己很熟,她人很好,医术也很高明,病人们和她的关系都很融洽。

“好到可以直呼名字?”

“啊,那是她要求的,她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用‘医生’‘小姐’之类的敬称。”

奇犽还想打听其他的方面,但想到小杰也未必知道于是作罢。

他们走进医院旁边的便利店,小杰买了米特嘱咐的东西后又熟门熟路地走向店深处的饮料区。奇犽随意地扫视了一下这家普通而简陋的小店,店内的人不多,门口的收款台里立着哈欠连连的收款员,一个穿着皮夹的男人站在门口附近翻看杂志,紧挨着门口的零食区里,一个妇女正带着个扎着单马尾穿着花裙子五六岁年纪的小姑娘挑零食。

小杰拿了罐橙汁,问奇犽想要什么,奇犽看了一圈觉得都差不多于是也拿了一罐和小杰一样的饮料。他们一边聊着一边往收款台走,路过玩具区的时候,小杰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奇犽说:“快到了奇犽的生日了吧!”

“哈哈,你还记着?”

“当然了,”小杰说到,他歪着脑袋嘟囔,“要怎么庆祝才好呢......”

奇犽微笑着侧头看着他,目光在那认真思索的面孔上停留了一会才移开。他随意地看向前方,突然发现刚才在门口看到的皮夹克男子左手抄着腰部,疾步走向那名趴在收款台上就快睡着的收款员。

“小杰,停下!`”

奇犽短促的叫到,同时拽住了一无所知还在向前走的小杰。

“啊?”小杰被吓了一跳,懵懵地被奇犽摁倒有些不知所措,“发生了什么?”

两人慢慢地抬起头,那个身穿皮夹克的男子将手中的枪抵在收款员的脑袋上,说出了那句百用不烂的经典抢劫话语,同时低声吼着命令便利店里仅有的几个人扔掉一切通讯设备抱着头乖乖在自己指定的地方趴好。

“怎么办,可恶。”小杰攥紧拳恼怒地捶地,眼睛里仿佛有火要冒出来,奇犽看着这样的他心里不禁有点担心他会冲上去和那歹徒拼命。

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一定是丧心病狂的暴徒,得小心。奇犽心里暗自揣摩到,他低声告诉小杰还是先乖乖按照要求做不要刺激他为好,心里地迅速计算逃到门口所需要用的最短时间。

“G……9”

他小声嘟囔。

“什么?”

“没。”

奇犽不想让小杰发现自己其实对枪械很了解,于是选择了含糊其辞。他很快得出结论,自己的判断是不错的,他们暂时没法安全逃掉,小空间里走火还容易被误伤,万一这不靠谱的歹徒乱开枪,他没有把握保护小杰不受伤。

没有人反抗,便利店里仅有的四个顾客很快被穿着皮夹克男子用枪指着集合到了一起。

“你,去!”

劫匪粗暴地指示着店员去挂上了“本店打烊”的标志,并拉下了门帘,他骂骂咧咧地催促着,嫌他干的不利索还踢了店员一脚,店员本来就哆嗦得厉害,被踢到一个不小心跌倒在地,气得男子拿起枪把就狠狠向他头上砸去,将店员直接砸晕了过去。

劫匪踢了踢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店员,不屑地淬了一声,他将枪口转向蹲在地上的四人,枪口在四个人头顶摇晃着。

那位母亲紧张的搂紧了怀中一脸茫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女儿,身体颤抖着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你,”劫匪将虚晃的枪口对准了她说到,“就是你,站起来。”

“不,求您,不要。”女人快要哭出来了,她的声音颤抖着引得怀中的小女孩不解地抬起了头用稚嫩的嗓音好奇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快点,我可没有耐心。”劫匪暴躁地低声吼到,声音摩擦着胶着的空气发出嘶嘶的声音。

“让我来好了,你要干什么?”

奇犽愣了一下,身旁的小杰已经站了起来,他赶紧拉他的衣服,但小杰紧绷着身子坚决的瞪着劫匪,无视了奇犽的小动作。奇犽搞不清小杰的僵硬是出于愤怒还是害怕,他的心里异常的混乱。

要出手吗?现在出手吗?还有别的更好的选项吗?

“行,小子,就你了,”劫匪指了指已经打开的收款台和扔在旁边的袋子,命令到,“你来装。”

“小杰……”

小杰无视了奇犽的小声呼唤,他走向了收款台,压制着脸上的发狠的表情,开始按照指令往袋子里一捆一捆地装钱。

“动作利索点!”劫匪不耐烦地催促到。

奇犽心里有些紧张了,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小杰和持枪的劫匪,生怕漏掉一个细节影响自己的行动判断。

店里的钟表滴答滴答响着,乱掉的是心跳的声音。

“好了。”

小杰突然说到,他扎上了袋子的口。

“扔给我。”劫匪用沉闷的声音命令道。

“不。”小杰突然如此答到,他瞪着劫匪,刻意将语速放慢,但语调较平时而言显得有些激动,奇犽能辨别出里面不易被察觉的颤抖,“你放我们出去,我就把它给你。”

这是他的作风,奇犽心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只是与亡命之徒谈条件的想法实在太单纯了。不过这个举动正好能吸引住劫匪的注意力给自己准备时间,奇犽悄悄在身后准备好了手刀,微伏下身子,打算等劫匪开口与小杰对峙时出动。

“小兔崽子,你敢和我谈条件?”

不出奇犽所料,劫匪并没有和一个小屁孩交易的耐心,他咬牙切齿地砸下这么一句话。如果是我的话会胡乱聊点什么吸引他的注意力,奇犽想,但小杰没有这么做,他一言不发地用那双带着愤怒的眼睛瞪着劫匪,一副绝不改变自己主意的样子。于是他只得胡乱开了口,想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大叔,我们不会去报警的,你……”

“闭嘴!”

劫匪突然叫起来不等奇犽说完就抬起了枪口。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小杰坚决的表情还僵在脸上,他没想到劫匪会不容商量地直接向自己开枪,不过即使他能预感到这点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而感受到小杰即将遇到危险的奇犽则像触动机关了的暗器一般弹了出去。

在劫匪即将扣下扳机的电光石火之间,小杰突然看到眼前极速地掠过一个身影,那身子的残影带着熟悉的银白色。

“奇、犽……?”

小杰结结巴巴地叫出了这个熟悉的名字,重物落地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呼唤,他看到自己儿时的同伴在一瞬间突然瞬移般地站到了橱窗旁,他背对着自己,脚边躺着的正是那个刚才拿枪指着自己的劫匪。

“奇犽?”

小杰又一次叫到,这一次他的声音终于连贯了起来,他扔下了手中装满钱的袋子,疑惑地站在柜台里望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少年。

他突然感觉到奇犽身边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气场,挤压压抑制着空气,让人不禁微微发颤。这和他所熟悉的平时的奇犽不太一样,小杰疑惑着,这迷惑阻止了他第一时间走上去的脚步。

奇犽此时背对着小杰站着,他看着自己青筋暴起的左手,掩饰不住的杀气从身上散发出来。

因为不是惯用手所以下手轻了很多呢,他想,他已经动了致这个人于死地的心思,他提着手刀想,再补一下吧。

“奇犽!”

小杰的呼唤声将奇犽从专注的杀意中提了出来,他顿时愣住了,突然他抬起右手重重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他狠狠按住了自己的脸,仿佛那里有什么掉了。

他清醒过来同时也意识了过来。

我干了什么?

自己竟然失态地在小杰面前露出了杀心。他一瞬间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转身,还是立刻逃走。奇犽在心里祈求着时间就如此停住吧,他僵硬地站着,感到小杰在慢慢向自己走近。

便利店的门突然被撞开了,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冲了进来,跟在他们后面的是比丝姬。她看到店里混乱的景象焦急地冲了进来,双手按在小杰身上问那里有受伤。

“你们很久不回来,果然是因为出事了。”她说道。

“没有。”

小杰看着她回答,直到以检查为由被比丝姬推给同事强行扭带出了店里后还扭头望向奇犽站立的地方。

看着小杰离开的奇犽松了一口气,但更大的不安很快就包围住了他。

自己要解释吗?还是想办法瞒下去……不,已经很难瞒下去了吧。

他觉得身子发烫,他觉得坠入冷窟,他觉得眼前发黑,他觉得天塌了下来。

“奇犽。”

他闻声抬起头,看到比丝姬半蹲在昏倒的劫匪身边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劫匪的身子被翻动过,显然她已经查看过了创口。

她平静地说到:“我要和你谈谈。”

他呆滞地点了点头,想到,她果然不是普通的医生。


出了便利店,夏日的热气瞬间扑面而来,热浪不仅蒸灼身体还逼迫着神经,奇犽的太阳穴开始发疼,他跟着比丝姬拐进旁边的过道,他听到远远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向这家店逼近。

太晚了,他想。

比丝姬在过道中站住:“在这里可以吗?”

“随意。”

奇犽耸耸肩,他把双手抄进口袋中,这样多少能掩饰住自己的不安。

“那是你做的吧?”比丝姬没有单刀直入,她先是试探性地问。

“已经确定的事还有必要问我吗?”

比丝姬手上起了根青筋,她嘴角不悦地抽动了一下,心想这真是个不讨喜还嘴损的小子,她深呼吸平定自己的心情,保持自己不高的音量。

“好,那我直接说自己的判断,你是黑道上的人吧。那种手法,我知道一个家族很擅长,”她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揍敌客家族。”

“没错。”

比丝姬没想到他会如此坦诚,惊讶地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她感觉他的身上拢着一层暗灰色,在这个明朗的天气里显得格外突兀,他站在阴影中,目光阴沉,仿佛一潭死水。

“小杰不知道吧?”她问到。

奇犽摇了摇头。

“我不会和小杰说的,”她叹了口气,似乎已经将少年的心事看透,“我不会干涉你们,但为了小杰我得给你提个醒。奇犽,走进那里的人是一辈子也走不出来的,它会影响你的思考方式影响你的行为,到后来你会发现自己永远无法从它的阴影中逃出来,永远异于常人。”

“看来你很懂的呢。”

奇犽突然冒出了一句,他斜着眼嘴角绽起一个讥笑。

我快忍不住了,真是太欠揍了!比丝姬顿时火冒三丈,她攥紧拳头,突然发觉他的这句话并不是全部冲着自己。

她突然有些心疼。

“你…”她刚开口,小杰的头突然从墙角冒了出来。

“奇犽,比丝姬?你们在干什么?”

比丝姬看到奇犽被吓了一跳,整个人抖了一下,像是只受了惊的猫。

“小杰,你什么时候找到这的?”

比丝姬看着面前犹豫不决的少年,代他发问道。

“抱歉,你们说的话我听到了点,”小杰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说到,“警察说一会要做笔录呢,走吧奇犽?”

“杰……”奇犽转过身,嘴里呢喃着。

他的嘴唇苍白嘴角在颤抖,他的身子很沉,腿似千斤重一般无论如何也抬不起脚步迈入小杰所站立的那片阳光下。

“去吧。”比丝姬在他身后轻声说道,她悄悄从后面溜走了。

于是他走了过去 ,在小杰身边站住,往日能轻松说口出的话此时却每个词都仿佛有千斤重:“杰,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小杰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仿佛早就准备好了倾听。

玻璃反射着刺眼的白光,奇犽觉得地面在晃动,让他站立不稳,但很快他又意识到不是地面在动而是他自己头重脚轻而导致的错觉。

他觉得口干舌燥,嗓子眼仿佛在冒火。

他感觉自己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要将仅存的细微的语调声压下。

他从没有感到时间如此煎熬如此漫长过,在他被指示着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时都未曾如此紧张。

“对不起,小杰,我骗了你。”

“奇犽做了什么?”

“杰,我向你隐瞒了,我是揍敌客家族的事实。”他顿了顿,大口喘着气,好似这一句话让他喘不上气一般。

揍敌客家族,国内臭名昭著的家族之一,专门接受一些见不得人的委托......只要委托人肯出钱,他们什么都敢接,包括——杀人。

这个家族令人恐惧又被人唾弃,是人们侧目又不敢怒言于色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啊!”小杰竟然笑了,“怪不得你搬家了。”

“杰?”

奇犽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

小杰笑了?

“这里太热了,我们进屋吧?”小杰走过来拉奇犽的手,但奇犽却仿佛触电了一般缩回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

“杰,不会觉得厌恶?”奇犽索性地破罐子破摔,把自己的顾虑全部吐露了出来,“我已经变了,是揍敌客家族的人,不再是原来的那个,那个……”他说到这里声音都变了,无法继续说下去。

“怎么会呢?”小杰突然大声地说,“无论怎样,奇犽都是奇犽,对我来说唯一的奇犽!”

“你能,接受这样的我呆在身边?”

“当然了!奇犽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如同我家人般的存在啊!”

“无论我从前做了什么?”

“和这没什么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啊,关系大了!我可是……”

奇犽突然就生气了,他的泪水还挂在脸上,但面色却带着怒相。

小杰噗嗤一下笑了,他说:“奇犽的的表情好逗。”

奇犽愣了一下,胡乱地揉了揉脸,突然也笑了出来。

“真拿你没办法。”

他移开了目光。

“啊,当然杀人是绝对不可以的!奇犽没有吧?”小杰突然想到。

“嗯,没有。”奇犽将手抄进口袋里,回答到。

“那么就没问题了!”小杰开开心心地说到,表情仿佛是费尽了脑筋终于成功解出了一道数学难题一般畅快。

“没......问题了吗?”

“没啦!”小杰开心地说道,“我们走吧!”

奇犽低下头笑了,他走出了建筑物的阴影,跟着小杰走进了夏日正午的骄阳中。他不再感到不适了,因为心里已经释然。一直以来压在胸口的烦恼被消除了,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无比的轻松。

“杰......谢谢你。”他突然轻声说到。

谢谢你,小杰。

你无条件地接受了我,让我知道即使是这样的自己,也可以呆在你的身边。

杰,你就是我的光。

我唯一的光。


“据现场发来的报道,今日正午时分本市内发生了一起恶性抢劫事件,地点是XX医院XX路口,幸运的是店内的四位顾客(1位成年人,3位15岁以下儿童)均未受伤,在劫匪实施犯罪的过程中店内的一位店员进行了英勇的反抗……受害人现已恢复意识……详情请……”

“奇犽,这样好吗?”

小杰问道,两人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等待着绿灯,能清楚地看到对面高楼上的大屏幕中正在播放今日的新闻。

“这不挺好的嘛。”奇犽耸耸肩轻快地说到。

“嗯。”小杰点点头,他突然补充到,“这是我第一次撒谎呢。”

“真的假的?”奇犽被吓了一跳。

“真的呀。”小杰真诚地看着他回答。

绿灯亮了,两人肩并肩随着人流向路的对面走去,突然的奇犽回头向后方看去,人行道上人头攒动,让他迷失了目标。

“怎么了?”身边的小杰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奇犽回过头,将双手放到脑后随口问起,“大厨小杰,我们今天吃什么?”

“嗯,让我想想啊……”


等到两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人群中,那个穿着暗绿衣服的人才幽幽地从巷子的阴影中闪身走出来,他拉了拉帽檐,盖住了自己的黑色长发和脸上浮现出的若隐若无的笑。


奇犽,玩得开心么?



TBC.

----

感想:我怕是个傻子

这章没有明说,不过给了暗示,应该能猜到比丝姬的身份,嗯。


大致进度:甜-虐-甜--甜-虐-甜,HE


就当作一个阶段性完结吧

本R要暂停产出一段时间,专心备考去啦

不会坑,我只要是想写的故事就算一个看的也没有也会把挂念着它把它填完(就是快慢的问题ummmm)

那么,从下星期一之后我就不会再有产出了

最晚12月下旬见,祝自己加油也祝福你们啦: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