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PH全员】在你眼中

突然摸鱼以及立志写尽春夏秋冬,虽然现在只有夏和冬,之后在这里慢慢补()
都是摸鱼,非常简单的,超短的,大纲文,大纲文,大纲文……标题我流混乱,和内容没啥关系


《冬雪》

下雪了。
奥兹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撑着还没醒透的眼皮环视四周时无意间看到了窗外的银装素裹,白色的雪盖在花园秃了叶的枝桠上盖在翘边的圆角小亭顶上,衬出一片素雅又宁静的全新世界。
啊!他惊叫了一声,从床上扑腾起来趴到窗户上,玻璃凉凉的,房间的暖气让它结了一层冰霜,奥兹用睡衣袖子胡乱擦了擦抹掉那层冰,重新伏在窗户上向外望去。
雪还在簌簌地下,风卷着絮状的白色花儿把它们拍在玻璃上,发出微小的沙沙的响声。
艾莉丝一定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雪了吧?他想到。
奥兹静悄悄下床,裹上衣服,踮着脚跑到艾莉丝屋里摇醒了她。
嘘,别让小基发现。
兔子在雪地里撒欢的模样是怎样的呢?应该就和这两人差不多吧。
痛快地过了把耍雪的瘾后,奥兹在艾莉丝即将往嘴里大口塞雪时阻止了她,他抱着盆子怂恿艾莉丝:我们把雪装进去给小基一个惊喜。
没能吃成雪让艾莉丝有些不开心,但奥兹的新提议又让她跃跃欲试。
两人把雪装进盆子,还在里面堆了一个小小的雪人。奥兹抱着盆子开路,艾莉丝紧随其后,弯着腰贴着墙摸到基尔巴特的房间门口。
左边没情况,右边一切正常。艾莉丝挺着腰无声地汇报。
很好,艾莉丝上士,奥兹夹着盆子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抬了抬下巴无声地做指令,开始破门!
艾莉丝猫着腰把门开了一条小缝,里面暗暗的,两人使劲眨了眨眼睛才勉强适应了这昏暗的光线。
他们默契地相视偷笑:太棒了,还没起。
我这里,你,开窗。
奥兹小声和艾莉丝耳语。
艾莉丝嘟嘴一个不开心:为什么不是我撒雪,你个仆人,我看你是想造反。
不敢不敢,小的不敢。奥兹看情形不对,赶紧把盆子塞进了艾莉丝怀里,老大,您来。
两个人潜行到基尔巴特的床边,一个放下盘子捧起雪花一个揽过窗帘。
一二三,下!雪!啦!
基尔巴特睡的正香,梦里没有没完没了的报告,没有艾达赶也赶不走的猫,奥兹的刻印很久没在转了,布雷克出差暂时没法捉弄他。他正露出舒心的微笑,突然感到冰凉冰凉的小团扎进了皮肤,视野一下变得敞亮。
他吓的哇地蹦起来,还没完全搞懂眼前的状况,就被扑上来的艾莉丝砸飞了小半个魂。
他疼的龇牙咧嘴伸手提起身上的笨兔子,发现她全身上下都湿答答,仿佛泡了水的猫。
你们?!
惊喜!奥兹和艾莉丝摆出早已串通好的手势和笑容,奥兹紧跟着又补了一句:下雪了,小基。
啊,真的下雪了。基尔巴特的注意力被引到了窗外的雪色上,没注意手里提着的艾莉丝趁机溜出了自己手心。
我们去打雪仗吧!
奥兹带着艾莉丝哈哈笑着奔出了房间,在走廊上一边跑一边大声提议。
喂!回来换衣服!奥兹!基尔一个趔趄,差点失足跌下床,他爬起来胡乱的穿衣,不顾形象地紧跟着追了出去。
三个人吵吵嚷嚷,惊醒了沉睡在冬日暖雪中的府邸。
而在同一时刻,雷姆还在兢兢业业地处理案上的文件,埃利奥特和里奥乘着马车在去往菲亚娜之家的路上,文森特抱着残破的布偶睡的不省人事妨碍着艾歌打扫卫生,夏萝安静地抿了一口红茶和坐在桌对面敲着空杯舔棒棒糖的布雷克对视一笑。
大小姐不去看看雪吗?布雷克问。他眯着眼睛看楼下的三个人正在雪地里追逐,跑的正欢,轻声笑:小子们。
不了,我在这里就足够了。夏萝抬眼偷偷看面前的人,悠悠地回答。


《夏至》

临近傍晚的时候下了一点雨,夹了一点凉意,又很快全部消散在闷热的地面上。目光可视的热气从地底向天空升腾,被阳光晒焦蔫成一团的草叶粘黏在一起,唯一能代表生机只剩下那发着暗色的绿。盛夏的日长被骤然拉长,虽然临近黄昏,但此时还远远不到黑天的时间。
艾莉丝是第一个跑出来的,迈向屋外的第二只脚还没能落地就被从后方追上来的基尔巴特一把拦住拖回了屋,强行被套上一条他在混乱中摸起的短裤。
院门被推开了,奥兹斜挎着包身后跟着埃利奥特和里奥走了进来。我把他们带来了,奥兹说完才注意到撕打着的基尔和艾莉丝,他惊异地问到,艾莉丝怎么穿着我的短裤?
身后的埃利奥特红了脸,张嘴就要脱口而出不知廉耻结果被里奥轻轻推着腮帮强行咽了回去。
打扰了,里奥彬彬有礼地冲花园中撑起的大伞下坐着的主人打招呼,同时不动声色地拽动埃利腰间的衣服一扭。晚上好,打扰了!埃利惊觉,连忙跟着打招呼。
奥兹扔下背包把意欲缠打的炸毛艾莉丝和基尔分开,在他的协助下,基尔终于顺畅而利索地把艾莉丝那头厚重的长发扎成了清爽型马尾。
唔还不错,谢谢了。甩了甩头发感到浑身清爽的艾莉丝这么说着,转身跑开去找夏萝玩。
基尔长出一口气,奥兹注意到他额头上都是汗乐的笑出了声,两个人无声地拍肩相互安慰对方,然后一同回屋寻找毛巾。
甜点和茶水已经摆上了桌,甜品是带着芬芳甜气的草莓班戟和芒果糯米滋,茶则是清香醇厚的茉莉花茶。
埃利和里奥挨着坐下,对面是莹莹笑着的夏萝和半睁着眼心不在焉的布雷克。
艾莉丝蹦跳地跑来,一眼看见了夏萝的旁边还坐着布雷克,原本的大步急剧地缩短,小心翼翼走到夏萝身边挨着夏萝坐下,接着她惊讶地发现布雷克脚边已经堆了不小的一堆吃完的甜点盘。
喂,竟然偷吃!你这个小丑!
恩?布雷克微眯的红眼完全睁开,自然且随意地回答,偷吃?完全没有啊,我是正大光明地在吃。
坐在对面的人崇敬的目光刺的他有点不自在,只好把注意力转到调侃一只炸了毛的兔子身上。
夏萝假咳着抽出不知藏在那里的纸扇敲打布雷克的头,你是该刹住了,不然艾达小姐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甜品就要被你一个人全吃光了。
这些全是艾达小姐一个人做的?
埃利奥特在偶像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眼见终于逮到了一个话题,赶紧向前探了探身子问道。
恩,奥兹还没告诉你们吧,其实这是艾达小姐组织的茶会哦,夏萝对待布雷克那警示的眼神转瞬即逝,扭头对发问的埃利奥特捂着嘴粲然一笑。
他们太慢了怎么还不来,艾莉丝嘟着嘴趴在桌子上不满的囔囔,拼命忍住留到嘴边的口水。
很快的,再忍忍吧,夏萝安慰着她。
走廊处终于传来脚步声,一桌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全部聚集到门厅的方向。格连眯着眼睛头发凌乱的被推了出来,身后是一脸歉意的蕾西,他们缓慢地下到冒着余热的花园。
埃利奥特努力地终于忍住不因面前的格连大人异于平日的形象惊出声音,他看向夏萝一行却发现他们的表情如常,怕是已经见惯了这副模样。
抱歉,哥哥他怎么叫也起不来,蕾西敲了敲格连的肩才让他又睁开了眼睛,低头看着看向自己的众人木讷地点点头。蕾西接着柔声向着身后呼唤到,艾丽丝,你也出来吧,大家都是熟人哦没有什么好怕的。
经她这么的呼唤,藏在她身后的白色脑袋才终于探了出来,羞涩地冲众人羞涩地一笑。
咦,杰克没跟您一起吗?夏萝问起。
我打发他去帮忙送东西了,蕾西笑吟吟地说,哥哥的几位同事因为忙不能来参加。
蕾西姐真是善解人意,奥兹和基尔从另一个方向走来,远远地便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话说那个工作狂也没来呢,布雷克仿佛是现在才意识到,还露出了一脸坏笑。
哦,奥兹!这里!艾莉丝瞬间又精神了起来,直着桌子站起招呼他们坐过来。
艾达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开始茶会。奥兹边拉着椅子边,话音还未落艾达就走了过来,身后跟着表情不太自然的文森特。
文斯你也在帮忙?基尔露出弟弟终于长大懂事了般的欣慰笑容,但其他人可没这么善意。
我只是,偶然间碰到她,然后顺便帮个忙。文森特揉着后脑勺故意不看面前一圈带着准备起哄的表情的众人。
谢谢你,文森特,艾达微笑的冲他笑到,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众人的表情。
恩,不用谢,文森特扭头转移了视线。
久等了大家,艾达端上最后一道甜点,我们开始茶会吧。
恩,众人齐声应到笑着举起了茶杯,happy unbirthday!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