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奇杰】惮

 @小老鼠 的点文,校园向,关键词:流星、毕业、梅雨
我私设的背景:小杰外出找爸爸时遇见奇犽,找到爸爸后回到家乡继续学习,奇犽跟着回来并定了三年之约——在这里呆到毕业。
听歌☞Song Before You Came-Motohiro Nakashima

挂在墙上的钟表指针一下又一下有节奏地响着,杯中的茶已经泡开了,褪去了鲜亮青色的茶叶儿如落水枯木般沉在杯底,更多的则晃晃悠悠地飘上去扒住了杯壁。
“你啊,还是什么也写不出?”
杯子被拿起,水面剧烈起伏,随着杯盖被打开几滴挂在杯沿上的水珠从杯壁上流了下去,将蒙在杯柱上的雾气划出了一道笔直的粗线。那些挣扎在水面上的叶片儿和沉底的叶子们混在了一起,瞬间又分不清了彼此。
小杰握着手中空白但被揉得早已起了皱的进路希望表,把目光从水杯上抽回来点了点头。
“真想不到拖到最后的会是你啊小杰,有在好好想吗?”
“抱歉,我完全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小杰无奈地笑笑。
老师叹了口气,摇了摇水杯,狭小的圆柱形空间中形成了一股小漩涡,开水滚着叶片转起圈,他凑近杯子抿了一口茶然后咂了咂嘴。
“后天必须要交上了,在此之前赶快想一想吧。”
“嗯,谢谢老师。”
小杰轻轻鞠了一躬,退出了教职室,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邻桌老师桌子上摊开着一张报纸,主版上赫然印着一排粗体大字:“明晚凌晨一点xx地区到xx地区可观测到流星雨”。
他轻轻拉上门,感到了走廊里飘过的凉风,他向窗外望了望,七月的天连着丝,天混沌成霉绿色:又开始下雨了。
小杰扬起手看手中那被攥得又起了新皱纹的白纸,铅印的字母仿佛动起来了般在他眼里扭曲变形,让他突然看不懂它们的意思。小杰放下表格纸,心中的茫然如同窗外的雨般落在地上又向外扩散开,打湿了整片大地。
奇犽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位置上,双手抱头脚搭在桌子上,翘起的椅子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地面发出笃笃的钝响。他仰着脸望向窗外不知在看着什么,教室里的灯没开,窗户也敞开着,风和着雨灌进来,但他似乎毫不在意。暗绿色的天际下那头柔软的银白色头发色调更加和缓,在风的拂动下轻轻浮动。
小杰还在发呆,奇犽已经听到声响回过了头来,如碧空般明亮的蓝色眸子盯住了他,抿着的嘴角上扬翘起了一个弧度:
“站在那愣着干嘛呢,小杰?”
“没什么……”
小杰抬脚,碰上了横在脚下的拖把杆,寂静的教室里顿时响起一阵乒乒乓乓,他没能及时躲开,身上顿时被亲密地覆了一堆拖把扫帚。
奇犽跳起来,想哀叹又忍不住发自内心的笑,噗嗤噗嗤憋了半天才冒出一个:“怎么了今天,这么心不在焉。”
话没说完,他瞥到了脚下落着的表格,一手帮着小杰把身上的东西拨开一手捞起了地上的表格纸。
“原来如此,”奇犽沉下眼看了看,下一句似乎带了些不开心,“你都没和我提起过。”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小杰好不容易站起身,把被打乱的卫生工具们重新摆放回它们的原位,“你们班还没填?”
“没有,”奇犽摊了摊手,“我们班那老家伙干什么都慢别的班一截。”
被揉得发皱的纸上,仔细看能够发觉出上面写上又被擦掉的痕迹,被擦破了皮的纸上挂着没有拂干净的橡皮擦沫,如同是破了血的皮肤。
“你在犹豫?”
小杰从奇犽手中抽走了表格,胡乱地塞进了包里,此刻教室里的光线似乎更暗了一些,两个人都不说话的时候空荡的空间里就只剩下了雨拍玻璃的沙沙声,他突然感觉四周蔓延着一种沉闷的气息,如同无形的手,压住了他的舌头。
“因为……”
“走了。”
奇犽没有追问下去,他拍了拍小杰的肩膀,走回座位拎起挂在椅子上的包甩到肩上,顺手关死了窗,小杰一愣,他意识到刚才奇犽似乎故意躲开了自己的目光。
他们都记起了那个三年之约,而谁都不想要率先提起它,去年的任性举动让小杰对奇犽在心里卧了一份深深的愧疚,使他不愿再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奇犽。
于是他们在此刻都选择了沉默以及逃避现实。
小杰从未体会过这种将想法憋在心中的滋味,他向来直来直去,从不把话憋在心里。然而此刻,他却不自觉地犹豫,那个疑问吊在他的心里,如同钟摆般摇摆不定。他清楚奇犽在照顾自己的心情,不让自己感受到压力也不让自己察觉到他的不安,也许他在等待着自己向往常一样做出决定。
但是现在的小杰却不能了,他害怕自己再任性,又会困住奇犽,他已经不能够再这么做了,他亏欠奇犽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醒来的时候,小杰听到雨拍打在窗台上的声音,细细的,像是敲了一串停不下来的铃铛,梅雨季的天连着阴,太阳被推到厚厚的云层后面露不出面,不开灯时屋子里便始终阴沉着,让人搞不清现在是清晨还是傍晚。
潮湿和霉味在木头房子中蔓延着,每每触及被褥的时候都感觉能摸出一手的水,扬起手细细观摩时却是干干的。
小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他突然有点埋怨自己的身体太过健康,竟然不发一次烧好让自己有理由不去上课。昨天他俩只带了一把伞,回到家的时候每个人都淋了半肩膀的雨,米特见状竟然却罕见地没有数落他们而是催着他们去换洗,生怕两个孩子着了凉。
想到这里小杰突然对自己刚才的想法有些惭愧,米特是如此担心他们,而自己却想着用生病来逃避学校。
这老房子的隔音效果极差,他躺在床上,能够毫不费力地听到隔着几层墙摆在客厅桌上的老收音机里传上来早间新闻的声音:“……xx地区到xx地区可裸眼观测到流星雨,时间是今晚的凌晨一点,据……”
流星啊,他想。
他发觉播报声音里混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细微的声音,赶紧翻了个身顺手拽起被单往自己脸上一罩,装成睡熟不醒的样子。
过了没几秒,奇犽便猫着腰推开门摸进了房间,他的脚步声放得极轻,这是经过特殊训练后的结果,只有经历了无数次考验的小杰才能勉强在他走近的时候辨出来。
奇犽无声无息地飘进房间,看到小杰身上罩着被单一副睡得正香的样子,顿时也不刻意掩饰了,上去便是一脚,还没碰到被子边,床上那装睡的人就自觉得跳了起来,直到落了脚还不挺不解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醒着?”
“装的太明显了,当我是傻瓜?”奇犽翘起嘴巴,猫儿似的笑他,头一扬,“走,吃饭去。”
“啊!”小杰懊恼地笑笑,从床上了跳下去。
出门时,雨依旧下着,街上的雨水淌不迭在低洼处积成了小水泊,倒映着地面上的树和房,仿佛是颜料倒流了一地。
小杰一边踢着水花一边走神儿。
“你说这个天气,晚上还能看见流星吗?”
“不下雨就能吧。”
“如果不停……”
奇犽没说话,却已经露出了狡黠的笑。
“你想看?”
小杰扭头看看奇犽,伞下露出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光落了进去,如反着光的碧蓝色水面。他坦然地点点头。
“想看。”
“流星有什么稀罕的。”
奇犽说着耸了耸肩。
“不是说流星下许愿就可以实现吗。”
“哈?”奇犽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睁大眼睛瞪着小杰,爪子已经伸了出来但看到那认真的目光却又缩了回去,他清了清嗓子换了个语气,“你有愿望?”
“嗯,”小杰坦然地点点头,“不过现在还不能和奇犽说,说了就实现不了了。”
他发觉,奇犽的目光已经悄无声息地从自己身上移了开,沉下来的伞遮住了侧脸,只剩了个下巴,被一点天光衬着,勾画着脖颈间柔软的轮廓。
他没多想,只一心祈祷着夜里的流星,盼望着它能够如期而至,携上自己那难以言说的,小小心愿。

今天和往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雨声依旧淅淅沥沥不停,课依旧让人昏昏欲睡,只不过是课间空闲谈的内容里没有了电影和八卦,一致变成了那不知能否看见的流星雨。小杰攥着那张纸在座位上打盹儿,听到外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他隔着人头一眼就辨出了那头独特的银白色。
哦,是奇犽。
奇犽像往常一样在教室门口等他,一只手搭在门框上,头很随意地靠着。有几个女生的话题不自觉转了弯,一边低声窃窃私语着一边把眼神偷偷往门口飘。
小杰利索地扔下手中的表格跑到奇犽面前,还没开口问怎么了就被拽到了走廊里。
他疑惑地望着奇犽,心还懵着:“没到吃饭的点吧?”
“当然没到,”奇犽瘪瘪嘴,用看木头似的眼神瞪了眼他,抬胳膊晃了晃手里的表格,“这是我的,填完了拿给你看。”
“哎?”
小杰心里一顿,他的手突然有点发颤,他从奇犽手中接过那张表格,使劲用脚底板扒住地面然后谨慎地一个字一个字看下去。
“xx公立学校?”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心情却又瞬间变回了欢快,仿佛是突然来了一阵风将连天的阴拨走,只一瞬阳光就充满了心田,他扬起脸笑了,“奇犽你不走?”
“当然了,我又没什么地方想去。”
奇犽回答。
“但是那个约定……”
“约定又不是死的。”
奇犽将双手抄进了口袋里,往窗边一靠,耸了耸肩。这姿势刚摆好,耳边就爆出了震天响。
“奇犽!”
小杰开心地伸出了双臂,热情地就要往奇犽脖子上扑,这个动作让奇犽不知所措,摁着他的肩膀阻止他扑上来。
“喂!别当着这么多人扑上来!”
走廊里的人不少,目光齐刷刷探了过来,像膜似的罩在两人身上,小杰迟钝地反应过来,笑笑停下了闹腾,奇犽手急眼快地把他的脑袋按了回去,又轻轻拍了一下,上课铃正巧响起,奇犽躲过那张纸,摆了摆手,无声地说了声:
“走了。”
小杰笑着点点头,转身进了自己班,短短几分钟里,他的目光里已经没有了迷茫。

夜晚的时候雨停了,流星群划过漫天星夜,无声地坠落在远方,约着要一起看流星的两个人却背靠着背睡着了,谁都没能看到这美丽而神秘的天象奇观。
小杰在睡梦中咂了咂嘴巴,往那团银白色柔软得如同云丝的发下蹭了蹭,睡得香甜。他的愿望已经实现,再也不用寄挂于缥缈的许愿,日子还很长,他有信心,等到下一场流星雨。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