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全员/偶像paro】此间无声

PH&VNC同人企划/第一次写偶像paro/对娱乐圈的各种都不甚了解,如有不当请轻拍/标题很随便的和正文没什么关系/努力的不OOC


奥兹轻啜一口水,望着水面反射的亮光发呆。等待室里并不安静,组合中的其他人因为初场的兴奋劲已经炸开了锅。这帮17、8岁少年们两年前还分散于55万平方公里的大地,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或是被从街边挖掘或是参加某个选秀被认定潜力十足,经历了数次选拔和训练最终聚在了一起。
“奥兹,别在那里装作淡定了,其实你是最激动的吧?”队长把胳膊搭在奥兹肩上,眼睛里闪烁着掩饰不掉的激动。
“那当然,”奥兹把水杯往桌上一推,“这场演唱会我们等了很久了。”
“哇哇哇,这么多人了,我会激动的声音发涩的!”
“喂,别和个小孩子似得了,又不是第一次演出了。“
“这次可不一样!”
“他是没有布雷克在这里就紧张,”奥兹冲队长挤眼睛,“经纪人就像他妈妈一样。”
其他人爆出一阵大笑。

“叫什么名字?”
“奥兹。”
“多大?”
“15岁。”
“有意向做偶像吗?”
“有什么好处?”

身穿西装白发的纤瘦男子拦住奥兹笑嘻嘻的打招呼正好是在两年前。
男子自称为偶像培养所里的经纪人,名字叫做布雷克。
一看就是油嘴滑舌的精明大人类型,这种人看中的东西无论耍多少招数最后肯定会夺到自己的手中,奥兹知道自己磨不过他,对自己的模样,他从来是很自信的,索性对偶像这个行业也没什么反感,不如顺着试一试,只要条件对自己有利就好。

练舞室里,奥兹汗流浃背的和同龄的几个男生聚在一起休息,一条毛巾递过来,布雷克笑嘻嘻的看着他。
奥兹心想这家伙永远这幅模样,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
跟着来到小房间,里面已经站着了三个男孩。布雷克给他一一介绍,奥兹打量着未来的搭档们,心想还不错。
奥兹所在的组合,颜值一个比一个高,五人性格各异,既有舞技超群的奥兹等人也有乐感天赋极高的队长,综艺真人秀参加了不少,专辑也顺利的畅销,人气一路火爆最后获得了专场演唱会的机会。
上头乐呵呵的,组合内的各个人自然也十分开心。
不过,奥兹已经对没完没了的参演感到了厌烦。这档口,他自己还没能发觉。

演唱会很顺利,结束时粉丝的热情依旧高涨,几个人在工作人员掩护下才得以上车,互嘲对方逃兵似狼狈的样子笑的肚子疼。
“哟,我们的小偶像们回来了。”刚踏进大厅,文森特那懒洋洋的带着不屑蜿蜿蜒蜒的传来,“第一次演奏会激动的不得了了吧。”
“啧,那个快退役的家伙还是这么肆无忌惮。”
奥兹听见有人小声的吐槽。
“没办法嘛,人家实力摆在那。”
“文斯,注意你前辈的形象!”
奥兹听到熟悉的声音,寻声望去,正好对上基尔巴特往这看的目光。
“好好好,哥哥。”
文森特答应着起身往房间走。基尔巴特和文森特这对兄弟算起来是他们的大前辈了,两个人的组合人气一直热度不减,帅气的哥哥和温柔的弟弟的形象引的迷妹们沉溺无法自拔。不过对外的形象和本身形象总有多少差别,第一次见到基尔巴特时,奥兹觉得他会是一位相当高冷严肃的前辈,没想到这位前辈却意外的谦和。
“奥兹,”基尔巴特走过来招呼他,“演唱会怎么样?”
“很成功呢,多亏了基尔前辈教的方法,我上台后一点也不紧张。”
奥兹笑得十分开心,两人一言一语聊的自然,全然不受前辈和后辈关系的限制。奥兹从很久之前就听闻了两兄弟的经历,据说他们的出身十分普通,两人也没有经历过专门的公司包装,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两兄弟靠着自己一路拼搏过来的。两人从出道开始就人气火爆,可谓是红透半边天,不过如今也到了即将退役的时候。
奥兹自觉和文森特这位前辈的脾性合不来,但是他的哥哥基尔巴特则全然相反。能够结识基尔巴特这位前辈一直是奥兹觉得自己十分幸运的一点,两年里基尔前辈对奥兹的帮助很大,奥兹私底下把他看做亲和的哥哥,两人几乎无话不谈。
有时候奥兹会好奇自己在基尔巴特心里是什么样的存在。勤奋的后辈?有潜力的后辈?会是像弟弟一样的存在吗?
毫不掩饰的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基尔巴特愣了一下。
“奥兹当然是很勤奋的后辈……”
心里有点点的失落,奥兹没表现出来,基尔巴特的脸庞微红,奥兹知道这位前辈十分害羞但料不到他会表现的如此明显。
“但除此之外还是特别让人安心的存在呢,”基尔巴特继续说,“一想到有这样的后辈需要着自己我就觉得自己什么困难都不怕了,特别安心呢,况且奥兹还是那么勤奋和优秀的存在。”
“连续的被前辈这样夸赞我都不好意思了。”奥兹哈哈笑着,心想可别被狗仔捕捉到。
事实上这并不用隐藏,基尔巴特每次被参访到有关后辈的问题时都会提到奥兹,顺带缀着些勤奋的后辈,被依赖的安心感觉什么的。

奥兹似乎来早了,闲来无聊打算在化妆室里看一眼演出录像,打开手机却意外的发现某人发送来的新邮件。
当初打包行李为成为偶像接受训练离开时没有通知她,一个多星期之后奥兹被莫名的叫到会客室看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艾莉丝时仿佛霹雳从天而降。
艾莉丝,奥兹的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邻居,某跨国企业老总的女儿。
行动直率,自我中心的性格是出了名的。
不过她也有特别敏锐和心思细腻的一面,这点知道的人估计是极少数,奥兹,是其中之一。
奥兹看着寥落的只有一行字的屏幕惊的差点出了冷汗。
“待着别动,我去找你。”
翻了已发邮件后奥兹才明白昨天自己迷迷糊糊把写在邮件里的日记发了过去,那篇日记里写了一些自我消沉的句子,一定是被艾莉丝看见了。
这不妙,我得赶紧跑。奥兹心想往门口奔去,突然的行动把身边做准备的化妆师吓了一跳。
手还没碰到把手,从门的外侧传来猛烈的撞击,艾莉丝双手抱臂气场十足的迈步进来。
“你怎么过来了?”
奥兹也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
“当然是担心你了。”不待艾莉丝挥手,那边的人就吓得哆哆嗦嗦把沙发腾了出来,艾莉丝很自然的坐了上去,“你在信里都急得向我哭喊了,我为什么不来?”
“哭喊什么的……”
奥兹满脸黑线,无奈的要死,脑子飞快的转着想着怎样才能让艾莉丝听话的回去,并且要赶在其他人来之前。
“我学了个新方法,怎么让消沉的男生振作的方法,”艾莉丝打了个响指,“你过来。”
“不会又是那个秘书夏萝小姐的吧。”
奥兹想着这可不妙,屁股刚粘上沙发艾莉丝的脸就凑了过来。
“啵。”
“咔嚓。”
艾莉丝按着奥兹亲上他脸颊的瞬间,不知哪里的闪光灯亮了接着是按下快门的声音,奥兹听得很清楚。组合的同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下子全部窜了出来起哄。
啊,坏了。
奥兹心想。
“大热组合成员之一被爆出绯闻女友”的消息第二天就传遍了天,一开始还有女粉丝闯入强吻的传言,后来艾莉丝的身份就被认了出来,并演变成了名门“绯闻女友”和新生人气偶像的各种报导。
“啊……”
奥兹翻着网页,心脏一阵阵的叫痛。
之后奥兹问过艾莉丝“谁告诉你我在哪里的,谁让你进来的?”答案只有一个人奥兹自己也清楚,他不过是想要确信罢了。
“你哪个经纪人,叫……什么布的家伙啊。”
艾莉丝不假思索的回答。
好吧,奥兹对着自己的“绯闻女友”摊摊手表示无奈,套路啊,都是大人的套路。

骂的赞的,路转粉,粉转黑的,一时间站各种立场的人都有,但就结果来说,奥兹的人气上升了很高。
“怎么样,”坐在桌子对面转杯子的布雷克依旧笑嘻嘻,“我可是利用这次机会帮你提升了很大人气呢,怎么感谢我?”
“我提升了人气,你赚的不也多吗,”奥兹怂怂肩,“我们两清。”
“那么这个电影你参不参,”布雷克把文件推到奥兹面前,“剧组的人我大多都认识,你放心。”
奥兹翻翻剧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背景,主线讲的是一个年轻上尉经历一场异常壮烈的战斗后死里逃生的同时察觉到军队中的种种制度问题,在那之后他一直致力于进行军队改革,排除了提出异议的各派后他提出的方案最终得以顺利执行,最后他率领经历改革后训练的军队取得了战争的胜利的故事。
自己被分配的角色是一个反对派的将领的儿子,在司令部任文秘,曾就改革问题与年轻的少尉大吵一架,后来被说服,逐渐接受了少尉的理念并协助他进行改革。
“没想到是个挺严肃的历史剧呢,”奥兹把剧本一扔,“没什么意思。”
“是个纪念性质的大片呢,参演对你之后的演艺道路也是十分有利的。”
奥兹抬眼白了一眼笑得一脸自信的布雷克。
“你果然还是很在意那个爆料的吧。”布雷克不紧不慢的享用着他的蛋糕。
“第四盘了,你就这么喜欢甜品吗。”
奥兹现在可没什么好心情,造成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现在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却像个没事人样的享用着数量惊人的蛋糕。
“不要在意他人的看法,”布雷克慢条斯理的说,“需要的时候,利用即可,除此以外不要让他们影响你自己。你能获得这次参演机会多亏了这次的爆料呢。”
奥兹嘟着嘴沉默。许久他下定了决心。
“好吧,我会去的。”
“好的,明天带你去试镜,放轻松没什么问题。”
“......”
“这次是我约你出来的,就我来付账吧。”
“您这次真是慷慨呢。”
奥兹晃着面前仅有的茶水杯努力挤出一丝笑颜。

试镜毫无悬念,奥兹对自己的表现也相当满意,接下来跟着安排的工作人员简单的逛了一下剧组,毕竟是第一次参演,奥兹对新接触到的一切还是相当感兴趣的。快结束这场参观的时候,突然走过来一个挂着工作牌的姑娘对带领奥兹参观的人耳语了什么,那人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紧张了,奥兹明显的看出他的表情和动作变得僵硬,心里生出一丝好奇。
“要和我搭戏就是这个家伙?”
奥兹转过身,看到一个披着中世纪样式的斗篷的帅气男子身后跟着一个个头稍矮身穿西装的黑发男子快步向自己走来。
“这是埃利奥特,饰演青年时期的少尉。”
有人在奥兹耳旁悄悄提醒,这让奥兹想起来了,面前的这个人是叫做埃利奥特的演技派当红影星,父亲是著名导演,母亲位有名的影星,本来可以借助父母的名气的他本人毅然靠着自己优秀的演技考进艺校。现在的他已经参演了不少有名的片子,主演的唯一一部影片更是使他一举获得最佳男主角的奖项。
“你好,我是埃利奥特。”
“你好,我是奥兹。”
主动的过来握手让奥兹感觉蛮惊讶的,本以为这样的大影星架子一定很大。
“丑话说在前头,”埃利奥特说,“如果你的演技很差的话,我会拒绝和你搭戏,如果真的只是靠着脸......”
奥兹的表情已经有些不对,这个时候埃利奥特身后的黑发男子突然推开他打断了他的话。
“啊,你就是奥兹君吧,我叫里奥,是这个家伙的经纪人。”
虽然有点生气,但奥兹还是被里奥这种干净利落的处理的行为吓了一跳。
“埃利奥特听说你在这里就专门从隔壁片场赶过来了,这个不坦诚的家伙其实就是想告诉你自己工作时比较严肃罢了,不要在意这个笨蛋说的话哦。”
“喂,里奥你在说谁?”
里奥冲奥兹挤挤眼睛笑着推着嘟嘟囔囔的埃利奥特走远了。冷静下来的奥兹回想埃利奥特的一言一行,匆忙赶来的步子,没来及换下的演出服,不摆架子的招呼与握手,直率的言行。
坚持改革的少尉吗......一点也不像啊,奥兹自言自语着不禁笑了出来。
“再见,埃利奥特,我很期待开拍呢。”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