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钢琴组】Miss

PH&VNC同人企划/军队paro/钢琴组/是刀/感觉回到了正轨(被打)/跑的有点偏……废话多/设定可能……受不了老年设定的话就别……_(:з)∠)_


“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领口袖口烫的很平整,显示出他严谨的性格;走路时腰板直挺,拄着拐杖但迈步一点不拖泥带水,明显是长时间的受过某种特别的训练;同他打招呼的人都怀着敬意,而他的回应也不卑不亢,一切显示着——他曾经是位军人——而且似乎立过不小的军功。”
奥兹结束了这场发言,轻轻吐气,脸上带着自信的笑。
“你说的一定是巴斯卡比鲁先生吧,他年轻时确实参过军并且立了不小的功,本人又很谦和,是位优雅的绅士,疗养院的人们都很敬佩他。”
走在前面引领两人的白发老太太眯着眼笑着说。
奥兹勾着笑,瞥了一眼身旁小心翼翼如同被带入陌生笼子的小鸡样东张西望的基尔巴特,小声说,“看,我说的对吧,我们今天主要的采访对象就是他了。”
“你之前调查过?”
“没有啊。”
基尔的脸上现出一种佩服的表情,心里愈加敬佩他的同班同学奥兹。
两人此行是为了完成学校的一项社会调查作业,为此他们制作了一份问卷,走访了几家疗养院请求老人们填写。有的老人眼神不好,需要他们念着来填写,如果再遇上听力不好的老人,这项工作就又要添加难度了。不过奥兹似乎对此乐此不疲,最近迷上了推理小说的他喜欢观察老人们的习惯并猜测他们年轻时的职业,还有很多老人乐于为他们讲述年轻的故事,两个年轻而又安静的倾听者可不怎么多得,老人们很乐意打开许久未开启的话匣子翻开那些尘封的往事讲述给两个未入社会的男孩。
他们登记完手续,这个档口已经来到了坐在花园躺椅上的巴斯卡比鲁先生面前,老人正安静的躺在藤条编成的座椅上闭目养神,身旁的小圆桌上摆放着一套精巧的茶具,茶的香气从壶中溢出飘散在空气中。
近看老人的肤色发白,脸上的褶皱现在舒展开来不是很明显,他的面相和蔼,眉毛很淡睫毛在微光的照耀下微微颤动。
“我们可以在一旁等一下,”奥兹拉住要走上前的叫醒老人的护工,“不要叫醒他了。”
“没关系,事先和他说过你们要来的事情了。”说罢她坐上前附在老人耳边轻轻说了什么,老人点点头睁开眼睛,那是双很漂亮的紫色的眼睛,对着站在面前的两人微笑,示意他们走上前。
护工拿来了凳子,基尔连忙接下并连声道谢。奥兹已经说明了两人的来意并递出了问卷。
老人微微前倾,将脸凑近那张刻意将字体放大的纸,握着纸张的手臂颤动着,老人捧着纸细细看了一遍,接着把它放在腿上腾出左手缓慢的摸索着上身,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副眼镜。一张发黄的纸片随着眼镜从口袋中飘了出来,坐在老人身旁的基尔手急眼快的把它抄起来。
“我来帮您拿着这个问卷吧,”坐在右侧的奥兹急忙说,他已经看出了老人的右手不便。
“没关系,”老人说,“这个右胳膊中过子弹,子弹擦着关节处穿过去,我都做好了失去这条胳膊的准备了,不过医生们却替我抢了回来。”
“那也有您的功劳呢,”基尔在旁补充,说着将拾起的纸片,那是一张已经发黄了的照片,递给老人。
“这是您很珍视的东西吧,是家人吗?还是爱人?”奥兹问道。
老人笑笑,叹口气,“不,放在这里只是我的一个习惯而已,一个几十年了的习惯。”他将照片放到眼前端详。
那是一张半个手掌大小的黑白照,看起来已经上了年头,照片布满了折痕边缘发黄,但现在烫的很平整,看来他的主人十分珍视它。照片中的是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人,他有着一头不服挺的短发,端正帅气的五官,神情严肃,左臂自然下垂右手则搭在腰间的枪托上,他的目光直视前方眼神坚定又充满自信。
“他叫做埃利奥特·奈特雷伊,我的挚友,和,当年的战友。”老人将照片收回上衣口袋,端起茶杯,“不介意听一段尘封的往事吧,不是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经历。”
“我们很愿意倾听。”奥兹连忙说。
老人点点头重新躺回躺椅,闭上眼睛开始了缓慢的讲述。

“我19岁的时候参了军,那个时候还没开始打仗,但你要知道,在军队里可不分战争时期和和平时期,况且那个时候已经有些战争开始的苗头了,我们是处于随时备战的状态。
新兵的待遇极差,是无论谁都能大骂教训的那种,教官可不管你的出身和年龄,他们就是不把你当人看。刚开始每个班总有几个不服训的家伙,不过磨到最后就都服帖了,也有很多受不了想要走的家伙,不过都是进来容易出去难,你上报,想走,几句话就给训回去了。
和后来战争爆发后,上上下下怀着的那种卫国心情不一样,那时的我只是觉得,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不行,那样单纯的信念坚持下去的,后来我们就从新兵变成了老兵变成了前辈,自由的时间变的更多了,那时候离开战还有一段日子,我几乎所有的琐碎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很喜欢文学了,之前没怎么发现过,不过在我意外的发现那间图书馆后就发觉书确实是很对我的口味。
我和埃利奥特也正是在那里遇到的。
那个图书馆的藏书还挺丰富的,但是几乎都没什么人,因此我能自由的呆在那,这让我很开心。
记得那是个晴天,我找到了一本之前就很想看的书,索性就坐在地上看了,正看到兴头我听到一个声音在打扰我,听起来就很欠揍的声音。
“欠揍?”基尔瞪大了眼睛。
“啊,那个时候我也是年轻气旺,很讨厌有人在我看书看着入神的时候打扰我,我抬起头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对着我,细长但是精神的蓝色眼睛盯着我,请我让开一下。我于是就往左移了一下,继续看我的。他也没再说什么,我以为他走了,但是没有,他走过来也没询问一下,索性就坐在了我的身旁。
说实话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差,觉得他是个粗鲁的家伙。不过后来我们就聊了起来,我对他的印象也改观了。我们意外的很投机,他是从别的队伍调到这里来的,第一次来这里,我们聊了很多书的事情,聊了本国的文学,又聊了其他的西方文学,后来我们还聊了一点东方文学。
他说,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这里空无一人,浪费了大堆的好书,没想到会遇到如此投机的人。我说我也是这样。
这样能够在训练闲暇时间读书的日子没持续太久,很快战争就爆发了,我们被派到前线,被迫分散了。
老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奥兹连忙适时的递上茶杯,老人微笑的接过,不紧不慢的咂着茶水。
“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半年之后,此间我们写过信,不过这又慢又麻烦。大约半年之后我们两个所在的队伍被编到了同一个地方,写信和面对面终究还是不同的,我们两个多少都变了一些,我也明白从前的那些日子回不去了。
对了我们还打过一架。因为……让我想想,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参军的初衷,他说自己不仅是为了国家还为了家族的荣誉,而我就很随便了。他这个人一本正经又暴躁的要命,当然我承认那个时候我也同样的暴躁,忘了谁先出的手,反正我们就打起来了。
这种事情打架毫无意义不过当时的我们没考虑太多,后来我虽然仍不认同他的想法但一直很敬佩这样战斗着的他。我们打的应该是很厉害,两个人都受了很重的处罚,差点就被降级。后来这事就过去了,我们和好如初。
这只是个小插曲,最大的变故是那场战役,那次战役我们输了,被迫后撤了几十里,丢掉了近一个月来打下的防御工程。也是在那场战役中我差点丢掉了我的右胳膊。
我先是中枪了,后来又被炮弹的冲击波甩飞了几米远,醒来的时候我做完手术躺在战地医院的床上不能动弹,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是埃利奥特把我拖回来的。他也在医院里,脑袋上缠了好几圈绷带,炮火让他轻微的脑震荡。
修养好了我们就又要分开了,我知道。
我们打了败仗,战况变了,战略部署要开始调整了。
你太弱了,下次可要注意没有我来救你了,他倚在床边边笑着说,你可差一点就丢掉小命了,我把你捡回来的。
这我心里清楚。我想。
他的伤比我的轻,很快就好了,离开复队那天他来和我道别,我和他要了他的照片同时塞给他一张我的,他一脸的惊讶。
我把要过来的照片放在上衣口袋里,拍了拍让他也放在这里,我说这样做就能提醒我,硬撑着别死,还有一个人情没还给这个人呢。
他哈哈的笑把照片揣到口袋里,我们碰拳,我用的右手,还没好利索的右手碰拳的时候生生的疼,不过这让我记得深刻。
他挥挥手,再见了,里奥。
我也向他挥手,再见了,埃利奥特。

老里奥·巴斯卡比鲁停住了,长久的望着停在对面草叶上的一只扑闪着翅膀的蝴蝶不说话。
奥兹和基尔相视而望,屏着息不敢打断陷入回忆中的老人。
突然起风了,蝴蝶飘忽的飞走了。老人回过神,转动着眼珠好像在寻找什么。
“你们有再见面吗?”奥兹轻声问。
“我们之后通过几次信,但,谁也没想到他会因为救敌对方的一个孩子而死,”老人笑笑,脸上的皱纹颤抖着,“我记得很清楚,那次争吵的时候我说他是个只为了军功的傻瓜。命运作人,最后我们完全反过来了,我立了无数军功,而他为了快被战争冲散的那些东西死掉了。”
老人想要端起茶杯,然而手抖得厉害,茶杯倒了洒了一桌,血色的茶水浸透洁白如雪的桌布。基尔连忙抽出手绢擦拭老人差点烫到的手,老人点点头表示感谢,奥兹注意到老人紫色深邃的眼睛里闪着泪光,老人闭上眼睛,一行浊泪从眼角流下。
“抱歉让您想起了伤心事。”奥兹不安的拽着衣角觉得很愧疚。
“这件事在我心里呆了很久,”老人闭上眼睛,慢慢的躺直身子,胸脯一起一伏,“是时候找个人说出来了,我应该感谢倾听的你们。埃利奥特,他,最后连战死也没捞到,但是他是个英雄。我这样认为。”
“他是英雄,”奥兹攥住拳,看了一眼基尔,很郑重的说道,“我们也这样认为。”
老人露出微笑。
“那个他救下的孩子长大了,过的不错,听说他每年都给埃利奥特家寄一封感谢信,也曾经看望过他的父母。”
“他是那个孩子的恩人,那个孩子的英雄啊。”
老人没回应,他带着微笑睡着了,奥兹和基尔静悄悄的叫来负责照顾老人的护工并帮着为他披上毯子。
“他累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奥兹基尔点点头,无声的向老人敬了个礼。走出几步奥兹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回过头,老人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搭在了上衣的口袋上。那里装着那张照片。
“这是个几十年的习惯了。”
奥兹的脑海里回响起老人的话。不只是因为习惯吧。奥兹想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