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有顶天】毛球家族

有顶天家族同人/拾音系列/存档/2016.02.14
BGM:ほどほどの栄光あれ-藤泽度昌 



数年之后,当我再一次经过那座桥之后,我不禁想起那年夏天遇到的名叫下鸭矢三郎的狸猫少年和他的棕色软毛球家人。现在的他们也一定在享受着精彩的叫人眼花缭乱的日常吧。 


那年我上高二,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突然想要拜访一下别了三年多的那个人。三年的时间,不短不长,但是也没法让一个受伤的人凝住伤口。于是我偷偷打听来了地址,对外声称着旅游。 
老妈是一个极度小心的女人,获得这趟独自旅行的权利如登天般难,但是最后我还是搞定了,顺带撒了几个善意的小谎。老妈终于答应我的请求的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跑出家门围着街区狂奔几圈,不过最后我只是跑到离家最近的一家便利店为老妈买了一瓶她钟爱的甜红酒。 
启程的时候,我对着老妈晃了晃已经订好了的往返电车票以避免她在我的旅途中没完没了的打电话问候。不过我没敢让她仔细看,生怕暴露了此行的真正目的地。

抵达京都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下了新干线我乘了一辆出租车抵达目的地。比照了一下地图,我找到了夷川发电厂的位置,那个人工作的地方。 
街灯渐渐升起,发电厂前有一条小河,平静如绸缎的水面上闪耀着缓缓升起的斑斓灯光,河流旁边的植物青翠欲滴,仿佛触碰绿色就会从叶片上流下。 
但是我没有立即走上桥,而是有点疑惑的望着面前上演的不寻常的一幕。 
街灯的白光照着桥中央站着一个颤抖着的娇小男孩,两个更大的男孩一前一后的站在桥的两头拦住他的去路。他们梳着奇怪的平头,服饰品味奇怪,长的很相像似乎是一对双胞胎。 
混乱间,那对奇怪的双胞胎不见了,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两只印度象般大的招财猫,还来不及震惊,那个颤抖着的小男孩屁股上突然膨的现出了毛绒的棕黄相间毛绒尾巴。 
我意识到自己闯见了一群狸猫。传说狸猫善变化,喜欢偷东西,在人面前是不会现出真身。大概是我站的地方隐秘,它们没有发觉吧。 
不过不管他们是什么,以大欺小的坏事我向来是看不惯的。 
热血一上头,一时降不下来。我扔下行李箱,转眼就跑到了那只颤抖的无法维持原型的小狸猫面前护住了他。 
 “喂,你们这样欺负人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一把抓住了小狸猫的手,那只小手连同身体抖成了筛糠,白嫩的小脸上挂着泪花可怜又可爱。 
 “哎呀,下鸭矢三郎你来了啊。” 
巨大的招财猫眼珠滚动,嘴巴不动但是发出了怪里怪气的声音。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古怪的木牌,上面写着“卷土重来”。 
 “下鸭矢三郎?那是谁?” 
 “哈哈,别以为你变化成女高中生的模样我们就不认识你了!” 
招财猫脖子上的木牌伴随着难听的笑声摇晃着。 “你认错人了吧。” 
 “你,你好像不是三郎哥……”身后传来那个小家伙微弱的声音,虚弱的好像连挣脱我拉着的手都做不到,倒是如果没有我拉着它它或许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哥,她怎么说自己不是矢三郎?”我回头看到一只同样巨大的黑色招财猫,脖子上挂着“樋口一叶”的木牌。
 “别相信!除了矢三郎还会有谁?” 
 “对啊,大哥明判!” 
 “喂,我是人类啊!……真是一对笨蛋双胞胎……”我不禁碎碎念出声。 
光线渐渐暗下来了,头顶上的乌云翻滚,虽然还没有响起雷声,但是离下雨好像也不远了。怎样才能摆脱这对笨蛋呢,我惆怅的想,自己冲动的毛病一时还真改不了,不过我从不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 
 “下鸭矢三郎前来领教!” 
正在我犹豫之时,一声大喊,一个棕发少年从天而降,从服饰看来是一个颓废的大学生。 
我身后发抖的小狸猫看到那个从天而降一脸正气的少年顿时从我手中挣脱来,钻进少年的怀里,同时原形毕露。我看到一只棕色的软毛球。 
 “什么哥?这个是矢三郎!?那么那个女孩……是人类?” 
 在少年冲出的瞬间,两只招财猫阵脚大乱,伴随着他们逃走的是震地响的雷鸣声和砸落下来的豆大雨点。 
 “哥,老妈她有麻烦了。”小狸猫在赶来救驾的哥哥怀里发着抖。 
 “我知道。” 
 矢三郎看起来比他胆小的弟弟大胆多了,在遇到我这个人类之后也没有太多慌乱,也不像那对笨蛋双胞胎一样蠢。 
 “十分感谢您救了我的弟弟!抱歉先走一步”他郑重其事的对我鞠了一躬,然后抱着发抖的弟弟跑掉了。 
 大雨已至,纵然我有再多的疑问也只能暂时放下,先行避雨。 

 京都之旅在计划之中毫无意外的进行着,但是与那个人的相见却一点也不顺利。曾经最熟悉的人现在对你毕恭毕敬的感觉如何?说实话,糟糕透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的时候,连近旁的空气都充满了尴尬,所以我才选择在傍晚躲进小酒馆。 
 这是一家名叫“红玻璃”的店,位于寺町通,据说白天是咖啡馆而夜晚是酒馆。通往地下的狭窄梯子旁贴满海报,隐隐传来不知是什么风格的音乐。 
 我扫视店的四周,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下鸭矢三郎。 
 “嗨,你好。”我向坐在吧台前的他打招呼。 
 “你好。” 
 看他的神情,似乎已经认出了我,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 
 “我叫木村绘里,叫我绘里就好。”我自然的坐在他的身旁,压低了声音,“你是狸猫吧?” 
 “恩。”他很自然的肯定了。 
 “真是一只大胆的狸猫。” 
 我笑了出来。 
 “还好啦,多谢你上次救了我的弟弟。” 
 “不用谢。”我啜了一口店家推荐的调制红酒,“那两个笨蛋是谁?和你们敌对的家族吗?” 
 “对啊。”我似乎看到了他的苦笑。
 “能给我推荐一种酒吗。” 
 “恩,'红掺酒'怎么样?”
 “那好,老板请给我两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角落里一直僵硬的陶狸,它艰难的动了动身子,化成了人类的模样。我对矢三郎说,“我请你一杯。能让我摸摸你们狸猫的软尾巴吗。” 
矢三郎的神态告诉我他拒绝这个提议,但是耐不住酒香的诱惑,他还是喝掉了我请的那杯酒。同时我同意了让他延期回报。
 来到京都的第四天,我又一次顺路拜访了在发电厂后面的伪电气白兰工厂见习的矢四郎。虽然是第二次见面,但是胆小的四郎对我已经不太恐惧了。 
 “哥哥今天会借飞天房来,他邀请你乘坐,到时候你点燃这个烟花就好。” 
 虽然我不清楚飞天房是什么,但是还是欣然的接受了这个邀请。看来被摸尾巴的请求对于狸猫来说太过难为情了。 

 夜幕将至,我按约来到楼顶,遥望京都的夜空,群星闪烁,墨色无边。 
 星空之中一个房子样的物体缓缓飘来,我估摸这就是小狸猫所说的那个“飞天房”了,于是我点燃了手中的烟花。 
 烟花优雅的升入天空,在星空中绽放花朵,飞天房载着两只狸猫缓缓下降,我看到坐在上面向我小心翼翼挥动双手的四郎和坐在他身旁的三郎。 
 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乘上飞天房。它像是一个小茶室,四周设有外廊,动力是中央的一个锅炉,驱动的时候就向里面倒如波特红酒,操作十分简单。三郎说这是从弁天大人那里舍狸猫命借来的,总之过程相当辛苦。 
 我们乘着飞天房,享受着夜晚舒适凉爽的风,脚下的灯火辉煌的城市和街道离我们很远,像是地上的星河,流动着,闪烁着。 
 我陶醉在着夜色和无边的美景中,忘记了心中的烦恼。 
 飞天房重新降落在我暂住地的楼顶,我们挥手分别。明天就是我的归程之日,制定行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五山送火”这个节日,但是现在悔过也已经来不及了。 
 第二天当我踏上新干线时,心中还残留着无尽的遗憾。我朝车窗外站台边上的那个人挥手,示意他离开。但是他没有动。 
 车子发动的那个瞬间,我似乎看到了眼泪从他的眼中流下,我突然拼了命的把脸贴在玻璃上,电车已经启动了并且迅速的加速,我看不到爸爸的身影了,只有泪水止不住的从脸上滑落。 
 那个人,我的爸爸,那个向来一本正经的严肃的男人,我从来没有见到他表露过感情,见到他哭过。 
 一时间记忆混合在一起涌上来,乘坐飞天房时三郎简略讲述给我的下鸭一族的故事,负责人的大哥,悠哉的在井里的青蛙二哥,冒着傻劲的自己,胆小的四弟,伟大又品味奇怪的母亲,顽固的红玉老师以及另狸猫闻风丧胆的神秘弁天。也许是狸猫一家的故事与回忆中的场景太过相似,引起了我心中的期望,它和我记忆中曾经其乐融融的家的记忆混合起来,同时浇上了我的泪水。 

不知为何,停不住眼泪。 

明年再来拜访一下爸爸吧。我心里想到。 


------------------- 
很喜欢这首歌,带着淡淡的惆怅和夏日的味道 
每次听时,三郎乘着飞空房在夜空中的场景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 
……但是我这是写了个什么玩意啊(╯°□°)╯︵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