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5

=R
她变成了透明的海月水母
消失在梦的边缘

了解本博看我:
http://rary777.lofter.com/seeme

【包砸生贺】我亲爱的小熊

罗马尼亚时间8月13号啦!写给我亲爱的包包,祝这个36岁的宝贝生日快乐,祝每天都如你所愿,祝你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 🎉
⚠️本文为包个人向,在事实基础上有所杜撰,后段CE和AM友情出没
🎵枪花的《Sweet Child O’Mine》


»6岁
康斯坦察的初夏,正是白蔷薇最美丽的季节。老人的手指缠绕着绿色的枝桠,她正在细细地打理着这株花儿,这时身后传来一串轻巧而又凌乱的脚步声,老人回过头看到褐发小男孩正低着头走过来。
“哦,我的小sebby,你怎么啦?”
老人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微笑着转过身,小男孩紧紧抿着嘴巴,鼓起的腮帮将小脸涨的鼓鼓的像一只小肉包。他的脸已经憋的有些红了,两只又大又蓝的眼睛像两潭盈着晨光的湖,每走一步那蓝色湖泊里闪亮亮的光就随着摇晃一阵,仿佛下一秒就会滚下豆大的泪珠来。
“到外婆这儿来,宝贝。”
老人温柔地冲小男孩招了招手,男孩吸了吸通红的小鼻子迈开双脚向老人走去,一边走一边用手背抹了一下脸,又白又嫩的小脸上顿时又增加了一个脏手印。
男孩穿着一件T恤,一条长裤,趿着白色的运动鞋。今早出门时他这一身行头都是干干净净的,然而现在则不同了:上衣被揉得全是褶皱,带着很明显的厮打的痕迹,裤子大腿处有块污渍,看起来像是什么食物的残渣。他的运动鞋上沾了泥巴,鞋带也都开了,松松垮垮得像两丛乱草。
“看我们的小sebby,他在外面打架了,还带了个小脏脸回来。”
老人有些埋怨地说着,伸手轻轻揉了揉那个褐色的小脑袋接着抱住男孩亲了一下他的小额头。男孩一直低着头,像是在主动承认自己犯的错儿,但当这时他终于忍不住了,他一下子抱住了老人热泪在同时哗啦哗啦不受控制地滚了下来。
“不是我先的,是……唔……是……其实……哇……”
老人慈祥地笑了,她抱住大哭的男孩轻轻摇着,不时拍打一下他抽噎着的小肩膀。
“慢慢哭慢慢哭,有什么委屈,和外婆慢慢说……”
小男孩大哭了一场后情绪稳定了下来,他前言不搭后语地向老人讲述了事情的全过程,包括那个坏孩子是怎么把他刚洗好的干净裤子弄脏,他是怎样上前冲那个罪魁祸首挥出拳头又怎么被卷进大战里。
“哦,衣服脏了可以再洗嘛。”
“不,那是你洗的,他竟然弄脏了!”
男孩突然变得倔强起来,此时他已经不哭了,那双蓝色的眼睛现在变得又委屈又倔强。老人笑了,她伸出粗糙而温暖地大手揩了揩男孩挂在脸上的泪,低头亲了亲他的小脏脸。
“进屋去吧,我的小英雄,”老人起身拉起男孩的手悠悠转身往公寓里走去,“他需要喝点水啦,另外外婆还要奖励这个勇敢的男孩一个派!”

» 12岁
Sebastian盯着剩在盘子里的青豆,他拿着叉子不动声色地把它推到盘子外沿然后打算溜下餐桌,但这小动作没能躲过妈妈那双精明的眼睛。
“Sebastian,把盘子里的东西全部吃掉再出去。”
Sebastian嘴里哼哼唧唧,他想撒个娇躲过这一劫,但老妈似乎一点也不吃这一套。
“你还想不想找你的朋友们玩?”
Sebastian愣了一下,他止住了耍赖的小表情,乖乖拿起叉子。当那些讨人厌的青豆被塞进嘴巴时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还好痛苦只在一瞬间,仿佛是从地狱旁转了一圈,还不等苦味蔓延开他便已经抢着捞了一大杯水,用一大口水把那苦味冲了下去,妈妈有些惊奇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干净利落地咽下这蔬菜。
“好了,你可以去玩了。”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seb抹了抹嘴角,他的神情并不怎么愉快,“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对吗?”
妈妈没说话,她的眼神里带着默许的意思。
seb把手抄进牛仔裤的口袋慢慢踱步出了门,邻居家的大金毛隔着栅栏冲他摇头晃脑,阳光下它那金色的长毛笼着一圈光,seb冲他挥了挥手,下垂的嘴角扬起一个笑容。
他走下楼梯穿过一排挂着爬山虎的矮墙,手指在粗糙的墙面上轻轻地点着,他喃喃地哼着调子,那是一首简单的钢琴练习曲,妈妈做家庭教师时教给她的学生的。他一边哼着一边试图用手指在墙上敲出相同的节奏,这时他看见自己的两个伙伴结伴迎着自己跑了过来。
“seb!你真的要走了吗?”
穿着格子衫的那个男孩隔着老远就冲他喊到,seb站在原地抿着嘴,极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我一点也不想走。”
他看到地上有一颗石子,他飞起一脚把那石子踢到了花坛里边。
“我们还是好哥们儿吧?”另外一个个子稍矮的男孩在一旁不安分地扣着手指头。
“当然!”格子衫男孩大喊了一声,他伸开双臂揽住了两个伙伴的肩膀,一边一个,“对吧,seb?”
“对,当然。”seb惊讶了一下,紧接着坚定地肯定到。
“我们肯定还会见面的,”格子衫男孩开朗地笑了,“你来找我们——我们肯定还在老地方——不然就我们去找你。”
“可那是美国啊,和这里隔得超远的。”另外那个男孩突然插了一句。
“那有什么,”格子衫男孩不屑地挑了挑眉毛,“等我当上了机长,往返大洲之间还不是一眨眼的事!对了,seb你要是去了美国不就能进NASA了!”
“对啊!”
seb甜甜地笑了起来,原本因为搬家而离开两个伙伴的忧郁此时一扫而空。

» 15岁
别叫我别叫我,seb在心里祈祷着,他握紧了拳头拿那双大眼睛偷瞄站在两个桌子之外的老师。
除了像他这样有着特殊情况的学生之外,几乎没有人会在意自己被叫起来读课文,然而seb却宁可被点名列算式也不想被在这个时候叫起来。他讨厌自己的口音,那带着浓厚罗马尼亚色彩的发音。
“Sebastian。”
很遗憾,他还是被叫到了,事情就是那么奇怪,你越不想它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它偏偏会找上你。
seb带着不情愿站了起来,强打着精神捧起课本,从第一个单词开始往下读。自从搬家来到美国后,他一直在努力地纠正着自己的发音,但总还会不时蹦出一两个奇怪的音节。
开始后一直很顺利,连seb也不禁放宽了心,然而一个突然的“f”音坏掉了一切,seb的声音开始颤抖,他的罗马尼亚式发音又出来了。尽管他没听到一句窃窃私语,但他仍觉得教室里的几十双双眼睛在此时都在看着自己,他能想象到某些人已经笑歪了嘴角准备拿他的奇怪口音开刷——尽管他什么也没听到。
seb忐忑不安地挨到了下课,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人围住他,没有有人对他挤眉弄眼,然而这反而让他觉得更加不自在了。
走廊上挤满了人,seb走得很慢,他努力地寻找可以通过的缝隙,用了比平时慢一倍的速度才挪到壁报栏前。壁报栏里贴满了宣传页,在最中间最起眼的地方贴着一张巨大的海报,内容是后天即将上映的一场话剧。
seb仰头看着海报,脸上充满了向往的笑容,他默默记住了上演的时间和地点。自从观看了人生第一部话剧之后,他就开始逐渐迷上了它,具体地说是迷上了演员们在舞台上用夸张的肢体动作、表情以及他们令人吃惊的专注力和投入进行的表演。
那太酷了。
即使什么也不听他也能感受到他们的热情,那个被聚光灯投射的舞台就像是梦想的聚集地,从那里诞生出一种令人欣羡的神奇的东西,像是情绪又像是某种力量……它吸引着他,深深感染着他。
每当沉浸在他们的表演中时,他会忘记所有正困扰着自己的事情,讨厌的口音、同学的嘲笑、考砸的试卷……甚至是那个平凡的自己。
他开始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变得像他们一样。

» 22岁
距离平安夜还有几周,有几家店已经挂上了圣诞老人的红帽子和精心装饰的小圣诞树,路灯的灯光从距地面几米的夜中升起,和城市不眠的夜空连在一起。
Sebastian握着被冻得冰凉的手机,屏幕亮着,通话界面上的备注名是“母亲”。他缩着脖子把自己埋进大衣里,脚下赶路的步子没停,他拐进一条较为安静的小巷里,迎面是上坡,街边首尾相接着停了两辆车,一辆黑色的车打着近光灯从他的身后驶过,似乎是辆捷豹。
seb一直呆望着那车,直到听筒里传出了声音,他赶紧把耳朵贴了过去,同时嘴里叫到:
“嗨,妈妈。”
“嗯,没有,一切都很好……对,平安夜我会回家,最近?暂时没有新的片子,嗯,对,我错过了一个角色,嗯……”
他只通了一会儿话,手便有些冻僵了,seb将手机放回口袋,搓了搓凉透了的手并借着热气揉了揉发红的鼻子。
自错失了上一个角色以来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这一次他比往常更加失落,接不到角色的这段时间里他只好先找了份临时的工作维持生计。从工作地到租的房子有一段距离,通常他选择步行走回去,这样既能节约一份路费还能锻炼身体,住处并不怎么暖和,走一走还能热一热身子,可谓一举多得。
seb穿过了小巷又走到了大街上,时间已经不早了然而街上还是很热闹,seb打了个哈欠,心想去他的夜生活,现在他只想倒在自己温暖的床上睡一觉。
对seb来说寻找新角色的这段时间总是很难熬,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小演员,他心里总是没有底气。他并不是个乐天派,相反,他总是很诚实,他对自己的一切认识得有些太清楚了。
如果有人问他演戏中最讨厌的是什么,他会回答自己戏份结束的那一刻,虽然拍摄时也少不了烦恼,但大多数时间里,只要有工作他就很开心。
那要是有人问,你会不会放弃从事演员?他绝对会回答不,就算再困难他也不会放弃。自从15岁那年他选择了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后,他就从没想放弃。
seb这样自问自答着,又溜达过了一条街,如果以后有人这么采访他他就会这么说——他在心里这样决定到。
更何况我还有一群朋友,一群很好的朋友,他又想到,和他们一起努力也让我开心。
seb伸出手揉了揉耳朵,他吸了吸鼻子有些开心地笑了,他三步并两步地跳进了住所的楼梯间里。
“嘿呀。”
又一个劳累的日子结束了。

» 32岁
有一段时间,Sebastian疯狂迷恋上了小刀,他手里捏着塑料做的高仿匕首,甚至坐在车里的时候都在把玩它。他的朋友们拿这个当做梗打趣他,笑他新的女朋友没有泡到现在却开始专注地泡小刀了。
虽说他玩小刀并不完全是出于兴趣而是工作的需求,然而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帅气又疯狂的冷兵器激发了他的肾上腺素,他想象着耍刀的英姿同时血脉偾张。
他在独立日那天才知道自己将要出演美国队长系列的新电影,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哥们兴奋得差点破音而不明状况的seb则全程处于懵懵的状态。他完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弄晕了,冬日战士?嗯?是自己?还成了副标题?
他就像个本已毕业了的学生,突然又被校长告知要回去复读,不过这并不是个令人沮丧的消息,相反,它令他非常惊喜。
Sebastian和Chris Evans有几年没见面了,神奇的是当他们再次见面时一点没感到生疏。Sebastian早到了一点,与动作指导和替身们混了个脸熟后坐在了工作人员准备的凳子上,这时一个熟悉的大个子走了进来,是许久未见的Chris。Sebastian站起来,对方热情又迫不及待地和他来了个拥抱。
“嘿,seb!”Chris拍拍他的后背,露出一如既往的美国甜心式的笑容。
“好久不见,老兄。”seb笑着回他。
Chris咧嘴笑了笑,藏在大胡子里的嘴唇咂巴了一下表示赞同。
正式开拍前的三个月时间里他们都在训练,Sebastian每次总是很准时地到场,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刀法进步地很快,几乎可以独立完成所有动作。他并没因此而沾沾自喜,而是把它归功于和自己一起训练的工作人员们和表现出色的Chris的带动。
很快电影便正式开拍了,在片场的大部分的时间里Sebastian都很安静,但这只是最开始的状态,很快他就安静不下来了,因为那个Anthony Mackie的加入。
Anthony的聒噪所有人有目共睹,只要他在片场大家就知道今天一定有乐子。这和Chris还有些不同,Chris是那种能和seb默契配合后相视而笑的人,虽然偶尔时像个搞怪的大孩子,但大多数时间里认真而可靠。Anthony则像个行走的脱口秀主持人,甚至你只要看到他和他对视就想发笑,seb有几次被他逗的简直要笑过气去,无奈他戴的面罩实在太严实,弄得他看上去不苟言笑。
他们一拍就是一整天,几乎不会停下来休息,显然大部分时间里并不会愉快,然而seb毫无怨言。
我相信我们正在做一件很棒的事,他想,这也是我为什么热爱自己的工作。

» 35岁
纽约的清晨清爽而惬意,Sebastian带上耳机和墨镜出了门,他找了一条相对僻静的街,溜达着回家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惊叫声,有人认出他来了。seb转过头笑了,认出他的是位微胖的女士,她激动得捧着脸差点就要跳起来。
她举起手机问他介意来张照片吗,哦,当然不,来吧,seb笑着回答,像是和朋友对话一般自然,他把头凑过去,咔擦,快门的声音动听又悦耳。
他和激动的粉丝告别,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纽约的街道上人开始多起来了,新的上班高峰时段即将来到。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Sebastian的日子过得都是如此规律,健身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项,像是他的新工作一般。
Sebastian喜欢在每天早晨出去走走,去不同的地方逛逛,这是十年前他绝对想象不到的,那个年轻的他当然也不会想到自己能被那么多人喜欢着,最让他感动的是有些粉丝几乎每次漫展都会到场,一如即往的热情支持着自己。
在那些不安定的,甚至是战战兢兢的日子里,他并没有想太多,他只是知道自己活在当下,要去做,总会有好事发生的。
Sebastian一直是个慢热的人,他并不擅长挑起话题和吸引他人的注意,但他却总会在和人熟识后得到所有人的喜爱。他的朋友们总是说这么多年来他丝毫未变,无论是他的为人他的外表还是他的笑容。
有朋友问他怎么做到的。
“Oh,you know……”Sebastian笑,揉了揉毛茸茸的下巴,“实际上我也不清楚,也许是因为有你们在吧。”


—-
后记:写的一直很开心,不过完成后才发现仅仅几个片段完全不能表现我包的温柔和甜😭😭😭
包包伴我度过了那么多的坎坷时光,今后也会一直喜欢甜甜暖暖温柔的包,永远爱他!❤️

评论

热度(2)