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奇杰】Feel Your Heart

 @芙酱爱吃腐酱 的点文,错过十年后重逢,现代pa,关键词:戒指、初雪、哈根达斯
依旧是加了很多私设,好吧,很多;求不要再屏我了
歌:池田綾子-《6番目の光》
这首是写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在某方面意外地很合适(是来狗血的) 王力宏-《你不知道的事》
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你能够喜欢

1.
这是X城的第一场雪,来的比往年早了许多,它们急躁又猛烈从天空拍进人间,还未完全停歇就已经化了一大半。剩下的尚在顽强挣扎的那小部分,与灰尘混合在了一起,在地上,被搅成了灰黑色的脏泥。
这个冬天没有美感,雪下的世界也不再纯洁。
时间是上午八点,杰·富力士站在站台上瑟瑟发抖。他的臂弯里夹着一张地图,另一只手里是一张小纸条,他的嘴唇被冻成绀红色,脸颊与鼻尖被风割得又干又涩。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试图控制住上下打磕的牙齿,他眨了眨眼睛,感觉眼泪要被吹得淌出来,他已经感觉不到耳朵的存在了,此刻风正无情地刮着他的鼻子。
尽管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调养,他的身体依旧很虚弱,抗冻能力也低了很多,虽然裹了里三层外三层,但他依旧感觉很冷。
小杰打量着这个自己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城市,此刻它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异乡人。街区和路口都变了模样,那家他最喜欢的早餐店不见了,中央广场向外扩了好几圈,曾经立在入口外的雕像变成了一座喷泉……最重要的是,很多他曾经熟悉的人也不见了。
他坚持要出门,尽管他的医生极力反对,但他还是偷偷地趁医生不注意溜了出来。医生了解他的病情和身体状况,但并不了解真正的他,一旦他下定了做某事的决心,无论是谁也无法劝他回头。
小杰低头看了眼手表,又打了个哆嗦。
初雪带来的寒冷让他突然想起了一些童年时发生的事,一些关于自己、关于他、关于他们的相遇以及分离的事情。

2.
奇犽还记得那个冬天,他们第一次相遇。
狭小的空间里缺少光线与空气,木头腐烂的味道却无孔不入地充斥了整个空间,被皮带困住的双手早已麻木,他睡饱了一觉,不知道下一觉要睡到什么时候。
他听到脚步声,它们来来回回地在他耳边回响,震得刚醒来的他心里很烦躁,地下室中的声音总是会被放大,像是有回声筒直接插到耳边。
门敞开的时候他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虽然他的眼睛早已适应了黑暗,但他不想让扬起的灰尘污染自己的眼睛。
他听到了一声钝响。
一个男孩被扔在地上,模样和他差不多大,男孩的身体蜷成一团,还昏迷着。
门紧接着又要关上,奇犽抬起头冲那扇正在合上的铁门吹了声口哨。
那些人没有理会他,他有些无奈,但也觉得无所谓,实话说他挺享受现在的状态,比在家里轻松了许多,他可以尽情地睡觉,不用担心突然的电击或者毒打。
奇犽估摸了一下时间,十五个小时,还不算太久,但这里实在是太破烂了,那些绑架了他的胆小鬼不敢面对他将他关在阴暗的地下室里,也使得这场绑架游戏没有丝毫趣味可言。
奇犽踢了一脚在自己面前昏迷着的男孩,把他给弄醒了。
“你叫什么?”他问道,“他们为什么会抓你?”
男孩有一头黑发,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很精神,在如此昏暗的地下室中依旧闪着光亮。那双眼睛里没有害怕,没有慌乱,它们平静而坚定,那是双勇敢的人才会拥有的眼睛。
“我不知道,”男孩说,“我叫小杰,你又是谁?”
“奇犽。”他看着面前的小个子笑笑,“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你就没有想过吗,他们可能随时进来,抽打你,或者用刀切掉你的某根手指作为某个谈判的筹码。”
“啊?”小杰叫了一声,“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奇犽愣了愣,但眼前的男孩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他忍不住问自己: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不然他们绑架你干什么,养宠物吗?”
男孩沉默了,奇犽心里有点小开心,他觉得自己已经把男孩给吓到了,但男孩接下来说的话又一次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说:“没关系,在这之前我会带着你一起逃出去的。”
逃?奇犽愣了愣,脸上的惊讶转为讥笑,“你只不过是个小孩子,你能打开这扇门吗,你知道门外有多少人吗,你能够打倒他们吗?”
男孩好似听不见奇犽说的话似的,他的目光像是深潭中闪烁的灯火,他执拗地回答:
“总会有机会的,我能逃出去,我们都能逃出去。”

3.
小杰站在墓园前。
他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了,对照着纸条和地图检查了好几次,看门人缩在小屋的炉火旁斜眼看着他。
不会的,小杰告诉自己,他一定只是把我约到墓园,一定只是想要给我看点什么。
7排5号。
7排5号墓。
他缓缓地踏着雪走进墓园。这里的温度比市里更低,这里的空气比市里更加潮湿,阴云遮住了阳光,他的眼前是一片薄雾,薄雾下伫立着一座座墓碑,冰冷的长方形石块下,不知有多少灵魂在土地之下长眠。
他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呢,他要给我看些什么呢?小杰深呼吸,咬紧了下唇。
地上的积雪还是完整的,没有人在他之前来到这里,一望无际的白铺着大地。小杰踏着雪一步一步地走着,步伐越来越快。
很快小杰便走到了他的目的地——7排5号。
那块碑上没有碑文、没有照片,只有一个名字,他用手反复抚摸着那个名字:
奇犽·揍敌客。
小杰站立于万籁俱寂之中,没有了过去也没有了未来,一个迟来了十年的真相,以最残酷的方式呈现给了他。
覆盖在墓碑上的雪已经被他的手掌融化,戴在手指上的戒指碰撞着石碑,轻轻作响。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没有泪、没有叫喊,他仿佛一具雕像,和石碑一起被时间凝固了。
“杰。”
有人在他的身后叫他的名字。

4.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分别的三年后,奇犽记得很清楚。
那天是平安夜,但不会有人和他一起庆祝,他们一向如此。虽然他们没有明确地告诉他,但他知道自己是被当作家族的继承人来培养的,他们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意见,而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不过这似乎也不是喜好能够决定的事情。
那天在下雪,白色的冰花滋润着这个干裂的如同老人嘴唇的城市,把城市冻得像块冰。他慢条斯理地舔着手中的巧克力味的哈根达斯,默默地看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大多数人走在白天里,而他则属于黑夜,这个城市表面祥和,经济繁荣、科技发达、治安有序,在英明的市长领导下井井有条,港口等待装运的集装箱不计其数,银行的点钞机昼夜不停。
但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隐藏在白昼下的真相,一种规则与这个城市并行不悖,扰乱秩序的人则将会被所有人视为敌人撕碎。它们藏匿在赌场的筹码中,藏匿在美酒里,藏匿在市长先生的保险柜里。
冰激凌的甜味让奇犽很满足,它像白雪融化这城市角落里的污渍一般融化了他节日里还要被命令着做任务的不快。
他看到一个披着貂皮大衣嘴唇抹着猩红色的窈窕女子挽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中年人;一个夹着黑色公文包把脖子缩进领口里的瘦高个男子;他看见了一家四口,小女儿骑在父亲的脖子上,那个七八岁模样的男孩则由母亲牵着手挽手地从他面前走过,奇犽的目光跟随着他们的身影,直到那个蹦蹦跳跳的男孩消失在街角。
奇犽被突然想起的敲打玻璃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回过神,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他的面前,隔着落地橱窗对他笑着,像颗冬天里的暖阳。
“小杰?”
奇犽当即站起身并惊喜地叫出了声,小杰则飞跑进了店里,他们碰了碰拳头接着像久别重逢的兄弟那样紧紧拥抱。
“我想死你了,奇犽。”
小杰笑着说。
“啊,是吗。”奇犽突然不知道该把目光往哪放,他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泛红。
“上次分别之后我遇到了一个师傅,现在我跟着她学习。”
小杰坐到了奇犽身旁,奇犽注意到他手中拎着一个包装精致的纸袋,他认识那个纸袋,那是家小有名气的甜品店,他很喜欢那里的甜甜圈。
“你这是要送给谁吗?”他问道,“你可不像是会吃这玩意的人。”
“是的,帮师傅捎的,”小杰把纸袋往身前搂了搂不自觉地笑了,“她念叨这个很多次了。”
“你可真贴心啊。”
奇犽撇了撇嘴,话语不由自主地冲出嘴边,出口后他就有一点后悔,这句话酸酸的,有些讥讽的意味,但小杰的脸上没有一丝阴翳,似乎是没有听出来。
“她是个好老师,很照顾我,虽然有的时候……相当不好应付。你都想象不到,有次一个人把她惹得发了狂,她差点把人直接踢下楼去。”
他的表情很自然,神态相当放松,这让奇犽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他们的相遇就在昨天,他们是朝夕相见的老朋友。
“那真是不好惹啊,”奇犽笑了,他已经完全忘记了那杯寂寞的独自融化的哈根达斯,“我这里就普通多了,和以前没什么差别……和我讲讲你的故事怎么样?”

告别的时候他们又一次走向相反的方向,但这一次他们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走出几步之后奇犽停住回望,他看到小杰的背影,男孩迎着夕阳走去,金色的光披在他的身上,他仿佛是要走进光里一般。
奇犽低下头看投射到地面上的自己灰色的影子,他想起三年前分别时他们最后的对话。
“有缘再见吧。”他记得那时的自己是这么说的。
但男孩却这么回答他:“我们会再见面的。”
他看着男孩的眼睛,他看到一簇火,他看到一束光,他看到了未来。
“是的,我们会见面的,”奇犽笑了笑,“再会。”
“我会想你的!”男孩冲他挥动手臂。
那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他有没有回答?
奇犽又一次向身后回望,但小杰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奇犽冲着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的街道挥了挥手:
“我也会想你的。”

5.
车在黑夜里奔驰,车灯溺死在黑夜的影子中,那个晚上没有月亮、没有星,世界死寂,只有血的味道。
小杰反复地做着同样的梦。
戒指落入水中,他紧跟着跳了进去,那水冷得彻骨,啃着他的骨头,他的一半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但他依旧奋力向下游着,去捞那枚戒指。
那水是黑的,如同深渊一般的黑,但他却看到了幻光,幻光中浮现出银发少年的面孔。
笑容如烟花般转瞬而逝,子弹正中了他的额头。
小杰喉中的呐喊阻塞在了气管里,他无法发出声音,冷水灌进他的喉咙里,他的全身开始痉挛。
……
短暂的迷失后,小杰发觉自己站在人群中。有人撞了他一下,让他向前趔趄了几步,一只手扶住了他,关切地询问道:
“小杰,你在发呆?”
他看到那碧蓝色的眸子,他的心神突然凝住了。
“奇犽,”话语从他的口中吐出,他发觉自己无法控制自己,“奇犽,你为什么要骗我?”
银发少年的面容有些扭曲,他的眸子低垂看着地面,他的嘴角抽动着,像个做了错事被抓了现行的孩子。
请反驳我,请说是我错了,请告诉我真相。
小杰在心中呐喊着,他伸手拽住了奇犽的手腕,少年却猛地甩开了他并向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了他从没见过的表情。
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他冰蓝色的眸子里有光一闪而逝,他的嘴唇冷酷地抿起,板起的面孔却好似快哭了。
小杰低头看到奇犽白皙的手臂上留下了四个红印,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控的力道有多么大。
“你真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小杰听到了自己的牙齿摩擦的声音,他想要发怒,但却像被卸掉了气的气球,他听到了自己野兽般的嘶吼,无可奈何的拳头锤在身旁的石柱上,在柱子上留下了一个浅印。
“狡猾,太狡猾了。”
他哭了,对面的少年也哭了。
他乘上了电车,扭过头不让自己看那个人,但他忍不住。
车门合上的时候一枚戒指滑着抛物线,他下意识伸手接住,他看到了奇犽的嘴唇在动。
他不会读唇,他不知道奇犽最后对自己说了什么。

6.
奇犽知道二哥糜稽总是想方设法地在自己背后使坏,他知道二哥把自己当对头,但他却从来没把他当作威胁。
奇犽知道糜稽不得不承认他既打不过自己,也比不过自己,更不能使他得到自己的尊重。奇犽不顾他极力的反对地给这位哥哥起外号:“肥猪”,看着他气急败坏又拿自己没办法的脸感到满足。
捉弄以至于激怒糜稽是奇犽在这个家族中仅有的一点小小快乐之一,也是他用来冲散寂寞的小技巧。
那天奇犽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穿过连廊的时候他发觉糜稽在出口旁,合着双眼倚着墙。这个伪装太蹩脚了,奇犽知道他是刻意在等自己。
“奇犽你最近很识趣,几乎没在顶撞我了。”
当奇犽即将穿过门廊的时候糜稽开口了,奇犽停住了滑板,在哥哥的面前站定。
“是我厌烦你了,走开。”
糜稽脸上的肥肉颤了一下,细小的眼睛里是冷冷的目光:“是你找到了新欢吧?”
奇犽没回答,他狠狠地瞪了一眼糜稽,这是个再明显不过的警告。
“那个上层们的眼中钉金·富力士,你什么时候和他的儿子关系这么亲密了?”糜稽连珠炮似的说,仿佛是怕下一秒自己的嘴巴就会被堵上,“是叫小杰来着吧,你猜如果我把这事告诉爸爸和大哥,他们会……”
糜稽适时地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的喉咙现在就被尖锐的指甲顶着。
“你试试。”
奇犽在糜稽耳边低语,他听到了他亲爱的哥哥咽口水的声音。
“奇犽你放开,你放开我,”糜稽流着冷汗,露出一个极为勉强的讨好的笑,“你是我的好弟弟嘛,我只是友好地给你提个醒。”
奇犽松开了糜稽,他扒着墙向后退了一步大口喘息。
奇犽扬了扬下巴:“你的条件?”
“很简单,帮我收拾一个麻烦就行。”
“可以。”奇犽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继续盯着他。
“金·富力士,那个消失了很久的搅局者,各个大佬都在暗地里撒网找他,但那家伙就像消失了一样。”
“这些我都知道,”奇犽用脚拨弄着滑板,有些不耐烦,“你专门叫住我不是为了说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事的吧?”
“当然。”糜稽推了推他的眼镜笑笑,奇犽撇了撇嘴,他不喜欢二哥这副卖关子的样子,他用眼神逼迫他快说。
“有消息说他的儿子——也就是你的小密友——得到了一个金·富力士留下来的盒子,里面有关于他去向的线索,所以他们的下一步行动就是对他动手。”糜稽挤了挤眼睛,“奇犽,你的表情很可怕哦?”
“闭嘴。”
声音冷冷地飘在半空,一阵风擦着糜稽吹过,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奇犽已经滑出了很远。

7.
刚苏醒的那些日子里小杰无法动弹,只能转动眼珠或是眨眼睛告诉看护和医生自己的需要以及感觉。
他被告知自己已经沉睡了十年,整整十年。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位于建筑的顶层,升起上床的时候他能躺在床上看到朝日从两座摩天大厦的中间升起。
没有人来探望他,他也无法得知外界的任何消息,他从黑暗中醒来,醒来后的世界却仿佛只剩下了这间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和进出的看护和医生。
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也不需要网络,因为他没有手机。医生告诉小杰他现在需要的是静养,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但他怎么可能不去想呢?他只记得那场爆炸,那之后他们怎样了,他又怎样了?
小杰不知道,他无从得知。
他的日子变得无聊至极,除了盯着墙上挂着的油画发呆就是等待日出,看着红霞满天下一瞬迅速逝去变为一抹白,阳光从床头爬到床脚,风拍打着紧闭的窗。
十年的沉睡使小杰身体的各项机能都衰退了,虽然他正值壮年,但无论是脾胃还是四肢都像婴儿一样虚弱。
他问医生最短多久才能恢复,得到的答案是最短三个月。
“太长了,”他说,“一个月就可以。”
“这不可能。”医生告诉他。
“我的话就可以。”
他是小杰,只要他的自我尚存他就还是小杰。医生露出惊愕的表情,看着面前这个只能躺在床上接受点滴的病人,没再说什么。
他渐渐回忆起了更多的东西,当他能够自由转动脑袋的时候才发现床头上用细链挂着一枚戒指,那是枚简单的银戒指,没有任何装饰,是那枚在他的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戒指,他无数次跳入冰冷水中想要捞起的戒指。
小杰请看护取下戒指放在自己的手中,他翻转着戒指,抚摸着嵌在戒指内壁的刻字:
“K.Z”
奇犽·揍敌客的缩写。
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恢复身体的,小杰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很快小杰便向医生展示了一个生命力的顽强与坚韧,他飞速地恢复着,在他苏醒了四个多星期后,一位神秘的访客突然到来。彼时的小杰已经能拄着拐杖独自行走了,他们在小杰的病房里会面。
来者身材矮小,像个肥胖的小孩子,卫衣帽子盖住了脸只露了很小的一条缝,一双目光透过衣褶的阴影扫视四周。
“你可以坐下,”小杰并没有警惕这个神秘的来客,他相信来者一定能解答一些他的疑惑,无论对方属于哪个势力,他补充道,“这里很安全。”
“我不会待太久,杰·富力士,”对方开口便叫了小杰的全名,“是奇犽拜托我来的。”
“奇犽呢?”小杰脱口而出。
“他现在不方便来。”
来者摘下了帽子,小杰被吓了一跳:桃红色的皮肤,没有头发,硕大的脑袋,五官扭曲得不成人形,身体部分由类似触手一样的圆柱体组成,活像是……
“章鱼。”小杰又一次脱口而出。
“不许叫我章鱼!”来者怒吼。
“抱歉。”小杰愧疚地笑了笑。
“没关系……”来者已经息了怒,“我理解你,不过我对那个词的条件反射现在还没能改掉。”
“我好像……见过你。”小杰沉吟。
“是的我们曾见过一面,我叫伊卡鲁哥,”伊卡鲁哥说道,“我是那个奇美拉家族实验牺牲品中的一员,现在则是凭着自由意志和奇犽是朋友……你的记忆没有受损吧?”
“嗯。”小杰点了点头。
“那就能省去很多麻烦了,”伊卡鲁哥说着递给小杰一个牛皮纸信封,“这里面有你想知道的答案,包括十年前的真相,看完记得销毁。”
“那奇犽呢?”小杰拿着信封不屈不挠地问道。
“你会见到的,”伊卡鲁哥挠挠头,“现在你也是一个‘消失的人’了,那个事件中的老家伙们差不多都没了,十年中各个势力大换血,连知道那个事件的人都很少了,帮你做的新身份都在信封里,等安定下来你可以联系你信任的人,但不能太多——你明白我的意思,至于谁安排的,不要问我了。”
“谢谢你,伊卡鲁哥。”小杰突然说道。
伊卡鲁哥看着小杰没说话,他的嘴巴向两旁咧了咧,小杰猜他是在笑。
“你要感谢的不是我,”伊卡鲁哥重新戴上了帽子,他挥了挥袖子,“走了,不用送了。”

8.
奇犽攥紧双拳坐在沙发上,他没有开灯,城市的霓虹灯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里使得屋里并不昏暗,放在桌上的玻璃杯闪烁着变换颜色的光。
他抚摸着中指上的环形压痕,戒指戴的久了留下的痕迹现在还没有消失,但制造出它的本体却已经被他扔给了原主。
严格说来原主是奇犽,三年前十六岁的他仿照大哥的那枚制作了那两枚戒指,一个自己留下另一枚则送给了小杰,不过就上面刻着的名字缩写来说,戒指是小杰的。
还给小杰——这是奇犽所认为的最彻底的绝交方式,不费口舌,简单有效。
他希望小杰再也不要回来,不要回到这个城市,即使他们永远是敌人,永远也无法相见。
但他却又一次错了,当糜稽告诉他小杰跑回来的时候他差点把怒火直接发泄到自己二哥的肥脸上。
奇犽有点后悔了,他之前的做法不仅百害而无一益——反而把自己拉入了更加进退两难的境地。
几个连环的难题困扰着他,他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却开始不由自主地走起神来。
他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想起了那个漆黑的地下室里黑发的眼睛会发亮的小男孩;他想起了那个圣诞节前夕隔着橱窗望见的男孩;他想起少年每次向他讲述自己的实习经历时兴奋的深情,他想起他的眼睛他弯弯的眉毛他的笑容他的执拗……
奇犽知道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也正是因为知道,奇犽才一直隐藏着自己的真实姓氏和经历——从开始的好奇到假装朋友再到假戏成真。
他瞒过了所有人,将这位神秘的朋友藏在心里。
他知道这谎言总有一天会被戳破,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这由自己亲手来做。他想要告诉小杰真相的,但他却一次又一次地犹豫了,一次又一次地错失了机会。
他想起糜稽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你变得懦弱了,奇犽。
他说的不对,奇犽固执地想。
奇犽又想起了在站台上自己对小杰说的话:
“我们都不再是孩子了。”
是的,他们都已经不是孩子了。
那天他是逃走的,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一次,自己没能抓紧他。
小杰一定会成为第二个金·富力士,即使他们的方法不同;而奇犽会继承自己的父亲坐上四把交手椅中的一把,和那些糟老头讨价还价,忍受他们的口臭和无聊的冷笑话。
继续忍受……
奇犽突然笑了,是对自己的自嘲。
——果然我还是不甘心。
“果然我还是,想要追随你的名字啊。”

那个白发老人曾告诉过奇犽:
“光和影从来就没有确定的界限,
这世界是灰色的;
你的身上有翅膀,如果你还有力气,
那么就飞翔吧;
感受你的心,
去寻找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这一次,奇犽终于真正地下定了决心。

9.
银发的男人站在小杰身后,他穿了一身休闲服,身材高挑、四肢修长。
“嘿。”
“奇犽!?”
“吃了一惊吧?”奇犽笑了起来,和小时候毫无二致,“我厌倦了,所以干脆在他们面前死掉了,怎么样,掩饰地相当不错吧?”
“是不错……但是太过分了,奇犽,太狡猾了!”小杰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
奇犽笑了起来,他没否认,他的笑也感染了小杰,他们两个一同笑了起来,如同两个小孩子一起分享制作出的恶作剧。
“过分的事情我们两个都做了不少,”奇犽耸了耸肩膀,“不过现在,我是个亡灵而你是重生的人——我们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挺相称的呢。”
“是啊,”小杰微笑着点点头,“信我看了,我都知道了。”
“走吧,”奇犽说道,“剩下的边走边说,这儿太冷。”
“嗯。”小杰擦了擦眼角。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雪花又开始飘了,来时墓道上的脚印刚被新落的雪覆盖辨不出痕迹,新的脚印又踏在了上面。
两条脚印并行着,时而相离时而相交,而在最后,他们终于交织在了一起。

---

随手弄了一下剧情正序(并不推荐看)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