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D】死神与真木

一个很突然的脑洞而已,不长不短,不好吃,真的不好吃,估计会苦到涩,不求看只求别打。
注意:死神的设定来自伊坂幸太郎的《死神的精确度》(很好看很好看他的书都好看啊快去看←你够)
本来只是想写真木,后来跑偏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cp向了,恩……都不知道该怎么打tag了
涉及人物说出来会剧透的吧,不说了。
--------------------------

“你对死亡怎么看?”
我问面前穿着军装的男子。他的军帽压的很低,遮住的是半张被晒得黝黑的脸和一双很有特点的黑色粗眉。
“一年半前我就已经做好了觉悟,作为一名军人,我准备好了随时为国家献身。”
他说的抑扬顿挫,但我心里只想发笑。
在我看来,这些信念觉悟什么的真的毫无意义。人类的战争与我们毫无关系,唯一的关系就是变态的增加我们的工作量。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千叶,是一名死神。人们对我们总是有那么多误解,但事实上,不是我们带来了战争而是战争带来了我们。战争使意外死亡的几率翻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面对这样巨大的工作压力我们经常叫苦不迭,但工作就是工作,例行的程序是少不了的,周期也不能压缩。
我们通常会同时接到三四个甚至是十几个的调查任务,与我们调查科相对的情报科,清闲太多了,但即使如此他们依旧是那个样子,你不去问他们就不会主动多说一点情报。
为什么不跳槽,果然,还是因为音乐吧。
虽说如此,战争也让我们寻觅音乐的难度增加了很多。
总之这段日子谁也不好过。
我的很多同事一边说着“战争嘛,就是要死人的”,一边草草在调查表上写下“可”。
今天,我已经提交了好几个“可”了,在跟随行军的路上,我还看到了不少同事。
看来要死很多人啊,我心里想到。
他扯了扯帽子,看起来被晒得很不舒服。
我也下意识模仿着他拉了拉帽子,虽然我什么感觉也没有,但总觉得这个动作能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人类一点。
“你这家伙真奇怪啊。”
我旁边的一个兵突然说。
奇怪?我忍不住皱眉,我明明这么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普通人类一样,但为什么总有人说我奇怪。
“在这种地方晒了三个月竟然还这么白。”
他继续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心想,但是并不不理解他的意思。
这次我的的外表是一个“长的白净俊美的二十三岁左右男子”,事实上我只来了三天,但就算呆上三个月也是不会被晒黑的吧,我心里想着。
很多时候我们执行调查时,会变成容易引起被调查人兴趣的模样,便于更加顺利地展开工作。
这次也调查的差不多了,我想,是时候提交“可”的报告然后离开了。超负荷的工作和没有我喜欢的音乐,因此我丝毫没有见证被调查人死亡瞬间的动力。
“不过我不愿意作为一枚弃子。这也是我一年半前就决定了的事情。”
这是男子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想起了几星期前工作时发生的事情。
我可是很少记起之前工作片段的,不得不说,这次的工作从很多方面来说都很奇怪。
情报科的人把我扔到这里的时候,意外的显现出热情的一面。
“你负责的人叫做真木克彦,日本人,二十八岁,单身,住在玫瑰大街三十二号,是个美术商。这些是他的护照上所写的,大多数都是假的。”
“假的?那么为什么要告诉我?”
“就算知道真实情况对工作也没帮助,不是吗?”
一句话噎的我想打他。
“他是个间谍。”
情报科的家伙想了想后说。
“间谍?”
我下意识机械的复述了一遍他的话,之前似乎听说过这个词,但我并不清楚这代表什么。
“怎么说呢,这个工作和我们的工作有点像。”
这次我不得不产生的佩服的感觉了,从没遇到过可以与死神工作相比较的人类工作。
“我的意思是,他们的工作内容和我们有些类似。”他解释到,“悄无声息的调查之后再把情报整合后送出。”
我“哦”了一声。听着有点佩服。
“这就代表,”他顿了一下,“你这次的工作有点棘手。”
“恩?”
“你最好想个特殊的调查方式,不然你们的身份会反过来,”他苦笑了一下,“就是你很有可能反被调查的意思。”
之后他就冷漠的不肯告诉我更多信息了,尽管我还没有完全理解他的意思。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
原因是一次出糗。
他经常不在家,这对我的工作来说很不利。所以有一次我看到他在赶回来的途中时,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真是见鬼,他立刻就发现了我。
“您好,”他亲切的笑着和我打招呼。
我可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骂着见鬼,笨拙的回应。
“你好。”
他穿戴得体,带着帽子,看起来并不显眼。
“之前见过呢,”他接着说到,“是刚搬来的邻居吧,一直没有去问候真是抱歉。”
“啊,不……”
“我还有些账单要处理,先告辞了。”
他很礼貌的像我道别。灵巧的像只猫一样,相比之下我就笨拙的可笑了。
我正打算讪讪离开,突然他又折返回来。
“抱歉,忘了自我介绍了,”他说到,“我叫真木,先生您叫什么呢?”
“我叫千叶。”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有什么露馅了呢。
“千叶先生,”他友好的笑了笑,“这么说有点冒犯了,您长的很像我的一位友人呢。”
“恩?”
“这条街上住的日本人不多,千叶先生如果遇到什么难处的话,我会尽量帮忙的。”
“啊,谢谢。”
再次告别之后,他便离开了。
回到住所处后,第一件事我就去照了照镜子。
之后便想起了几星期前的那件工作。
确实有点像。
不过我并没在意。
真木确实很敏锐,但这也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我才能发现的,他是自己显得很普通,很多时候即使察觉了也不表现出来,即使是我也没能弄清楚他是怎样进行活动的。
他应该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间谍吧,我想。
跟踪的方案从一开始就被排除了,他经常出门因此上门拜访并不怎么可靠,时不时出现在他的工作地点这个方法也很可疑。
仅试了一次就被发现了。
他总是挑一个恰好的时机装作偶然发现地我并和我打招呼,打散我的计划。
这份工作真的棘手的要死。
不过还好能够经常听到音乐,这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同时我也想到了新的方法。
在向情报科询问了他的工作具体情况后,我觉得只有这一点靠点谱了。当做他的客户。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联系上了他,他答应在第五天与我约地方见面。
我本身在艺术方面没什么欣赏能力,也并不感兴趣,不过他却很仔细负责,反复挑选后,我们最终谈定了商品和交易时间。
看准时机我把自己一直以来准备的问题问了出来。
“真木先生你对于‘死亡’有什么看法呢?”
话一出口我立刻就感到了突兀,但他听到后却意外的很平静。
“一提起‘死亡’就不禁让人想到‘死神’呢。”
这是我意料之外的回答。
“普遍认为是‘死神’带来了死亡,但我有时候想事实会不会正好相反呢?”
“恩……也许吧。”
我愣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
“快到与另一位客户的约定时间了。”
他起身开始整理衣服。
“这次我需要出趟远门,后天回来,千叶先生不着急吧?”
“恩。”
我心里在计算者他的死亡时间,后天赶回来,而后天正好就是第七天。
“再见,‘死神’先生,”他笑着说。
“诶?”
“我开玩笑的。”他又笑了,这一次像只猫儿一样,“千叶先生不要在意。”

最后我提交了“可”的报告。
他无一丝求死的想法,但同样地对此处之淡然。
真不理解,人类为什么要这么矛盾。
“我想也是‘可’,”收取调查报告的同事对我说,“战争嘛。”

---------------------
抱歉最后推了锅_(:зゝ∠)_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