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早恋组】灯塔

配对:奇犽·揍敌客/杰·富力士(无差)
分级:G
概要:在这个故事里有一座不亮的灯塔、一个没有尽头的冬天和两个因为命运而相遇的少年。
注释:一个笨拙的童话故事,送给自己


>>> 1
日将尽的时候,旅人推开了守塔人的小屋。
风雪呼啸着灌进屋子,把不大的小屋震得隆隆作响。他紧接着关上了门,将冰原上的怪兽赶出小屋。
守塔人看着这位不速之客,抬手示意请他坐下。在这个了无人烟的冰原上,没有人会拒绝自己的同类。
“真是个要命的天气。”
旅人揉着被冻伤的双手和脸颊,接过守塔人递来的热汤,他注意到守塔人有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盈着灼灼火光,如同一团浓艳的红被冻在冰湖里。
他们很久很久都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望着对方,这是默契的、无声的对话,他们本是陌路人却一见如故。
热汤和篝火的温暖消除了旅人的疲惫,他变得活泼起来,主动讲述起自己的旅程。
他从他的岛上启程,那是座很小很小的岛,但永远生机勃勃,远远望去就像一直浮在海面上的绿色鲸鱼。
海是一望无际的蓝,当风平浪静的时候漾着一个个泛着白光的小梭形,如同被分隔的小亮片。那片蓝色拥有独特的力量,吸引得人移不开目光,想要一头扎进去将全身心都浸成它的颜色。
阳光从高高的云缝间透下来,在海里散成网状,如果这时你恰好站在海边,还能看到珊瑚飘动在海底的影子,它们的边缘镶着窄窄的一圈发亮的光边。
鱼群有时候会浮上来紧紧贴着海面游行,它们默契而整齐,贴着他的船迅速地呼啸而过。有几只海豚曾陪伴过他一段时间,他给他们每一只都起了名字,喜欢在跃出海面翻滚的叫海宝,总是游在队伍最前方的那只叫头领。
他曾见证一场飞鱼、海鸥和鲨的混战,逃窜的飞鱼从他的船中间穿过,有一只掉进了他的船里,他将它捞起来帮助它回到了属于它的海中。
他去过零落着飘着彩旗帐篷的草原,去过一座金黄的山,各种各样的森林还越过了无数座高山,而现在,他穿过了半个星球来到了这片冰原。
旅人的声音抑扬顿挫,眉毛随着声调而抬起,两只手一刻也没闲着,他仿佛是回到了过去,那些由语言组成的一幕幕冒险中。当讲到和风浪搏斗时他便挽起袖子挥舞双手,仿佛面前便是扬着水花扑腾的海浪;当讲到从密林穿梭时他便猫下身子,仿佛一只花豹随时会从身侧窜出来。
旅人绘声绘色的描述深深吸引住了守塔人,这是个难忘的夜晚,他第一次忘记了外面呼啸的狂风,忘记了漫长的黑夜和寂寞,他一眨不眨地望着旅人,他用热切的目光望着一个全新的世界。
守塔人动了心。

>>>
奇犽最初对小杰产生兴趣倒不是因为那句为自己争理的话,而是他由此注意到了这里有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孩。
个子不高,又黑又直的清爽短发,健康的小麦肤色,绿色小夹克配短裤,脊背挺的很直,他转过头,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这是个精神的小孩,站在在满满一屋五大三粗的猎人考试侯考室里格外突兀……像他一样突兀。
他问你多大了,对方回答12岁。
他想,和我同年啊。
于是他当即决定和这个家伙一起跑一程,他说好,我也用跑的。
他们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成为了同行的伙伴,而且恰巧的是,他们都是对方的第一个同龄朋友。
奇犽是因为环境特殊,他的活动的范围里几乎没几个孩子,何况还有一双紧紧监视着他的眼睛;小杰则是因为家乡太小,实在是小的可怜,只有野生朋友们陪伴他。
吸引与被吸引是个抽象的概念,受到影响的人往往迟一秒才会反应过来。
当老爸以奇犽从未感受过的温柔而有力的大手掌揉着他的脑袋时,他又惊又怕。他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一直敬畏着的父亲,在他鼓励的眼神中回忆自己和小杰一起度过的时光。
他惊讶地发现那一幕幕场景都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眼前,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很多。
比如第一次见面时小杰手中的那副奇怪的钓鱼竿,他们曾交换着玩具玩过,操作起来着实奇怪,但非常有趣。尤其是小杰,耍弄起它来简直得心应手,十分的帅气。
再比如说明明尚在考试中途,却不顾自己的安危和考试调头回去找人。本以为铁定被淘汰时却又神奇地出现了自己面前,问了他才知道原来是靠着气味一路赶回来的,简直就像是只狗。
还有在监狱塔里的时候比赛谁的蜡烛先燃尽。对手是个死囚骗子,在蜡烛里做了手脚,眼看就要输掉了,他却说:这样就不用担心蜡烛会灭了,把蜡烛放在了地上自己冲上去吹灭了对方的蜡烛反败为胜。
奇犽忘记了自己到底讲了多久,在这个诺大的,他从来没有多停留过一刻的房间里,他回忆着小杰的故事,忘记了时间。
父亲的眼神是柔和的,带着鼓励的神色,一边细心听着他的话一边鼓励着他继续将见闻讲下去,他开心得有些忘我。突然父亲打断了他,问他:“你想见自己的朋友吗?”
奇犽怔住了,他有些胆怯地看着父亲,感觉心底里的那句酝酿了很久的话遇正逐渐变得滚烫,灼伤着他的喉咙使他不敢轻易说出口。他犹豫着,而父亲的一席话语和深切的眼神最终让他放下了紧绷着的心。
“嗯。”
奇犽如是回答。

>>> 2
风在天亮之前就安静了下来,雪也静悄悄地回到了它的归处,旅人走出小屋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这个地方。
雪白的耀眼,如同白色的地毯铺在大地上,旅人带上护目镜向极远处张望,他看见冰原在自己的脚下延伸,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上。
他看到了一座高耸的灯塔,突兀而奇特,白色的塔身在阳光下熠熠闪光仿佛是用冰铸成,它高耸、挺拔,笔直而光滑的塔身一直延伸到天底下,在最顶处露出环形的窗,里面挂着一盏简朴的灯。
灯塔静悄悄地伫立着,似乎已经融入这片冰原和它成为了一体,在灯塔下旅人看到了守塔人,他安静地站在塔下仰望着灯塔。
“这是我的灯塔。”守塔人向旅人介绍道。
“它为什么不亮?”
“因为我无法点亮它。”
“你要一直守着它吗?”
“是的,”守塔人停顿了一下,“因为它在这里,我必须守着它。”
旅人不解地看着守塔人,有一瞬他恍惚看到了漫长的时间从他的眼中流过,他看到了无边的孤寂,看到了无数落日与朝霞。他们并肩站着,直到第一片雪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下雪了。”旅人说。
“是的。”守塔人回答。
“真美,”旅人说道,“真好,你天天都能见到这么美的雪。”
其实这很普通,守塔人想,这样的雪他已经见了无数遍,它们经年不变,冷漠又坚硬。然而当旅人夸赞了它们之后守塔人突然惊奇地发现那些他曾经厌烦的雪花的确非常美丽。
“要守多久?”
旅人回到了最初的话题。
“不知道。”
“如果可以的话,”旅人发出了邀请,“我想试着帮你点亮它。”
“太好了,”守塔人惊讶了一下,他看着旅人努力掩盖住内心的激动,“它正在等着你。”
守塔人将守塔人日志交给旅人看,上面记载着关于灯塔的一切。

守塔人守则:
守则一,守塔人的职责是守护灯塔;
守则二,守塔人只能在灯照亮的范围内活动;
守则三,守塔人要找到点亮灯塔的心。

那是一颗怎样的心?守塔人并不知道,他从父亲手中接过了这座灯塔,但这并不是他的意愿,他只知道,自己的父亲也是从他的父亲手中接过的灯塔。不管这世界变与不变,旧的雪化掉了新的雪又蜂拥而至,守塔人世世代代都是冰原上的守塔人。
守塔人看向旅人时发现旅人也正看着自己,他觉得有什么在自己的喉咙里滚了一滚又滑了下去,他长了张嘴又合上,这时对方开了口。
“可以试一试我的心吗?”

>>>
他在干什么?他在捞星星,从黝黑黝黑的湖底,每次当他即将触碰到那星星时它便会突然碎掉,那是他的星星,他触碰不到的星星,就那么遥遥的,与他保持着永远的可望不可及的距离。
他没想到有一天,星星会主动落下来掉到他的手心里。
奇犽是在地下行刑室里听说小杰一行的消息的,胖到只剩下肉的糜稽捏着鞭子趿拉着鞋子从走廊上走进来,奇犽老远就听见了那动静,不过他忙着打瞌睡懒得睁眼。
糜稽油腻的脸上一把一把的肉,嫩得仿佛能捏出汁来,眼睛给挤到了两边像两只倒转了的峨眉月,嘴唇是薄薄的一抹,幸甚至哉没成为肥肉的一部分。每当他说话的时候总是拧着着嘴角一边的肉歪斜起来,说到激动处那可怜的细细的眼睛也给挤没了,说到底,这张脸是黄金宝地,可供利用的空额少的可怜,眉眼得打着精细的算盘才站得稳。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奇犽提起了点精神,他想笑糜稽被电铃打断时那副便秘了一样的表情,不过理智让他忍住了。糜稽肥胖的手抓着小手机,奇犽在旁边歪着头候着,听说是妈妈打来的电话后他的有些无趣地转过了头,然而下一秒糜稽细小的眼睛却弯了起来,他放下手机歪着头陶侃似的看着奇犽,冲奇犽挤眉弄眼:
“奇犽,你的朋友……”
当听到“你的朋友”这个词的时候奇犽着实愣了一下,仿佛平静的湖面上落了一块小石子,然后整片湖再也无法安宁下来。喜悦不可抑制地从心底浮上来,他觉得自己身上又重新充满了活力,他的精神变得高昂起来,他觉得自己能冲破这个冰冷的沉闷的毫无生气的石头屋子冲破盘根错节的地下通道直通到阳光底下。
但在同时他又害怕和担忧起来,他本是做着再也不相见的打断破罐子破摔地潇洒走人,如今他怎么好意思再见小杰?他在他的眼里会是什么?一个害怕哥哥乖乖认错回家的离家出走小鬼?太逊了。几秒之内奇犽又说服了自己,因为小杰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把他那么想,但他又忍不住担忧,这不是个平常的家,这是个虎狼之地,这不是正常人该呆的地方……
短短的一瞬里奇犽的心里已经是冰火两重天,然而当他得到特许走出囚室时,所有的顾虑忽然一扫而空,他先是加快步伐继而竟然跑了起来。
小杰——他的朋友——现在就在等着他。奇犽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胸中积郁的阴霾此时完全消失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的朋友。

>>>3
守塔人攀上高塔,他稳稳地站在梯子上,踮起脚把旅人的心放进灯罩中。
灯亮了。
守塔人克制着自己的激动回到地面上,他长久地仰望着自己的塔,他产生了一种美妙的错觉,仿佛自己是第一次看见它。他第一次发现,他的塔是如此美丽如此动人,从它那半透明的笔直墙壁到它闪耀的暖黄色的光芒。
他发现了很多平日里被忽视的小细节,它墙体上细细的雕花,它冰凉的光滑的壁体,它是那么匀称那么美丽,它将那光投到很远很远,似乎能穿过整片冰原。
晚餐的时候旅人对守塔人说自己要重新启程了,他邀请守塔人加入他的旅程。
“不能多留待几天吗?”守塔人用尽自己所能试图将旅人挽留住。
“不行,”旅人说,他看起来也很悲伤,“我是旅人,不断地旅行就是我的生命,我不能停下脚步。”
守塔人沉默不语,他觉得自己正在失去身体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但我可以带你去看海。”旅人又说道,“它美极了,你肯定会喜欢的。”
守塔人想去看海,因为旅人说海是他眼睛的颜色。他从不知道自己眼睛的颜色,直到旅人的出现,他所知道的那颜色是通过旅人的眼睛看到的,混和着褐色的蓝,那是一种混染的颜色。
“我们去看海吧。”旅人再次发出邀请。
“但是灯塔……”守塔人想到自己是不能走出灯塔照亮的范围的,他欲言又止,因为希望而变得兴奋的脸上渐渐变回阴郁。
“没关系,”旅人握住了拳头,冲他自信地笑着,“总会有办法的,我和你,我们一定能找到办法的。”
守塔人愣了一下,他被旅人的笑容吸引住了,这个人身上带有一种神秘的魔力,他的话语他的眼神他的目光,他的所有吐息和身姿让守塔人为之折服,只要在他的身边,世上似乎就没有克服不了的难题。
“我很乐意。”
守塔人露出了多年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旅人的邀请。

>>>
小孩子会不知不觉的把自己身边所见当做世界的全部,奇犽也经历了这样的一段时间,他觉得用手指转动小刀是很平常的事情,把自己的骨骼扭曲制造出幻影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当他发觉自己的确与众不同时着实惊讶了一阵。
然而现在他又变得平凡了,如同六岁那年掀开真实的世界的一角一般,呆在小杰的身旁让奇犽重归人间——他有了陪伴自己的人。
他们一同去了天空竞技场,儿时的奇犽曾被扔在这里跌爬滚打了两年才得以应允回家,然而这个地方竟然并未给他留下什么痛苦的回忆。他像展示玩具一样像小杰展示这座巨型高塔,如同它就陈列在自己寝室里。
他不急不躁地享受着一切,包括陪着小杰从底层慢慢爬上顶楼,背着他用自己的手段清除找麻烦的家伙,还有在小杰受伤暂停特训的时候主动停练陪着他。奇犽觉得这仿佛是自己十二年以来第一次尝试享受人生,他像是品尝清晨第一滴甘甜的初露般,每一天都过得愉快而闲适。
实际上,奇犽在此前已经无数次成功离家出走并在各地游走,然而那些经历留下的痕迹远远不及这一次深刻也不如这一次欢愉自由。
去友克鑫前奇犽跟着小杰回了一趟鲸鱼岛,他承认,自己从未见过那么美丽的岛屿。鲸鱼岛有着和它的名字相符的形状,从海上遥遥望去那座岛儿就像是一头鲸浮在蔚蓝无际的大海之上。他甚至不禁幻想,也许有一天那岛屿会变成真的鲸从海洋一跃而起。
我愿意相信,奇犽想,和小杰这家伙沾边的东西都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不然他无法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现象,比如他竟然会破天荒地认为一座普通的小岛美得惊人,再比如被因为一句话弄的面红耳赤,还有……浮想联翩。
奇犽曾在脑中反复构思过他们的旅行,那些断断续续的幻想涉及他们都将去哪些地方,品尝哪些美味,经历哪些冒险。它们的内容虽然千变万化,然而其中必然少不了小杰。在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那些数以百计的计划中,只有一个条件是最初的也最不可抽离的因素,那是他的全部绮梦的根源,是他的起点也是他的终点。
当你遇见一个人之后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了。而一切的起因是你喜欢他,你爱他,你的星球将为他转动,你的心将为他跳动。

>>>4
启程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浮在半空中的云无风自动,如同游弋与蓝海中的巨大白鲸。巨大的阴影投射在大地上,天光在云的缝隙中若隐若现,光柱可见成形如同从天垂落的天梯,天空很低,低的仿佛触手可及。
守塔人和旅人走在绵延起伏的荒原上,尽管景致不一而足但守塔人总是违心且固执地认为这里的景色比自己所见到的美丽百倍。
他爱那湖面上凝结着冻入了气泡的冰晶,爱从脸上刮过的干涩而发凉的风,爱那时不时从地底洞穴中冒出来的毛茸茸的小脑袋。
夜晚的时候他们用捡来的枯草点燃篝火,拢起雪垛抵挡寒冷的夜风和保护仅有的热源。他们挤进同一张棉袍中,依靠着对方的体温汲取温暖。
守塔人能够听到旅人的心跳,那心跳声沉稳而热情,温暖似火柔和似春。起先他还无法平静下来,他局促不安地呼吸,害怕自己加快的心率会让对方察觉,然而他意外地发现,对方的心跳中也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波澜。
在无边的寂夜里,在流动着绿色极光的寰宇下,守塔人感到他们的心跳声正在慢慢地趋于一致,仿佛他俩成为了一个共同体。
守塔人闭上眼睛安详地睡着了。
旅行的日子里时间过的飞快,连原本枯燥无味的步行也变得趣味十足。在攀登过最高的那座雪山山头后,他们惊喜地发现山脚下延伸出一茬又一茬绿色。
守塔人建议加快速度,然而旅人却拉住了他。旅人悄悄凑到守塔人耳边告诉他,这里出没着一只巨熊,它的脾气非常暴躁,他经过这里的时候就差一点被它袭击。
他们小心翼翼地行进,然而当经过山谷的冰壳时巨熊毫无征兆地窜了出来,这头熊的面容可怖,守塔人被吓得呆住了。旅人跳起来挡住了巨熊挥向守塔人的爪子,那坚硬的利爪划破了旅人厚重的棉衣,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肩头。
他们一同滚下了山崖而这恰巧救了他们一命,发泄完毕的熊没有追下来,它耀武扬威地走回了自己的洞穴。
守塔人紧紧抱着受伤的旅人,他听到旅人在自己的怀里痛苦地喘息,他的心痛极了,内疚和自责充斥了他的胸膛,他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再快点、再早一点反应过来,他甚至恨不得受伤的那个人是自己。
旅人按住他的手冲他微笑。
“我没关系的,不要为我担心。”
守塔人一声不吭,他为旅人清理干净创伤,敷上随身带着的草药,然而他知道仅仅这些是无法让旅人恢复的。
旅人需要心,不是一颗还在为灯塔燃烧的心,他需要一颗完整的心。

>>>
奇犽有时候认为自己是最能够理解小杰的人,有的时候却又觉得自己完全搞不懂他。他想不明白,小杰身上那股无穷无尽的劲儿到底是从何处来,是从那热乎乎的胸膛里吗,难道那里有一颗不停燃烧的心?还是从那晕乎乎的小脑袋里?从那异常执拗的脑电波里?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小杰总是能够用他的热情和直率以奇犽想象不到的方式一语戳破他的顾虑,化解他心头的不安。

“你就像光,有时候太耀眼,令我无法直视你。”

奇犽的快乐由小杰而生,他的危机亦由小杰而起。在友克鑫的蜘蛛巢穴中,在NGL的蚁王直属护卫面前,在森林遭遇那只阴阳眼的嵌合蚁士兵时时,奇犽的唯一念头不再是保全自己而是保护小杰,即使牺牲自己的性命。
也许是老天的眷顾,也许是对他的勇气的嘉奖,奇犽发现原来自己这几年来一直被一根针操控着,他被压抑着压抑着,他的抉择他的怯弱原来都是被控制的。
奇犽知道,这多亏了小杰,是小杰给了他勇气给了他决心,不然他恐怕一辈子都要生活在那根该死的针的阴霾下。
他们焦灼不安地在旅店里等待着会长三人的消息,小杰坚信凯特一定会回来,他自信的目光和鼓励的眼神仿佛定心丸一般,也给了奇犽希望,然而秀托和拿酷戮却带回了一个噩耗。
自从那之后,小杰就仿佛一颗定时炸弹一般,奇犽一面与他如往常那般交谈一边在暗中默默地揪心。
奇犽明白,他全都明白,他知道凯特对小杰来说有多重要,他知道小杰将致使这发生的原因归结到了自己身上,他知道小杰无法承担这一切。他的心中没有怨,他只有恨,他恨自己没有能力去分担小杰的痛苦,他恨自己,竟然找不到一种方法去帮助他,做他曾为自己做过的事情。
他是那么的无能无力,他只能选择站在小杰的身后,盯紧他,看牢他,然而他却救不了他。
他,“无能为力。”

>>>5
守塔人将心还给了旅人,看着那颗心回到它原本所属的地方,在旅人的胸膛里发出暖暖的橙黄,他欣慰地笑了。
旅人睁开了紧闭着的眼睛,问守塔人为什么在哭。
“怎么会在哭呢?我明明很开心。”守塔人惊讶道。
“你看,是泪。”
旅人抬起手从守塔人眼角捻了一滴泪花举给他看,旅人的手凉极了,守塔人说不出话来,他紧紧握住了旅人的手。
他们长久地沉默着,只是紧紧握着对方的手,这与他们初次见面时很相似,他们都没有开口但却似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想法,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我得回去了……在灯的余光消失之前。”
守塔人说得很慢,似乎单单这句话就已经用尽了全身气力。
“你并不想走。”
旅人说,但守塔人站了起来。
“你不能走,你还没看见海。”
守塔人用帽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那双海色的眼睛。
“我需要你。”
旅人哭着说。
守塔人闭着眼睛转过身,他缓慢而坚定地向灯塔的方向走去,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他甚至不敢转身和旅人说一声再见,他害怕看到旅人的脸,那会让他失掉仅存的勇气和决心。
到底是谁被束缚了呢?是自己还是旅人?守塔人已经想不明白了。此刻他的心里只有自责:自己什么也没能守护,他是个失败的守塔人。
他知道的,旅人不能停下他的脚步,那是他的生命。
他太爱他了,他不能剥夺他的生命,而他也有自己的使命,他是守塔人,他只能选择离开。

>>>
奇犽从未像这样不顾一切过。
他回到那个他本以被他在心中抛弃了的家,回到那冷冰冰的地下通道,回到那他一直抗拒着面对的过去里。
所有遇到他的管家们都在偷偷议论着,他们的少爷变了,变得更强大更成熟更加自信了。
只有奇犽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改变,他只是找回了自己,而那个使他找回自己的人正躺在千里之外的病床上,身上插着无数的导管每一个导管都为了维持他微弱的生命。那是他最好的朋友,这世上和他最合拍的人,他最重要的人,他的光——正等着他去拯救。
奇犽正在慢慢地取回自己的东西,与此同时将被给予的还给他的给予方。
他们在世界树下分别,两人彼此都尽量保持着克制,在他们的历险里曾经历过数次分别,但没有哪次比得上这次别离。
小杰收敛的态度让奇犽内心有说不出的复杂,男孩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自如,而他也是如此,毕竟他们都不想要让对方担忧和感到压力。
他安慰自己,没关系,这只是一场暂时的别离。
他们转身,背对着彼此,然而这一次不再是并肩作战,而是真正的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前行。他们都没有回头,因为害怕面具会掉落,害怕眼泪会不争气地流下来。
到底他们都还只是小屁孩,喜欢耍酷的小屁孩,流泪道别这种方式太逊了,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较量,看谁会先绷不住哭出来。

>>> N
守塔人离开了旅人踏上了返程,中间他几度迷失方向,然而灯塔微弱的光一直指引着他。当他回到灯塔时惊讶地发现灯塔里的灯不仅没有熄灭反而变得更亮更灼热,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心跳的声音正好与灯光闪烁的频率相同。
原来是自己的心点燃了灯塔。
与此同时,守塔人在灯塔下发现了一个绿色的小嫩芽,虽然它很小,但守塔人知道它预示着一场春天,这无尽的冬天终于迎来了终结。
守塔人开始悉心呵护这株小苗,他甚至为它起了一个名字。当夜晚降临的时候他回到自己的小屋,面对着东方开始守望。他知道,那是旅人离开的方向。
他知道,旅人终有一天会回来,而灯塔,将为旅人指引前进的方向,使他最终抵达自己的身边。

>>>
“哥哥,我们的车来了,你在看什么?”
从书堆下冒出了一个黑色的小脑袋,蓝色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书页。
“没什么,恰巧看到了一本不错的故事。”
奇犽笑着合上了书本将那本书放了回去,顺手揉了揉亚路嘉的脑袋,她甜甜地笑了。
“哥哥不把它买下来吗?”
“不了,”奇犽把手抄进了口袋中,“那是个还没有完结的故事。”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奇犽沉思片刻,笑着伸出了手指指向远方。
“有一座岛,像是一头绿色的鲸鱼浮在海上——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就是那里。”


-End-

后记:终于填完坑了,我太开心了。
原本只打算写个童话,后来想既然打算发出去不如再搞得明白点,期间为了捋思路重温原作,重温过程中脑洞爆发又写了几个故事,坑了好久时候突发奇想觉得还是正经地理一下吧,于是又有了那篇(至今竟然还零散有人在看的)分析整理: 关于早恋组
这篇破天荒有大纲而且还是手写的,虽然写完我就没再看过了不过还是 在这里 存档一下
以及整理了 纯故事
我预感这篇所看之人了了,又是一桩舍本逐末的事儿,不过能填完这个以年为单位的坑我已经很满足了,毕竟私心很重,想了想还是作为给自己的一篇
我确定这是我最后一个诠释的故事,从今往后我一定好好学习怎么写同人
喜欢的话抬手给个评论吧,朕已阅甚欣喜也可以(不)

评论(1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