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奥艾】小兔子不知道

奥兹×艾莉丝,微含奥兹×蕾西/本来是想写童话风的,又跑偏了/是今年ph第一弹


小兔子不知道,艾莉丝是谁。

它从一场很长的梦中醒来,发现身边已再不是那曾熟悉的光景。
伴随着一声“醒了”和噬咬,它睁开了眼睛,但面前的人似乎不是“她”。
黑色的和白色的,同时存在于面前,这让它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中,但少女紧紧拽着它的耳朵,让它感到了真实。
它听到了她的名字:“艾莉丝。”
艾莉丝?
小小的兔子玩偶寻找着“她”的身影,但却怎么也找不到。开始的时候,它以为艾莉丝是“她”,毕竟她们是如此地相像。
同样柔顺的黑色长发、白皙的皮肤、缀着蕾丝边的长裙还有那副无比相似的相貌。
它向少女看去,发现少女也在看着自己。它望见她紫色的眸子,发觉那里闪着一种异常的光。
它突然感到一身寒意,刚刚被咬过的半边脸传来灼热的感觉,它吓得绷紧了身子。
很快,它便明白了艾莉丝不是“她”。

小兔子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它不知道“她”现在去了哪里,它无法寻找自己的想要得知的答案,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普通的兔子玩偶。
在漫长的黑暗与沉睡之后,它再一次回到了那个充满阳光与声音的世界。
它回到了众多的玩偶中间,这让它怀念起过去的时光,曾经的“她”也将自己放在这里,虽然它和其他的玩偶们并没有交流,但呆在“同伴”的身边让它感到安心。
曾经,它每日每夜都在同一个地方注视着“她”。
“她”喜欢趴在那扇小窗上,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阳光和温柔的风从窗户徐徐而入,在小小的房间中旋转着舞蹈。
有时候它能听到鸟雀的声音,偶尔它们会在没有人的时候偷偷落在窗台上,跳跃在窗户的阳光里,任那温暖的光将它们的毛羽照得美丽而闪亮。
白发的男人有时候会来找“她”,男人笑嘻嘻地来的时候“她”掐着腰,并不给他面子,“她”说:“格连,你又违背了和我的承诺。”男人便讨好似的举起双手中的盒子:“你看,我这不是来赔罪了吗?”
“她”便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
黑发的男人有时也会来到这里,与白发男人相反,他总是很沉默,他不时来看一看“她”,偶尔会在房间里做短暂的停留。
他们有时候会在一起下棋,但无论做什么“她”总是显得很开心的样子,于是玩偶也感到开心。
不过大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孤独地趴在窗台上,看着远方。
有几次玩偶睁开眼睛时发现“她”不在身边,它心急如焚,但却动弹不得,后来“她”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带回了一小束淡红色的花。
那花的颜色与“她”的眸子颜色相同,但它总觉得那花远不及“她”。
“她”将那花举到它的眼前,微笑着告诉它这是玫瑰,她向它讲述自己外出的经历,它明白了那种消失叫做“离家出走”。
小兔子的眼睛中映着“她”的身影,它知道此刻,黑暗中的“那个东西”也同样在看着“她”,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个东西”似乎也在微笑着。
之后“她”每次离家出走回来都会带来一些东西,“她”把那些东西和它分享着,准确地说,是和它所联系的另一端的“那个东西”分享。尽管“她”眼中的不是自己,但它已非常满足,它享受着这样的时光。
只有一次,她回来的时候神色极为异常,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它所不能理解的心情。
玩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看到“她”不再像往日那般对着自己微笑,它觉得自己的身体深处的某个地方仿佛也被揪紧了。
很快,“她”便又恢复了正常,“她”继续陪伴在它的身边,只是越来越频繁地唱着那首她一直哼唱着的歌。
再后来,玩偶看到了那个人。
他是如此美丽,金色的长发束成长辫搭在身后,眸子是翡翠般的绿色。它只见过他一次,但他出现后,他明显的感觉到“她”变了。
没隔几天“她”会离开一段时间,但它知道那不是“离家出走”,“她”的举止越来越让它不解,玩偶感到了疑惑。
直到有一天,“她”又捧起了它,把脸颊贴在玩偶的身上。
它听到“她”轻轻地说:“好久不见了。”
它认出了这是哪里,是那片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黑暗世界,“那个东西”摇晃着,玩偶突然觉得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拧紧了,是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却更加地痛苦。
再之后,它便陷入了沉睡,与黑暗一起。
玩偶突然明白了,“她”已经不会再回来。

小兔子不知道,什么是“美味”。

现在,它又回到了从前。
名为“艾莉丝”的少女也喜欢趴在窗台上向外张望,她的个子矮,需要踮起脚尖。望着少女的背影,有时候玩偶会联想起“她”。
这时少女仿佛察觉到什么般回过了头,她看着坐在角落里的玩偶,可爱的脸蛋上露出笑容。玩偶喜欢她的笑容,看着那笑容它不知为何觉得身体里变得暖暖的。
名为艾莉丝的少女走近玩偶,将它捧了起来,笑着说道:“今天的你看起来也十分美味!”
玩偶顿时觉得从身子里生出一股寒意,它回想起那个被少女咬醒的感觉,玩偶开始发抖。
艾莉丝甜甜地笑着,将玩偶抱在了怀里。
它不明白“美味”是什么意思,但冥冥中它感觉到那是个对自己来说有些糟糕的词语。
黑发的男子偶尔会出现,他不声不响地带来篮子或别的什么东西,每当这时艾莉丝总是十分开心。
她围绕着男子转着圈,迫不及待地从他手中抢过篮子。男子依旧沉默,他任凭艾莉丝夺下篮子并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翻出。
它听到艾莉丝一边大口大口咬着那些东西,一边一遍又一遍嘟囔着:“好吃,美味!”
小兔子玩偶突然明白了“美味”的含义,原来那并不是什么糟糕的东西,而是能够给她带来快乐的存在。
于是玩偶不再讨厌自己的身上被加上“美味”这个词语。

小兔子不知道,什么是“名字”。

在艾莉丝的陪伴下,玩偶过的十分充实。
艾莉丝和“她”有些不一样,艾莉丝总是把自己带在身边,无论做什么都要紧紧搂着它。
这大多数时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经常会做出很过分的举动。
比如说坐在它的身上让它喘不过气来,再比如甩着它在房间里到处跑动弄得它晕头转向,此外她还经常咬它的耳朵一边咬一边夸它“美味”。
玩偶感到很困扰,虽然它并不讨厌这样的她。
但每当玩偶看到女孩脸上露出的笑容,便感觉阳光照进了身子里,暖暖的,仿佛要融化在春光里一般,于是它不再在意那困扰。
白发的男人有时候会来到房间里和艾莉丝做游戏,陪她“过家家”,陪她读书,或者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画画。
有一次,艾莉丝正在专心地涂画着什么,突然扬起了手中的纸张让他看上面涂画的字母:
“奥兹!”
玩偶正静静地坐在男人的面前,突然听到他提起了自己。
“这就是这个玩偶的名字吗?”
坐在对面的艾莉丝兴奋地点着头,玩偶看到白发的男人拿起了笔,在艾莉丝歪歪扭扭的字迹上修改了一下后推给她看:“你看,奥兹的话应该是这样。”
“奥兹!”
艾莉丝突然地冲玩偶发动了袭击,她将玩偶一手捞起高高地举过了头顶,毫无防备的玩偶被这个举动吓得直冒冷汗。
艾莉丝紧紧地抱着它用脸颊蹭着它开心地叫唤:“奥兹!奥兹!从今天起你就叫奥兹了!”
“奥兹”……是玩偶的名字?
是……我的名字?
玩偶被艾莉丝热情地咬着,慢慢地反应过来,虽然它并不知道名字的含义,但它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是无比重要的存在。
玩偶的眼睛里进了光。
那一瞬间,它感到世界被增添了光辉。
这就是“名字”的力量啊。

小兔子开始想要知道更多,想要看到更多,想要更多地,陪在她的身边。

直到那个人的再次出现,那个曾经只见到过一次的,金发碧眼的男人出现。
玩偶答应了白色的艾莉丝的愿望,用身体承受着黑暗,将“她”最后一丝仅存的思念传达给了男人,而自己却开始崩坏。
在玩偶即将消失的时候,它看见了哭着跑进来的艾莉丝。

不可以,艾莉丝,我不喜欢你露出这样悲伤的表情。
呐,笑一笑。
——我最重要的艾莉丝。

小兔子不知道,什么是“消失”。

但它能感觉到,消失是会让她感到悲伤的事情,所以它不想要消失。
但黑暗却吞噬了它。
玩偶只剩下了一副身体,一副陷在最深处的黑暗中的身体。
这里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她的笑容。
白色的艾莉丝已经几乎不与它说话了,玩偶仿佛被遗忘了一般,于是,它又一次陷入了沉睡。

直到它被“制造”。

被制造为“锁链”的小兔子,又回到了她所在的那个世界。
但它却没能再一次看到艾莉丝的笑容。
在那个金发男人的命令下,作为“锁链”的小兔子只能不停地杀戮,不停地,让鲜血沾满自己的双手。
燃烧着的诺大建筑中没有生命存在,只有满目疮痍和倒瘫在地上的尸体,鲜血渐渐地变成黑色,染得它满眼都是血红。
小兔子痛苦地挣扎着,在无边的黑暗中近乎绝望,这是没有边际的绝望,让它变得疯狂。
小兔子渐渐忘记了自己是谁,渐渐地忘记了“艾莉丝”,它只记得自己本想再次见到某一个人的笑容,温暖得如同春日阳光般的笑容。
但直到最后,它也没能见到那个笑容。

小兔子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是奥兹,他是四大家族之一的贝萨流士家族的嫡子。
他是奥兹,他是妹妹心中的好哥哥,他是小侍从基尔巴特的主人和朋友,他是家庭教师们眼中聪明用功的好学生,他是叔父奥斯卡最骄傲的侄子,他是在无数欣慕目光中成长起来的完美的继承人。
他是奥兹,他是打破了沉寂时钟的人,是被坠入艾比茨深渊中的罪人。
自己……到底是谁?
在深渊中,他遇到了黑发红衣的少女,少女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
“艾莉丝。”
他从未见过少女,但这个名字却让他产生了一种异常怀念的感觉。他捂着心口,不知道这心中突然升起的温暖是为什么。
隐约中,他觉得面前的少女是寻找真正的自己的重要线索,于是他们一起踏上了寻找真相的旅程。
那之后究竟经历了多少?他已经数不清了。
奥兹终于找到了他一直寻找着的真相,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也终于记起了艾莉丝。
他记起自己的最初,他只是一只普通的、小小的兔子玩偶,一只喜欢着艾莉丝的笑容的玩偶,即使他什么也不知道,即使他什么也不懂得。

小兔子知道,它已经想起,自己只是想要再次看到她的笑容。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