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花宁】白日梦

最近整理东西,把这篇翻了出来,这篇《白日梦》写于2016年5、6月份,参了原著向花宁合志本


[1]

在很久之前


琉璃塑造的大厅中金碧辉煌,悬挂在大厅中央的硕大水晶灯闪烁着,香醇馥郁的红酒香气与飘扬在空气中的乐曲交融在一起,身穿礼服的宾客们有的聚集成小群有的挽着心爱的舞伴踏着音符在舞池中翩翩起舞,一曲落幕,所有穿着擦的锃亮皮鞋的男士们与身着华丽高雅长裙的女士们一齐停下向同一个方向望去——

一位身材曼妙身穿华丽礼服头发用发髻高高挽起的女子带着自信又优雅的微笑提着裙裾自铺着红毯的旋转楼梯缓缓走下。

楼梯下方,身穿晚礼服的黑发男子微笑着伸出手。

啊啊,大家都在望着我,还有我的王子——

宁宁扑哧笑出声,一声响亮的呼唤突然把她拉回现实。

“八寻宁宁!”

“啊!”

像是脚下绑了弹簧,宁宁弹跳而起。

“八寻同学,你接着这段往下读……”

宁宁将红到耳边的脸用力的埋进书本,羞耻的想立刻挖一个洞钻进去。

——刚刚,好像还流了口水。

即使没有人在意,一下课宁宁还是逃也似的溜进了旧校舍。

——那里的话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她大口喘着气,想要使因羞愧和尴尬而变得绛红的脸蛋降温,没注意身后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正在向自己慢慢摸近。

“嘿!”花子突然从宁宁身后冒出,冲着她的耳朵轻轻呼出一气。

宁宁顿时被吓的直起身子。

“八寻你的脸很红哦,发生了什么吗?”

花子半飘在空中问,突然露出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没什么啊!”宁宁见状慌张的推开了花子,“马,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我回去了。”

“肯定发生了什么吧。”

花子歪着头说,但宁宁头也不回地逃跑了,他有些不满地撅着嘴,望着宁宁向教学楼跑去的背影,看着那个跳动着白色身影没头没脑的一头撞到垂挂下来的树枝上又跌进花坛中。

“啊。”

花子不禁轻声叫了出来。


事情应该追溯到一星期前。

海鸥学院即将迎来一年一度的学园祭,往年的舞台剧都是由话剧社一社独包的,但今年有些不同——

今年话剧社的人手不够了。

招募演员的公告发布于一周前,剧目已经确定了,是《灰姑娘》,现在正在征集扮演灰姑娘角色的女主角和配角。

——即使是在剧中,只要能够拥有一次被王子拥着起舞的公主的机会就好。

宁宁这样想着在报名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听说你报了名?”

宁宁正坐在位置上拄着胳膊发呆,小葵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什么?”

“‘灰姑娘’演员招募的事。”

“恩。”

宁宁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小葵能够察觉出她的疲惫和焦虑。

“竞争好激烈呢,宁宁如果能穿上水晶鞋就好了。”

“恩?”

“你知道吗……有一个传闻的,”小葵悄悄的凑到宁宁耳边,声调压的很低,“说是因为资金不太够所以打算沿用上一届留下的演出服还有鞋子,社长就开玩笑说他们打算找能够穿上灰姑娘水晶鞋的女孩当女主角。”

“诶,真的吗……”

“当然是玩笑啦。”

小葵笑眯眯的坐回原位。

宁宁叹了一口气,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庆幸。


刚下课,宁宁就接到了花子的紧急召唤,她捏着勿怪们带来的纸条心急火燎的向女厕所赶。经历上次花子君差点被驱除的事件,又从土笼那里得知了花子的点滴过去后宁宁总是不自觉的从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责任感,脑海中闪过无数个不详的推测的宁宁几乎是踢开了厕所的门。

接着她看到花子背对着门像树一样笔直的站着。

“发生什么了?”

“是大危机哦。”

花子回过头一脸严肃的凑了上来,被橙色大眼睛瞪的浑身不自在的宁宁刚想发问,突然感觉手上多了两样东西。不用低头能猜到了大概,这是质感,是几个月来几乎天天触碰的东西,能够持续带给一个花季少女噩梦的东西——扫帚和拖把。

“已经好几天没有对厕所进行大清扫了,八寻,我们开始吧!”

花子拍手鼓掌,做出庆祝的动作。

宁宁撇撇嘴。

——也许这是我与灰姑娘唯一相似的地方了吧。


[2]

从此女孩失去了一切,成为了灰姑娘仙度瑞拉


第二天很突然的下起了雨,天空蒙上了昏黄色,朦朦漓漓,雨带来了不属于夏天的寒意,透过玻璃传到指尖。

走廊显得很昏暗,还有带着凉意的风在身旁窜跳。推开门的时候正好屋里也有人拉门想要出去,宁宁差点一个趔趄跌进对方的怀抱,调整好平衡刚想道声歉,红头发的男生就转身走掉了,宁宁扶着门框走廊茫然地张望,昏暗中只能模糊地辨认出一个高瘦的人影。

“你怎么也来了?”

一个散漫又熟悉的声音,携着丝懒惰和困倦,像钩子一样将宁宁的视线钩了回来。

“土笼老师!”

宁宁惊道。

“是要看‘灰姑娘’对吗,第六列书架从上往下数第四排,自己去找吧小姑娘,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土笼仰着脸顶着一本翻开的书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宁宁深吸气,翘起脚尖轻手轻脚的向第六列书架走去。

第六列第四排书架上,不同版本的《格林童话》杂乱的罗列着,能看出今天已被很多人翻阅过,宁宁从中随意的挑了一本。


很久之前有一位美丽善良的女孩,她有一位狠毒的继母和两个刻薄的姐姐,她们夺走了她的房间和所有漂亮衣服给了她冰冷的地下室和永远也干不完的脏累活,不久之后王子宣布召开舞会邀请城里所有未婚女孩参加,灰姑娘也很想参加,但是继母和两个姐姐撕烂了她偷偷准备的礼服并给她了根本做不完的家务,伤心欲绝的灰姑娘失声痛哭……


“善良又美丽的女孩,你为什么在这里哭泣呀?”

有人在宁宁的身后轻轻的念道。

宁宁惊的啪一声合上书本。

不用抬头就能够看到因为倒挂而颠倒的花子的脸,调皮的冲自己眨眨眼睛接着飘到对面的椅子上听话的坐下,一副听话好孩子模样。

“八寻喜欢这个故事吗?”

花子托着腮帮发问,看上去就像一只乖巧的猫,宁宁想如果再加上一对猫儿耳和尾巴就更像了,回过神时手上的书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转移到了花子的手中。

“仙女教母这是无偿的实现愿望呢……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这样做的,法术只能坚持到午夜十二点吗……我更中意的是更加长远的效果诶,不过直接上门推销这个方法真的不错,下次我也要试一试......”

“竟然考虑到了推销方面!?”

“仙女圣母实现了灰姑娘的愿望,很显然就是我的同行嘛,在这残酷的竞争中向同行学习是很重要的。”

看着花子严肃的样子,宁宁觉得自己都快要相信他这副瞎话了。

“有什么人会和七号大人抢生意吗。”

土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身后,他紧了紧眉头,面无表情地从花子手中收走了书。

“马上就要闭馆了,小孩子们快回家吧。”

说到“小孩子”的时候还特意的瞥了一眼宁宁。

“小孩子?”

宁宁怔怔地指着自己,机械地复述了一遍。

花子眯着眼睛微微咧嘴,笑的意味深长。

“担心就明说出来嘛,土笼。”

“用不着你管,”土笼别过脸,“总之快点走吧。”

宁宁下意识望了望窗外,天空依旧阴霾一片,阳光透不进,只有冰冷的雨滴撕破云层散落地面。

“门口有把雨伞,快点走吧!”

不等宁宁回答,土笼就嘟嘟囔囔地走远了。

花子笑着和宁宁对视,橙色的眼睛仿佛在说:

看吧,我就说那家伙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谢谢老师!”

宁宁站起身笑着冲那个隐藏在书架中的身影喊道,透过书架层层叠叠的遮挡,宁宁看到那个影子微微点了点头。

推开图书室的门就是那条漆黑又漫长的走廊,宁宁有些胆怯地抱紧了手中的伞,她感到花子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感受着花子在身旁的宁宁突然觉得自己不那么害怕了。

“刚才的问题,”黑暗中看不到花子的模样,但是能够清楚听到他那熟悉的声音,“宁宁喜欢这个故事吗?”

“说不上喜欢……其实是为了参加话剧社的试镜。”

“诶嘿,话剧呀?”花子撅起嘴巴,“怪不得觉得最近的八寻有些奇怪,为什么不告诉我?”

“和花子君说了的话,花子君会偷偷去看的吧,”宁宁捂着脸,“很难为情啊,还有如果最后失败了的话……”

“那我只在外面加油嘛,”花子一副自己被嫌弃了伤心欲绝的样子,“其实只要尽力去做就好了,我相信八寻可以的。”

“花子君……”

两人已经走到了门厅处,在外面,雨毫不间断的下着,地上已经积了很多水,雨滴落下溅起一片片水花。

“不过,”花子弓起身子,伸出双手同时拿食指指在自己太阳穴处问到,“八寻既然这么渴望成为女主角,为什么不来向我许愿呢?”

“啊,”宁宁一副被点醒的梦中人样子,“原来可以许愿啊!”

“八寻竟然忘记了我的本行。”

花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副手帕,拽着它抹着不存在的眼泪。

“不过,”宁宁垂下头,望向与自己隔着一步之遥的雨幕,沉默了片刻,“还是算了。”

花子静静看着宁宁,没说什么。

两人共同沉默了一会儿,宁宁突然小声问到:“花子君,如果我不带伞在这样的雨中跑回家的话……会变成鱼吗?”

“来试一试?”

——他肯定知道答案。

看着花子的表情宁宁一边疯狂摇头一边想到,不要,之前的教训实在太深刻。


红发男子拉开挂着“禁止进入”木牌的放送室的木门,一眼就看到身穿制服的绿发女生正端庄地捧着书坐在充斥着异物的房间中间。

“小姐,我回来啦!”男生扬着手大大咧咧叫到。

“嗯。”名为雨音的女生不带感情地回应到,“布置的怎么样,夏彦?”

“今天的天气够差的,不过还是弄好啦,对了我还意外地碰到了那个女生,”夏彦很随便的拉过身旁的椅子挨着雨音坐下,“小姐,你今天在看什么?”

“野生三色菫,圣尤忽拉西亚之花,”雨音淡淡地念着,“花语是‘白日梦’。”

“圣什么什么?......嘛,说了我也不懂的啦。”

“嗯。”

“诶,小姐你不要赞同啊!”


[3]

你想参加舞会吗?


突然得知那件事时,宁宁的练习已经些许起色,那天阳光灿烂,但宁宁仍觉得身上的寒意如冰水浸入身躯般冷的彻骨。

那天中午班上的一个女生突然请假回家了,据说是因为脚腕严重扭伤。

女生是在四楼的道具室被发现的,几个同学听到一连串吓人的呼喊声急忙赶过去时,她已经昏倒在了道具室的门口。

“更可怕的是,女生的一只小腿上有清晰的指痕,仿佛是什么人拽住她的腿拖拽她一样——”

小葵悄声的在宁宁耳语。

“好可怕。”

“嗯。”

小葵轻声点头,教室里很安静,大家看似各忙各的但其实都在心不在焉地担心着这件诡异的事。尽管校方很快就封锁了消息,但还是不断的有不同的传言流窜在学生之间。

“这和最近流传的传言很像呢,宁宁你要小心啊。”

小葵继续悄声说。

“什么传言?”

小葵悄声念道,如同在吟诵歌剧台词:


......不要靠近四楼的道具室

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时

王子他孤独的在等待

能够穿上水晶鞋的人......


“那个传言就是这样的。”

狭小的女厕所里,宁宁一脸担忧地对坐在窗台上的花子说道。

“没听说过呢。”花子喃喃。

“是因为传言而被改变的怪异吧?像......”宁宁歪着头思索了一下,“勿怪那样的,由我去改变传言就好了吧?”

“恐怕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花子垂下头,帽子遮住了他的眼睛,“那个女孩伤的很严重对吗,能够对此岸的人产生这种影响的怪异,并且是因为传言影响而力量徒增的怪异——很难仅改变传言就将它制服。"

“那现在是……”宁宁夸张地捂住嘴巴瞪大双眼,“大危机吗!?”

“我只是在推测啦,”花子恢复了往日笑嘻嘻的样子,“不去亲眼看看怎么能下定论呢,对吧?”

——花子好可靠的样子!

宁宁心里这样正想着,一根小拇指递了过来。

“嗯?”

宁宁皱眉,同时露出疑惑的表情。

“明天啦。”

花子笑着将手指与宁宁下意识伸出的小指相勾。

“约定好了明天十二点,我们去一探究竟!”

呆呆地和花子拉完勾,拎着书包走出很远,宁宁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被卷进了一起新的可怕的怪异事件中。


午后的走廊上,一男一女正在推搡,女生一袭白色长发男生则穿着一身黑色的旧式校服。

“我......”宁宁一脸黑线地拽着花子的衣服,“等等我准备一下!”

“放心有我在呢,”花子揉着宁宁的脸笑的可怕,“我会保护八寻的。”

花子将脸凑地很近,突然而来的压迫感让宁宁说不出话。

“好啦,就要到十二点了,快去吧!”

花子笑着轻推一把,宁宁趔趄地向那扇紧闭的门迈出了第一步,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午后的实验楼四楼,静的吓人,空荡的走廊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宁宁紧张地几乎屏住了呼吸,她还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这不到五米的距离,明明平时几步就能走完,现在却如同体育考的800米长跑,漫长无边。

“12点整了。”

宁宁听到花子在身后说,这时她才发觉自己已经走过了那道门。

什么也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

宁宁奇怪地转过身向端着表正在慢慢走过来的花子投去疑惑的目光,突然她察觉到哪里不对劲,花子的脚下似乎有什么。

——一只手。

道具室的门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因拉着不透光窗帘又堆满杂物而显得阴暗异常的道具室与沐浴着午后阳光的开放走廊这两个完全矛盾的空间突然在此时连通了,并且是在两人都没有料到时刻。

那双从黑暗中伸出的手丝毫没有受到明亮的室外的刺激,反倒变得更加贪婪和肆无忌惮,如同瞄准了猎物的巨蟒。

“花.......花子君!”宁宁语无伦次地叫喊到,身子仿佛被定住了般无法动弹。

没有意识到身旁的异状的花子脚腕突然被抓住,等到意识过来时那只手已经开始发力,突然失去平衡的花子摔倒在地,手中的表失手飞了出去滑出很远——一瞬间宁宁脑中晃过了这样不详的影像。

“八寻,快站起来!别放松警惕!”

花子的大声叫喊打破了她的失神,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怪异的身侧,反手握刀,刀口逼向它的脖颈处。

——那是个穿着成套王子礼服,但头部却是一团黑雾的人形怪异。

那个时候,发觉了缓慢向自己移动的手臂的花子在它即将抓住自己时突然跳起,借着起跳的力,花子一脚踩上了怪异的手臂另一只猛地向它的头部踢去。但受到攻击的怪异只轻微摇晃了一下,仍然保持着蹲立的姿势,花子弹跳落地并将抽出的菜刀架在它的脖子上。

“喂,没见过你呢。”

花子低声说着,将刀毫不留情刺了进去。

黑雾从刀穿透的地方自动散去,很快恢复了原状的同时将刀牢牢凝住,接着怪异出手了,它拖着现在勉强还可以称之为手臂的东西向着花子的胸口袭去。

“花子君!”

花子松开刀借力向后退去,正好与跑上前要拉回自己的宁宁撞到一起。与此同时黑色的雾状体从衣服的领口袖口等处冒出,胀大并包围了怪异的全身。

“八寻别愣着,快跑!”

失去了武器的花子迅速爬起身抓起宁宁的手转身向后冲去。

“怎么回事?”

宁宁还没有完全搞眼前的清楚状况。

“它失控了,我们得赶紧换一种方式。”花子一边跑着一边解释但奔跑的速度丝毫不减。

“不能使用白杖带的力量吗?”

“等等,引它到近一些的地方。”

前面就是楼梯口,花子顺势滑进拐角靠在墙上并拦腰搂住差点因为惯性滑下楼的宁宁。

“嘘。”

花子松开已经站稳的宁宁把她推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抬起头冲着楼上,用命令的语气平静地唤到。

“二号,该你了。”

宁宁心中一惊,她现在才忆起了这个地方。

“真是的,”白色绒毛模样可爱的小狐狸臭着脸现身并很不情愿的哼到,“失去职位和大部分力量的我可争取不了多少时间。”

“几秒就行了,”花子笑着,“白杖带,来吧。”

宁宁只能看到花子黑色的披风飘扬开来,那个黑色的小小的身影无声息地冲了出去,走廊突然上刮起的狂风让宁宁不得不紧闭双眼用力抱住唯一的支撑物扶栏。

一秒钟的死寂。

而后,宁宁听到了花子的声音,忐忑不安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真是肆无忌惮呢。”花子说到。

宁宁从楼梯角爬了出去,她清楚地看到,花子没有笑。


[4]

水晶鞋


玻璃制成的仿制水晶鞋静静躺在地上,失去支撑的演出服此刻变回原状堆在地上,走廊重新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般。

“消失了吗?”宁宁小心翼翼地问,双手紧握环在胸前后怕地捂着心口。

“恩,应该不会再出现了,”花子收起刀恢复嬉皮笑脸,“八寻在担心我嘛?”

“嗯。”宁宁毫不犹豫地回答,停了几秒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过它为什么会袭击身为男孩子的花子君?王子不是只为女孩子们穿鞋吗,难道是全盘通吃??”

“等等,八寻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花子摇晃着宁宁想要把她从奇怪的思考点拉回来。

头顶突然传来悦耳的音乐,短暂的前奏结束后一个悦耳清新的女声响起,声音像清晨从叶尖滴落的露珠般清凉动听。

“是广播啊。”

宁宁抬头看到不远处的墙上正好安有扩音器,她回过头看到花子的表情凝重。

“……下午好,今天‘怪异电台’继续为大家带来‘道具室里的王子’怪谈……”

“这是……”

宁宁大惊,广播里此刻清清楚楚播报着刚才与他们恶战过的怪异的传言。宁宁刚要转身,手臂突然被花子抓住了。

“花子君,那个怪异的来源就是校园的广播啊!我们快去阻止他们!”

“不用了,”花子低着头沉着脸说,“不用了,八寻。”

“那,它会不会再次出现了吧?”

“不会了,”花子回过头笑着说到,“毕竟我已经把它驱除了,失去了基本依附物的它,就算依旧有传言也不会有具现化的力量了。”

“那太好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花子继续说到,“宁宁就专心准备试镜吧,我会去给你加油的,对了这次宁宁帮了我大忙呢,改天感谢你吧!”

“好啊!”宁宁开心地回应,突然她想起岬的阶梯事件结束后发生的事情,脸倏地红到了耳边。

“八寻你个色萝卜,”花子捂着嘴揶揄到,“肯定是在想色色的事情吧。”

“没没没,没有啊!”

“脸都红到脖子了呢。”


两天后的试镜教室外。

那个体型娇小的白色长发女孩看起来很紧张,双手交握着在走廊上不停地踱步,嘴里小声念叨着什么,完全沉溺于自己的意识里的她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加留意,虽然有专供等待的座椅,但她丝毫没有坐下的意思。

第十四圈。

花子不出声地替她数着。这种方法显然不是缓解紧张的最佳方式,光是看着就会把心情搅得烦躁。

又转了十五圈后,门终于开启了。

“28号,八寻宁宁,准备。”那人很清楚地喊到。

宁宁慌张地应了一声,低头看手中捏的皱巴巴的剧本又抬起头望了一眼待在角落里的花子。

花子正夸张地举着一张写着“八寻加油”的牌子坐在地上,身边围绕着蹦跳的勿怪们。

“八寻加油。”

他用夸张的口型这样告诉她。

宁宁艰难地笑了一下,走到门前站定,深呼吸,敲门走进房间。

一度感觉到了晕眩,但内心不断回荡着要相信自己的声音,因为紧张而颤抖的音调陌生的仿佛从来不属于自己,僵硬的肢体一举一动都格外的不自然。

开始只是机械地将身体已经记住了的动作做出,慢慢的宁宁觉得一切变得清晰,身体和声音越来越灵活。仿佛自己变成了那个拥有悲惨的遭遇却依然满怀希望的灰姑娘。

试演结束后宁宁听到了台下的掌声,她开心地笑了出来。

这一次,一定可以的吧?

推开门的时候宁宁撞见了挨在自己后面的女生,女生一瘸一拐,走得非常艰难,宁宁见状急忙跑上前协助女生坐到讲台中央的凳子上,借此机会,宁宁观看了女生的表演。


——适合扮演灰姑娘的不是我。


这是宁宁的唯一感受。


[5]

致灰姑娘


围绕在身边嘈杂的讨论声宁宁听不见。

眼睛里只有白纸上的几个黑体字,那是陌生的汉字。

——没有自己的名字。

公告上附着的照片证实了宁宁的推测,被选中的人就是那个脚腕受伤依旧坚持赶到的女生。

宁宁觉得自己意外的平静,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绝望,只是几天前的感觉如实的应验了。也许是妥协了吧,在看到受伤的女生沉浸在表演中的神情和倾尽其中的流畅表演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感觉到她才是最适合这个角色的人,因此自己就将自己否定了。

——终究只是一场梦。

宁宁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的座椅上。

仙度瑞拉将与王子旋转于舞池,但我却只能停留在黑暗的幕帐之下。

自己只是众多灰姑娘中的一员,不被王子看中,只能永远地在台下眺望着站在舞台中央的他人。

“真的是这样吗?”花子的突然出现把宁宁吓了一跳,“八寻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成为公主?”

“花子君,难道你会读心?”

“八寻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了嘛。”

花子调皮地弹了下宁宁额头。

“疼……”

“八寻在钻牛角尖呢,”花子背着手站在宁宁面前,身子一半在阴凉中另一半沐浴在树荫外的阳光里,“八寻其实并不喜欢这个故事对吗?只是想要当被王子选中的灰姑娘。”

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无法反驳,宁宁无奈地点了点头。

“其实不是非要做主角才能证明自己啊,”花子笑着拉起了宁宁的手,“八寻已经做到了最好,只是有比八寻更适合的人,但不论怎样八寻在我的心中都是公主。”

紧握的手让宁宁无比安心,意外温暖的话语让感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花子停顿了一下,掐着手指补充到:“最棒的厕所公主。”

泪水被硬生生憋了回去,但宁宁笑了出来,一直以来用不切实际的梦束缚着自己,其实是那样的毫无意义。

“谢谢你花子君,我好开心。”


Fin.

------

不对比就没有伤害,差点被自己一年半前的文风尬死()修改了一下趁着还没后悔发出来,记得当时写的时候雨音大小姐和她的小跟班刚刚出场,我还猜错了发色x(现在改过来了),不多说了,发出来仅供大家一看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