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奇杰】A Letter

漫子太太(微博@ 增殖秩序)《以你为名》衍生文
时间线在奇犽动身旅行之后返回之前/so有严重剧透!!/已获得授权/感觉ooc了qaq太久没回味原作补起!


启敬:
小杰你好,许久不见过的怎么样?我很好。现在我正在一座海边小镇的街角咖啡厅里给你写这封信。这里的海滩很出名,人们告诉我这个季节正好是观赏海鸥群离开的最佳时间。那些身子轻巧的,有着白色羽毛的家伙们每年经过长途旅行来到这里过冬,春天的时候再飞回去。
我很幸运的吧?你肯定也会这样想。
我真想将我所见到的一一讲给你,但又觉得单薄的文字不能全部将它们传递出去。
我见过了峡谷中奔腾的马鹿群,扬起的沙尘蔓延数十里;沉入大海的落日,橙红的霞光耀的海面熠熠闪光,天和海红的连成一体,似乎在那一刻融合;还有,最令我陌生的,人类的世界。
我要谢谢你,正是因为你的话语,我才开始用不同于以往的视角重新审视这个世界,我看到了它的美丽也探知着它的丑恶,但所有的这些,鲜活的跳动着的事物,神奇的让我更加用力更加深切的热爱着这个世界。
这是以前的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受。
数百年来,我呆在那个黑色的沉闷的罐子里,所触及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它不仅束缚住了我的躯体,还停住了我的一切,时间于我是静止的,包括思考,包括心……不知在何时,我的记忆变的模糊,我记不起鸟是什么样子,春天的时候山的颜色,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
解放之日,我在树木的阴影里看着你慢慢的走下山去,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一种预感,感觉你一定还会再回来。
你差点忘记了我,这让我稍微有点失望,后悔贸然在人类面前现身。但毕竟也是我的恩人,我就破例和你玩一会吧——
本来是这样的。

“呐,可以给我一杯水喝吗?”
奇犽发觉衣角被人轻轻拉扯,他停下笔,看到一个吸鼻涕眼眶通红的黑发小家伙,五六岁的样子,卷发纠乱成一团但穿着一身干净厚实的衣服,应该不是小流浪汉。
“和父母走丢了吗?”
“嗯。”小男孩推开奇犽给的咖啡,吐着舌头眉头皱起来,看来是不喜欢这种带着苦味的饮料。他不停地重复着这个动作,要把着怪味道从舌尖清除,嫌弃的神情让奇犽不禁觉得好笑。
使者很快端着水走了过来,奇犽将水杯推到还在吐舌的孩子面前,“水来了,快喝吧。”
男孩抱住被子,急切的似乎要将大半个脸都埋进水杯中,咕咚咕咚,待他心满意足的抬起头露出笑脸时大半杯水已经进了肚。
“我叫奇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贝格。”
“好的贝格,你记得你和爸爸妈妈住的地方吗?”
贝格抱着杯子茫然的摇头,眼睛里充满了解渴后的满足感没有一丝紧张的意思。
奇犽叹了口气,现在是旅游旺季,其中带着孩子来看海鸥的家庭肯定不在少数,贝格应该就是其中的一员,然后在拥挤的人群中与父母失散了。
他的嘴角上扬,虽然很棘手,不过没有什么能难倒自己。
“你的爸爸妈妈叫什么?”
小孩儿翘着嘴巴不假思索的笑着答,“大卡特!我是小卡特!”
“唔嗯……”奇犽很无奈,单凭着这一个常用姓要找出一个孩子的父母真如大海捞针一般困难,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试着画一下你的父母怎么样?把他们的特征告诉我。”
距离计划中的观赏时间还剩小半天,奇犽决定帮助这个小家伙。作出这个决定倒不是他有多么担心这个孩子和体谅与孩子失散的父母的急切心情,而是单单因为这双眼睛——
和他一样的大眼睛,纯粹的让人无法拒绝。
“包在我身上了,绝对会帮你找到老爸老妈的!”

几分钟后奇犽捧着小贝格的画作眉头拧成一团。这着实是一幅抽象派作品,凌乱的线条里甚至捕捉不出一点人类五官的模样。倒有可能是妖怪——想到这他不禁在心里笑了,我可不长这样子。
看来自己把人类孩子的绘画水平预想的过高了。
他把男孩的画作还回去,发现自己很难向这个无比期待的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浇上失望。
他倒吸了一口气。
“很棒——贝格,你可帮了我大忙!现在我们出发去找你的父母吧。”
小男孩跳将起来,开心的拍起手,他跳下椅子三步两步追上奇犽,伸出小手拉住了奇犽的手。
奇犽里的一惊,差点把费心藏起来的尾巴露出来,他低下头,看到小家伙人畜无害的冲自己笑的灿烂。
尽管打破从前的自我融进了人类之中,但天性谨慎的他不曾在一刻放松过警惕之心。
对了,除了那个人。
一直引以自傲的记忆力失了灵,奇犽突然记不起那天山上的模样,回忆变得模糊化如同晕色了的画儿,只有他的身影清清楚楚。黑色清爽短发的少年,穿着短袖卫衣,看起来呆呆的却出乎意料的身手矫健,橙黄色的眼睛率直而真诚,没有一丝迷茫——那让人无法拒绝。
起初只是觉得太无趣而已,想着看起来与自己等同年纪的人类孩子搭话——奇犽这样告诉自己,他预测着对方下一秒的行动——震惊或着害怕,最后转为防御的样子或者狼狈的逃窜——但对方的反应却出乎自己的预料。
不,与其说出乎,不如说是根本无从预料。
“没人告诉你妖怪很危险的吗?”
“没有!”
那男孩斩钉截铁的笑着回答。
哈?
真是……奇怪的人类。

“抱歉啊,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也没有符合您描述的卡特夫妇。”
这是他们询问的第五家旅馆,再一次毫无所获。
奇犽低头,贝格脸上已经蒙了一层雾似的失望神色,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你知道这里的海鸥吗?”不能让他哭起来,奇犽想着,他找了个话题转移小男孩的注意力,“听说他们是飞行了4000多公里,从很远的南方来这里过冬的,每年的这旅程都要花费一个多月时间,很厉害的吧?”
看来计划挺成功的,贝格扬起小脸,显示出被话题吸引的样子。
“4000公里,有多远?”
“咱们刚才走过的距离大概只有1500米,换算一下的话——”奇犽用从人类那里学来的知识迅速的在心里计算,“是我们走的距离的260倍还多。”
“好厉害!!”
“嗯,他们可以日夜不停歇的飞几周,通常只在中途停歇一次。”
“他们好厉害啊!”贝格的脸上充满了敬佩之前的疲惫一消而散,“原来今天看到的那些白色的小鸟儿这么棒!我也要向它们学习!!”
“等等,你看过那些鸟儿?你记得是什么时候看的?在哪里?”
奇犽叫住大踏步向前迈步的小男孩。
“你仔细听听我列的这些名字,对哪个地方有印象?”
奇犽回忆着地图上观看海鸥的适合地点,慢慢的将他们列出。
“唔,那里有亭子,还有,嗯——对了,很多的船!”
“那就是长桥喽!”
“啊!”贝格开心的跳起来,“我有印象!车里反复放过这个名字!”
大概是自己跑上了车吧,这样就能合理的解释距离的问题了。奇犽想。
长桥距离他们所在的地点有四五站的路程,不近也不远,奇犽带着小孩跳上了公交车。把一个极度兴奋的小家伙安稳的按在座位上一点也不容易,这让奇犽重新对自己对付小孩子的能力充满了质疑。
天色渐暗,昏黄的路灯渐渐升起来,映的天空一片朦胧。
“大哥哥见过日出吗——就是太阳升起的那个时候,”贝格攀着车窗歪着头问,“这次爸爸妈妈答应我让我看一次日出的!”
“嗯。”奇犽拄着头平静的回应。
“我超级期待的——!”小家伙谈到开心的地方,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大哥哥经常看到它吗?”
“恩。”他想起了什么,有些心不在焉。
“诶?不会腻的吗?”
“你知道吗,即使同一个太阳,在不同的地方所看到的景象却都是不同的。”
“真的吗?”
“同一个事物在不同的地方所看到的景象不同,同一个地方的景色在不同的心境下看也不同——”
“好复杂的样子,”贝格嘟起嘴,“但我大概能明白的!当贝格发觉自己迷路的时候道路都像变了形的怪物一样特别可怕,和之前牵着爸爸妈的手一起走的时候完全不同!”他突然仰起头问到,“大哥哥最喜欢的景色是在哪里呢?”
“最喜欢的景色?”奇犽沉思,流经了无数的城市,看过感受过接触过无数的景色与人们,为了确认着什么而不断的旅行......但最清晰的,“最清晰的,最常常浮现在眼前的,是那个清晨——”
“——那个年初清冷的早晨,太阳从山的夹缝中升起,仿佛是向我宣告着什么的开始似的,他对我说‘从现在起,就是「新的开始」了’。心中的顾虑如同冰雪消融了般,瞬间就豁然开朗了,心里温暖的我好像阳光照进了身体一样......这个情景最近不断的不断的浮现,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那个人一定是对哥哥很重要的人吧?”
奇犽静了半响转过头笑着回答到。
“嗯,很重要的人。”

公交停了下来,两人下车四处张望之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叫,是那种带着些嘶哑的欣喜声音,穿过人群跌跌撞撞的由远及近。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不必多言,贝格的父母亲大概怎么也没想到孩子会跑到公交上,在疯狂的找遍整个沙滩接近绝望之时突然发现了下车乘客中混进的小小的熟悉的身影。

“如果不断的想起某个人的时候那不就是想要见到他了吗?我就是的哦,我一想起小贝,我家的狗狗,就想立即见到它,见到它——立刻的回家见到它——”
奇犽捏着一组海鸥摄影照,回想起离别时贝格对自己说的话。他推辞了两位家长盛情的招待唯独留下了他们赠予的这组作品——他们此行的目的。
此刻他站在海滩上,静静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和他一起在黑暗中等待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不约而同的保持着安静,空旷的沙滩栈桥边只偶尔传出簌簌的低语,轻飘飘的飘不多远就被浪潮声击散。
天色一点点的变的透明,那浓稠的黑色层层化开,仿佛谁用画笔将颜色抹掉又点上一圈的鱼肚白在天边,当那海平线上渐渐亮出红光时沉寂已久的鸥群开始骚动了,声音渐渐变的喧嚣起来,数百数千只白色的鸟儿舒展开双羽,迎着朝阳接连起飞。
初春的天气,清晨带着些凉气,这让奇犽再一次回忆起那日的清晨和那份一直在确认的感情。
是时候回去了,晨风拂动起奇犽额前的碎发,他的目光追随着起飞的海鸥群,那群自由的白色正傲然沐浴于阳光之下。
奇犽突然觉得自己和那些海鸥是那样的相似。
他扔掉了那封一直在写着的信。
该回去了,回到我的自由之所——那个人的身边。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